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转【禅 艺 互 参 化 妙 境/圆霖长老的艺术世界】  

2016-06-12 16:54:15|  分类: 圆霖法师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 艺 互 参 化 妙 境---圆霖长老的艺术世界】
《佛教文化*妙手丹青——2008年6月总第98期》
文 /李 岱 松             图/圆 霖 长 老

作者 :李岱松——中国人民大学文艺思潮研究所研究员,著名诗人、《新诗界》杂志主编。

白云 散 了松 竹 窗暗六 种震动狮 子岭 ,
山僧 9 3 去音容相光 四 众 祈 愿兜 率天 。
圆霖长老的艺术世界
驾鹤往 矣一 代书画 泰斗作艺弘禅 已入 色空三 昧之 境 ,
乘愿来吧 无 数颠倒 众 生转迷成觉还 待悲智六 度 万 行 。
这两幅对联是我— — 南京狮子岭兜率寺 白云丈室
上 圆下霖长老不合格的弟子 , 在惊闻当代书画高僧 、
9 3 岁高龄的圆公恩师于2 0 0 8年5 月6 日安祥示寂后 , 于云
游参修的弘法寺感泪而吟撰的挽联 。 当即请方家法书
并乘机前往祈献于恩师的灵前 , 寄托深切的哀悼和无
尽 的心愿 。
圆公 一 生修持精严 、 慈悲喜舍 , 弘法利生 、 行愿
无尽 。 法务之余 , 以艺悟禅 , 寂静调心 , 并以书画三
昧因缘 , 方便接 引 , 利益 有情 。 恩师 圆通 , 书画 皆
精 , 不拘 一 格 , 自在任运 。 书尊 “ 弘 一 ” , 行草浑然
自成 , 画喻巨然 , 山水花卉 , 中得心源 , 尤以佛画广
为流传 , 早年工 笔阿弥陀佛 、 西方三 圣 、 弥勒尊佛和
观音菩萨等圣相一 丝不苟 , 仪态万方 , 清净庄严 , 雍
8 0
南无 阿 弥 陀佛
文 /李 岱 松 图/圆 霖 长 老
容华贵中不失超逸空明 、 慈悲欢喜。 后期 , 长老所
画观音 , 造型 简约 , 线条圆润 , 姿态万千 , 神韵活
现 , 慈颜含笑 , 空灵悠远 。 神奇的是听说5 月1 0 日
在圆公荼毗法会的上空 , 长老的侍者正 清法师见到
了师父常画 的 “ 云 中观音 ” 显圣 , 且 在空中绕 圈洒
甘露 , 正 清师手心还接到了一 滴 , 酽酽 的 , 很久未
干 , 真不 可 思 议 。 难怪信众中流传着 “ 齐 白石 的
虾 、 徐悲鸿的马 、 圆霖长老的观音菩萨 ” 的佳话 。
大凡 由来有是 。
恩师俗 姓杜 , 名振 山 , 笔 名大雄 山人 , 法号
圆霖 , 自称 山僧 。 1 9 1 6 年诞 生 于安徽濉溪 ( 原宿
县 ) 。 幼承家风 , 亲近佛 门。 尤喜书画雕塑 , 闻名
乡里 , 及长拜 民间画师刘 启唐学 艺 , 颇 得 出蓝之
誉 。 曾与皖北 名宿梅雪 峰等共襄宿县 书画社 , 作
《慧可断臂 图 》, 浑金璞玉 , 初露慧根 。 年到 而
立 , 孤 身游访名山 , 自皖豫 、 越川鄂 、 参至 沪上大
南 门灵 山寺 , 受 了愿 法师 启迪 , 顿悟尘缘 , 遂起
投 身佛 门之念 。 3 2 岁时师来到南京 , 归江浦 、 上老
山 , 朝狮子岭兜率寺 , 礼体义 和 尚为师 , 剃度为
僧 , 赐号圆霖 。 晨钟暮鼓中长存般若之志 , 经声佛
号里常含慈悲之情。
法师 修行 功 课之 闲 , 自习书画之道 , 参悟禅
境 , 清静佛心 , 自得会心之时 , 广接佛缘 , 庄严道
场 , 利乐人天 。 师曾为近 代佛门大德虚云 、 来果两
位禅师写真传神 , 颇得嘉许 。 师在五 台山受戒并住
三 年 , 作巨幅 《五 台山全 景图 》, 现为太原市博物
馆收藏。 师受莲宗道场苏州灵岩寺住持明学法师之
请 , 描绘莲宗十三 位祖师法像 , 工 笔淡彩 , 惟妙惟
肖, 成为古刹又 一 至 宝 。
云 中观 音
丁未之年 , 数在红羊之劫 , 师被遣送老 山林场
