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转/【兜率寺:扫竹烹茶劈松煮菜 山居日夜是修行】  

2012-04-07 05:57:01|  分类: 圆霖法师缅怀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兜率寺:扫竹烹茶劈松煮菜 山居日夜是修行】

2012年02月03日 08:54
来源:七塔禅寺 作者:正进法师


字号:T|T
21人参与5条评论打印转发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南京狮子岭兜率寺(图片来源:资料图)

去岁盛夏,我在上海成乘法师的引领下,谒拜了南京狮子岭兜率寺。

兜率寺吸引我的原由,是因为一位老人。刚出家时,喜欢到处参学,在上海崇明岛一座寺院里遇到一桩奇事,由此引出一个名字,让我牢记心头--圆霖长老。

我是带着特殊心情来到狮子岭的。山路曲折,车在山岭间盘旋,忽然来到开阔处,兜率寺到了。山门是水泥修的,寺额“兜率寺”两旁,留有“佛历二五三九年”和“山僧书”字样。我掐指算了一下,此时为佛历二五五四年,此字应为15年前写上去的。我回头问成乘法师:“'山僧‘是谁?”“我师父圆霖呀!他老家写字绘画,落款都是用这两个字。”山僧,山里的僧人也。我在心里默想着,人已来到寺院的中轴线。山门旁开,可见此寺风水了得,可与普陀山法雨寺有一比。放眼观看,各殿堂星罗棋布,呈扇子型向左右两边伸展,其情景有如宁波阿育王寺。

藏经楼底下宽敞的厅堂两侧的墙壁上,绘有圆霖长老作的中国四大名山图。壁画,我在甘肃敦煌莫高窟见过,彩绘,线条水墨,“山僧”创作的四大名山图也是如此。我因这两天要住在狮子岭,时间宽裕,乃细细逐幅欣赏起来。

第一幅为《普陀奇观》。因我常住普陀山,对其山形水势谙熟于胸,判定此画为抽象之作,并非实景临摹,可其精神却跃然图上。赏完画,读其题字:“一九八一年八月三十一日《南京日报》载,浙江省普陀山梵音洞上空,是年初夏一日下午出现了半个多世纪罕见之奇景海市蜃楼。据云奇景持续十余分钟之久,游客惊讶不已,叹为仙山琼阁!余独惜未得目睹,自据报导想象绘以记之,题画观音奇观。蜃楼海市本非奇,奇在普陀屡见之。安得高明施妙手,拨开迷雾破群疑。佛历二五三七年秋末。山僧。”

第二幅为《清凉胜境》。题词为虚云老和尚《五台山》诗:“名山胜概自天开,一万菩萨住五台。积雪千年僧入定,祥云一朵犼初回。奇哉金色清凉界,乐也曼殊智慧才。前后三三是多少?喜师行脚不徒来。佛历二五三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山僧。”

第三幅为《峨眉烟云》。题词参照明代释大圭的《峨眉髙一首奉蜀王令旨题峨眉山图》诗:“峨眉高高插云天,百二十里烟云连。盘空鸟道千万折,奇峰朵朵开青莲。佛历二五三七年九月写。峨眉记游。山僧。”

第四幅为《九华秋声》。题词:“一领袈裟遍九华,大士愿力信无涯。名山开基垂千古,苦海常作渡人槎。佛历二五三七年初冬。山僧。”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南京狮子岭兜率寺(图片来源:资料图)

晚上,狮子岭寂静得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高远辽阔。

成乘法师与我边聊天边喝寺院里自产的清茶。我问他,老和尚的字和画怎么都直接写画在墙上和门柱上?他回答,这也是狮子岭的一大特色。开始时,他老人家也是在宣纸上作画的,装裱后挂在殿堂上。可随着他在画坛上名声日隆,就招来一批批“文盗”,字和画没挂几天就让人偷走,而常住不失一钱一物。经过几番被偷盗丢失,老人家索性不用宣纸了,直接把作品画在墙上。这样他放心,贼也放心。

圆霖法师俗姓杜,名振山,笔名大雄山人,别号山僧。1916年生于安徽淮北濉溪。少时早慧,并亲近佛教,尤为喜爱书画,闻名乡里。20岁时拜民间画师刘启唐习画。22岁时结交皖北名宿梅雪峰,并参加宿县书画社,曾作《慧可断臂图》,初显慧根。后只身游走名山大川,结交贤达之士,足迹遍历皖、豫、川、鄂诸省,在洛阳师从李荔贤、刘桂林两位画家,画艺益精。后至沪上大南门灵山寺,听讲《妙法莲华经》,受了愿法师感召,顿悟尘缘,心生出家念头。32岁时,到南京狮子岭兜率寺,拜体义法师为师,剃度为僧,法名圆霖。之后,负芨作万里游,得名山大川之灵气,归来以笔墨写心境。与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相友善,其书法取弘一法师笔意,已自成面貌;所作山水画恪守虹翁法,作品一派真气弥漫,法由心出,删繁就简,笔墨线条凝重古拙、灵动相溶,干枯浓淡皆率意自然,色彩朴实无华而境幽意远。

几十年的艺术磨练,加上禅净行持的造化,使其山水、人物、花鸟之作无所不精,皆臻妙品,尤以画观音而名世。在当今流传有“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圆霖法师的观音菩萨”的说法,足见其艺之精,令人服膺!他早年工笔,一丝不苟;晚年写意,简约恣意,三笔两笔,形同书写,而人物神情毕现,可见书画同源之妙理。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南京狮子岭兜率寺(图片来源:资料图)

我在狮子岭小住了2天。虽然圆霖长老往生已经3年,但我时刻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这里一花一木、一字一画,无不体现着他的慈悲和智慧,也说明我与圆公是有缘的。

