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2009-10-01 16:51:25|  分类: 圆霖法师缅怀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山可语 //8月28日//归去来兮(三)

秋天的天气是热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生活的经历也是这样,经历过一些艰苦,在以后的行程中就不会惧怕其它类似的辛苦。今年,我最受热的时候是在山上度过的。天气热,还穿着浆领的长衣。每隔十几分钟就去寮房擦把脸,否则浑身的热汗就像长刺似的附在身上。其实挺欢喜这种热,一个夏天大部分都在空调房里,身体机能长期在这样的环境,我怀疑会退化。这么热的时候,就坐在藏经楼,这里会时不时的有穿堂的山风,给身体的酷热带来一丝凉爽。唯有一次打坐,忽略了热,身体不再冒汗,其它时候,都是边打坐或边看书,边扇扇子。经历过今年最热的光景,我也就对今天所谓四十多度的天气没有多少感觉了。但让我颇为怀念的是,回想最受热的时候,却不觉暑热,因为在那宽敞洁清的殿堂里,外面是满目山绿,碧兰的天,洁白的云,恍惚睁开眼,也是师父亲手画于墙上的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图。敦煌壁画引无数人竞折腰,最初也作为修行人的洞窟。我处在藏经楼上,抬眼即是师父书画的诸佛菩萨像,不也不啻于敦煌莫高窟么?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师父的用心在很多细节上都可以看出来。比如脚下的这条路,看上面的莲花,据说也是师父画上去的。在园间散步经行时,踩着朵朵莲花,不是挺诗情画意,并也能体会到师父他老人家的诗意和用心么?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狮子岭是真正的幽静处。而兜率寺处处体现了师父的用心。这次在山上遇到早年参与修复的法师和居士,讲起八十年代初的建设,其间的艰辛和有趣也不是我们所能体会的。门上的对联,墙上的画,包括一些塑像都是师父亲手写绘,亲手捏塑的。徜徉寺院中,低头抬首间,求法者得法味,求画者得艺术味……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中间是虚云老和尚,两边是兜率寺前主持。这三尊像,都是师父塑的。虚云老和尚有一年在兜率寺驻足并过年,师父专程从五台山赶来为老和尚画像,师父说:“当时天气很冷,虚云老和尚仍将帽子拿下,一动不动地让画完。”在上海的时候,师父曾跟着虚云老和尚打过几个禅七,至今师父仍经常提及虚云老和尚在禅七期间的开示。左边身体稍倾斜的是黄老和尚,据师父说,黄老和尚走时,突然笑着朝前看说了一声“哎”,就走了。师父就把黄老和尚走时的这个姿势塑了下来。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弥勒殿内的弥勒佛,大肚笑颜,也是师父所塑。这块地方,是我最喜欢的之一,虽处正殿,但古雅幽静,殿前两株百年桂树,每年秋天,桂花开时,满院都是那淡雅的香味。门板上的对联师父书为:“素壁淡描三世佛,瓦瓶香浸一枝梅。”这联原为弘一法师书,我曾在柏林寺的廊亭上看到过类似的对联,但不是弘一法师书,也不是师父所书,哪位师父书的,名字倒是记不得了。另一幅联为:“照以智慧光,破除烦恼障。”

转//寒山可语 //归去来兮(三)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二)三年前,第一次见到师父时,我泪流满面:我心为何还要再漂泊

 

  工作两年后,我终于可以有时间在山上呆长一点了。每天三点一刻起床,早课,早饭,出坡,打坐,诵经,晚课,拜愿,开静。竟然比以往住在山上还安心。

  每天去拜访师父的人还是那么多,师父九十一高龄,他该具备怎样的慈悲和智慧才这样满众生心愿而不疲厌?!

  在师父眼里,我们是在外奔波需要呵护的孩子。谆谆教诲,从事到教,从方便到究竟,从理到修,圆融无碍。师父非常认真地给我写字画画,那么用心哦。当师父在画五比丘图时,有人进来,师父画完,恐被别人请去,对我说:“正安,这幅画与你,你可乐意?”多少人求之不得,我怎能不乐意?师父说:“以后,你每来一次就给你画一幅画。”师父每天的应酬那么多,为了使我们这些流离在外的孩子常回家看看,常能返照清净的本心,竟这样地不惜辛劳地劝慰我们。

  在常住看来,我们这些三个月才上山一次的,也是山上的常住,这是你的家,随时欢迎你的归来。

6月12日

来无所来,去无所去

       周五中午到南京,下午陪皮皮去影楼化新娘妆,淡淡的妆,果然很美。我也换上淑女裙,梳上公主头,开始了伴娘历程,用皮皮的话来说“像块胶布贴在她背后”。

      第二天,去见导师,然后上山。师父的精神很好,傍晚的时候,坐在园子里,师父倚着竹,临着兰,身上散发着没有分别与烦恼的光辉。师父说:“脱骨如山丘,血泪似大海。正安,你会了么?”  我点点头。似懂非懂。

      换个地方,我一般很难睡着。在山上,却是安安稳稳,睡眠若个长。正博忙着搭蚊帐、整理铺盖,找衣服,我坐在床边晃着脚,正博诧异地说:“以前都是你张罗这些事呢!”换上居士服,裤腿被我胡乱地缠在那里,正博忙来帮忙,“现在你怎么什么都不会做了?”

      农历十五,晚上诵戒,居士们不参加。登上藏经楼。我目瞪口呆、轻飘飘地看着山间的那轮明月。雪还在为她的事情担忧,师父说:好也无常,坏也无常,关键如何智慧地抓住根本。她依然放不下,向往追求着人世间的幸福。

      第二天出坡,据说是担粪,我很高兴。许多活都做过了,比如:砍柴、劈柴、烧锅、种菜、拔草、搬瓦、掀土、修房子……就好像还没担过粪。兴冲冲地拿起粪桶,扛着扁单,来到粪池,远不如想像中让人受不了。沿着山路把粪担到菜地,我的肩膀无力承担,就用手托着,来回三趟。休息时,阳光、山林、草木、鸟鸣、轻风,无人语嘈杂,扶着扁单,拭着汗,仰望蓝天,“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没有和师父交流我的想法,临走时,师父说:“深入经藏,找出一条正确的路。好好念佛。”有什么事情师父不知道呢?

       如此幸福。三位老师无私关爱,那么多力量在支持,除了一心求法,在世间夫复何求?师父说:“法尔如是,法无来去也无别离,师父的心和你在一起的。”这广大的温馨,让人深感于心,释然于怀。       

5月26日

 。翻开本子,上面记着师父说书法的两句话,“入处、来处、去处,交待清楚”,“疏处可跑马,密处难插针”,“狂野有理”。这些话,我似乎忘得一干二净,那么,师父的教诲又听到了多少,记得了多少,明白了多少,奉行了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