瓦殿看护桃园 , 花开花落 , 云舒云卷 , 师终不改其
志 , 素位而行 。 期间, 林散之先生常去看望 , 切磋禅
艺 。 师之书画作品颇得林夫子好评 。 师曾以半笺玉版
为散之造像 , 甚称其意 , 又得赵朴初大居士题赞 , 传
为美谈 。 此画现为马鞍山市林散之纪念馆收藏 。
大地春回 , 师返兜率 , 重整兰若 , 续佛慧命 。
1 9 8 2 年被推选为兜率寺方丈 , 师踌躇满志 , 依丛林古
制主持正 法 , 循佛主之法阐显大乘 , 遵祖制之律发扬
8 1
宗风 。 历二 十余年辛劳 , 苦心经 营 , 智悲双 运 , 龙天护法 , 缁素 齐心 , 终于建成了殿宇古朴 、 妙 造 自然 、 幽深空明和清静庄严的 十方丛林。 这个 “ 三 不 ” 道场 , 坚持不 化缘 、 不 卖 门票 、 不 经 营 , 且坚持中 、 下午二 时出坡 , 凌晨 、 下午和晚上三 堂功课 。 大 众农禅并重 , 福慧兼修 , 经声梵
行 , 勇猛精进。 我 曾在2 0 0 5 年4 月1 5 日结夏 那天晚九点夜修功课上 , 就亲历 了长老的道风 。 是时长老已届9 0 高龄 , 又正遇腿疾 , 不能直立 , 只能以脚搭垫而坐 , 却坚持与我 们大众一 起诵经念佛 , 并给大家 随缘开示 。 长老虽是一 寺之长 , 却不以长滋长 、 不倚老卖老 , 慈 悲可敬 , 和蔼可亲 , 遇事与大众 决定 , 常常以 “ 可好 ” 征询 , 并 成为长老的 口头禅 。 我至 今还清 晰地浮现 出那晚长老与大众商量 安 居法事之 时 的情景 , 上 下和 合 , 大众一 心 , 集思广益 , 畅所 欲言 , 共扬宗风 , 一 派欢乐祥和 的气象 。 让在红 尘中走来的我 ,
顿生置身兜率内院之感 。 前年 , 我 白京往金陵朝礼兜 率 , 在参学师父创作书画之闲 , 我问起了师父的书画因缘 。 师父 饶有兴趣地娓娓道来 : 原来 , 师 出生 于 书画 之 乡 , 自小耳濡 目
8 2
染 , 十多岁时就能信手任意为人 勾勒 肖像 , 然后一 步步画花鸟 、 绘山水 , 并有缘接触到新安画派 黄 宾虹 先生 的作品 , 深 为其喜 欢 , 并潜心描摹传其神韵 , 孜孜 以求探悟其道 , 练就了丰富的笔 墨语言功夫 。 后来又不断接触到 白唐 以来 的僧家与名士 的书画 作品 , 并深 为其吸 引 : 贯休的 恣肆狂 逸 , 曲尽 其态 ; 惠崇的 萧散虚旷 , 形神皆备 ; 法常的简 洁明快 , 栩栩如生 ; 僧悔的 笔 力超拔 , 格调高雅 ; 担 当的独出 机 杼 , 天籁 白鸣 ; 弘 仁的孤 迥
九 华秋 声
冷寂 , 空清禅意 ; 石溪的朴茂空 灵 , 缅 邈 幽深 ; 八 大的 至 简清 悠 , 沉郁率真 ; 石 涛 的苍古奇 异 , 风格万 化 ; 虚谷的冷隽奇 逸 , 别具一 格 。 当然还有名士风 流 : 倪云林之高怀逸兴与文心画 境 ; 赵孟顺之清新脱俗与委婉动 人 ; 王 震之细 腻端庄与严谨洒 脱 ; 吴镇 之 雄 浑淋漓 与风 神潇 洒 ; 吴昌硕之凝炼道劲 、 气度恢 宏 ; ? ? 课诵法务之余 , 法师便 遨游于佛教艺术禅意山水的独特 王国 , 心追笔摹 , 认真修习 , 静 心领会 , 不断参悟 , 吸呐前人的
营养 , 化成 自己的血 肉。 从此打
下 了深厚传统基础 , 提高了综合
艺术修养 , 自己的笔墨语言和意
境营造 , 渐渐脱离 自己的表象 ,
也冲出前人的樊篱。
法师中年又 倾慕于 黄宾虹
意蕴深远 的积墨 山水 , 便云 游
全国名山大川 , 饱览山光水色 , 感
受清风明月, 尤其对四大佛教圣地
情有独钟 , 曾数度参访写生 , 积稿
盈尺 。 构图注重取舍 , 大实大虚 ,
黑 A 分明 , 突显对天光地色 、 山
河大地以及 自然百态的洞察与感
悟, 使一 光一 影 、 一 山 一 石 、 一 河
一 溪 、 一 花一 叶充满感陛, 传达真
性。 追求其幽深意境和虚静空灵 .