其实这个缘分,是从1999年夏季,前文提到的那桩奇事开始的。上海崇明岛寺院的老知客师有个徒弟,在苏州灵岩山佛学院参加完毕业考试后,便悄然离去不知去向,院方通知知客师来代领毕业证书和行李物品。消息传来,举寺震惊。知客师从灵岩山回来便病倒了。半个月后,接到徒弟一封来信,告知自己的去向和志愿--愿作一个有修证的僧人,所以自愿来到南京狮子岭追随在圆霖长老左右。信中提到,圆霖长老有一年拜九华山肉身菩萨,礼拜时多人见证肉身菩萨曾向圆霖老法师点头致意!话里话外,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圆霖长老是个大修行人,他的修为已得到肉身菩萨认可。

老法师是怎么成为有道者的?

圆霖法师半路出家后,格外精进勇猛。他知道自己和童贞入道的僧人没法比,所以死下功夫用功参道,并多次云游参访高僧。他曾到上海亲近过禅宗一代名宿来果老和尚。来老中兴高旻寺后,晚年移住沪上静七茅棚。圆霖法师在茅棚住过3个月,平时注意观察来老的语默动静,受益不少。后又去五台山,亲近能海上人。他在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院亲近上人3载有余,这期间的学修对于他日后的僧侣生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五台山时,圆霖法师仍坚持净土念佛法门,这也得到了能海上人的默许和支持。许多人知道他是念佛的,因此经常有人找他较量各宗优劣。一天来了位禅和子,见面落座后,突然发难:“我们禅宗修行高,立地可以成佛。不像你们念佛,到了极乐世界后还要修无数劫才能成功。”话音刚落,圆霖法师不紧不慢地回答:“噢,你还要立地?我不立地就成了。”对方看在嘴上占不到便宜,只好说:“圆霖不弱。”   

3年后,圆霖法师辞别能海上人,又去江西云居山亲近虚云老和尚。因他以前在上海和老和尚曾有一面之缘,加之虚老年轻时三步一拜朝礼五台山时,曾在狮子岭过年,所以感觉很亲切。这一年,来云居山参学的出家人特别多。圆霖法师从老和尚的开示中十分受用,并奉命给云居山创作了历代祖师道影画。3个月后,他决定返回狮子岭看望昔日同参,临行前向虚老辞别。虚老问:“怎么要走呢?”他回答:“没有粮票了。”虚老说:“要啥粮票,就在这住。”可他没有接受挽留,最终还是下山了。虚老有个习惯,当僧人告假下山时,总是站在门口目送,直到看不见才回房。那天,圆霖法师下山,虚老站在老地方,目光中充满了慈悲。圆霖法师在拐弯处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令他终生难忘!

多年以后,他手书虚老撰写的一幅对联,挂在狮子岭的藏经楼上:“尘外不相关,几阅桑田几沧海;胸中无所得,半是青山半白云。”那是虚老,一位开悟禅师的境界,也是圆霖长老从自性中流露出的心声。      

南京狮子岭兜率寺(图片来源:资料图)

古朴是狮子岭寺院的风格,淳朴是兜率寺生活的基本格调。

圆霖长老目睹一些在旅游景区的寺院,遭受大量游客观光带来的负面影响,他在修建寺院过程中,特意把殿堂建得普通一般,旅游含金量不高,有的地方甚至显得破旧。经常有海内外护法来山见此,表示愿意出资帮助重修殿堂,对此老人总是说明不是因为缺乏资金:“这是山中特色,我们又是山野之人,不能搞得太好,能有住的就行了。再说,房子破点就容易看破嘛!”

老人家的良苦用心,我是能体会到的。旱便所,在全国的大小寺院中我知道的只有2家,即南京狮子岭兜率寺和苏州灵岩山寺。看来灵岩山寺明学老和尚与圆霖老法师的看法是不谋而合的--节俭和艰苦朴素是佛教的传统,太金碧辉煌了,他们从内心无法接受。于是乎,圆霖老法师便拟一幅这样的对联,亲笔写在斋堂门两旁:“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时间到了21世纪的今天,兜率寺常住仍在靠雨水吃饭。在斋堂的后面有一个大蓄水池,池的周边写着各种提示语:“此处水源为本寺唯一饮用水源,请勿在此饮用水源处放生”;“污此水即污自心,净此水即净自心”。

狮子岭兜率道场,在文革后由圆霖长老率众熏修,渐渐名满天下,兴旺时住众达百余人,念佛堂24小时佛号不断。而他老人家一直过着“素壁淡描三世佛,瓦瓶香浸一枝梅”的生活。在兜率寺的墙壁上,随处可见他的彩绘壁画,最大的一幅是《三千罗汉朝观音》。可这些绝世画作,由于狮子岭地处深山林地,一年四季多雾潮湿,对画作浸害比较大,有的彩绘已经大面积脱落了。如不早点采取保护措施,10年后恐将不复存世。

圆霖长老纪念堂位于寺院东北向阳山坡上,我去祭拜过两次。“圆公之塔”的两侧,有两行小字:“生于佛历二四五九年九月十七日;佛历二五五二年四月初二日圆寂。”纪念堂庄严肃穆,老人家的塑像端坐在殿堂的正中,凝视前方,冲着我微笑。他在笑什么呢?他的一生没有遗憾,此时已“一句弥陀作大舟”去了,但他在世间留下了一个占地200亩、包括10个大殿的宏伟工程--兜率寺分院龙兴寺。

南京狮子岭兜率寺(图片来源:资料图)转/【兜率寺:扫竹烹茶劈松煮菜 山居日夜是修行】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