并力求在图画中生动传神地显露自
己的本来面 目。
表现佛家主题的山水人物画
是圆霖法师艺术中的一 大特色 。
这 里 , 山水是道 场 , 云 雾成道
具 ; 释家作主人 , 典故示禅趣 。
禅意山水烘托出释家空寂 , 空寂
释家渲染出山水禅意 。 于无形的
宣化 中产生 艺术与禅悦的双 重乃
至 多元之境之美。
因心中有佛 , 胸有成竹 , 古
僧先德之法又融会于心 , 贯通于
笔 , 故法师往往大胆落笔 , 挥洒
自如 , 淡皴浓抹 , 翰墨淋漓 , 错
落云集 , 峰天一 色 , 绵邈悠远 ,
浑然天成 。 豪放处大气磅礴 , 细
微处穷尽其妙 , 沉静婉约而浑朴
圆明 , 肃穆空寂而万象俱生 , 法
音 宣流 , 人 天 遥 闻 。 如法师 的
代表作 《灵 山法会 》、 《五 百
结集 》、 《四大名山系列— — <
清凉胜景> 、 < 峨眉烟云 > 、 < 普
陀奇观 > 、 < 九华秋声> 》、 《乐
山大 佛 》 、 《达 摩面 壁 图 》 、
《狮 子 岭 兜率寺 》 、 《虎溪三
笑 》 、 《五 顶 雪 霁 》、 《寒 山
诗意图 》、 《深山远寺》和 《蜀
山纪游 》等等 ,佛山异 景和人物
南京狮 子 岭 兜 率寺
8 3
耀
无 遮 大会
典故化出无穷妙境 , 诚画中之三 昧 , 笔底之禅心 ? ? 。 那崇山
峻岭 、 雄峰深壑 、 苍岩峭壁 、 林 深泉响和高天流云 , 以及那峰顶 塔尖和古木掩映 下寺宇殿舍与禅 房空色 , 都溶进 了法师那博大精
深而又朗然寂照的心 。
此乃师父修行清静 , 常静观
默悟之故 , 而能法任心造 、 入笔
得化 , 神会意生 、 墨落境现 , 且 格高境远 、 引人人 胜 , 天籁 自 鸣 、 无言有声 。 可见法师非凡的 创造力 、 感染力和参透力。 让我 们在欣赏他赋予大 自然 以高远 生命 的作品 时 , 心 灵 为之得到
8 4
白 云 万 里
洗礼 、 净化和提升 , 乃至物我两
忘 , 豁然开朗。 可谓 :
搜尽 奇峰打 稿 笺 ,
信 笔 由缰 成华严 ;
妙造 自然现 真颜 ,
人 境 交融 归 大 千 。
因与林散之先生深交常谈 、
切磋禅艺之故 , 法师也深受散翁
的影响 , 尤其借鉴了林老的饱醮
淡墨法 , 以达 到墨分五 色的特殊 艺术效果 。 在法师的江南水乡系
列诗意画作中, 特别是松竹梅兰
菊荷和水仙等系列花卉作品中, 发挥到了极致 , 当然还运 用到书
法 , 尤其是行 草之 中 。 只 见长 《
主暑 ≯ { !
灵 山 法 会
老凝神静气 , 疏墨淡彩 , 挥毫纵 横 , 恣意 自在 , 运笔唰唰 , 形同
书写 , 锥划银沙 , 屋漏渗痕 , 略 经轻描淡点 , 人物 、 山水和花草 神情毕现 。 瞬 间 , 一 幅线 条简 练 、 墨韵丰富 、 意象空灵和超凡
出尘的画面栩栩而生 。 根根都见
本性 , 叶叶皆现精神 。 实乃兴到 笔随 , 形神兼备 , 虚实相生 、 情 真意切 , 色空合境 、 禅机 自现 。 令您眼为之一 亮 , 意为之而净 ,
心为之而明。 晚近 几 年 , 师 父 已 是耄耋
之 年 , 因年老手 抖 , 很 少画 宏 阔 山水和工 笔 佛像 , 大多画 筒
五 百 结 集
笔禅意 。 不 想这 一 自然 “ 衰年
变法 ” , 奏 出千 古绝 唱 。 常常
看见他 手 中的笔 , 摇摇 晃晃 ,
颤颤巍巍 , 像是蠕 动 , 更 似神
游 ? ? , 寥寥几笔 , 悠悠人物 ,
呼 之欲 出 , 活 灵 活现 , 禅趣横
生 , 诗意盎然 。 如代表作 《世尊
初转法轮度五 比丘 》、 《无量寿
佛 》、 《皆大欢喜》、 《观音大
士 》、 《十六尊者 》、 《 一 苇渡
江 》、 《三 更入 室》、 《相对浑
无语 》、 《寒山拾得对答图 》 、
《虎溪三 笑 》、 《白居易礼鸟窠
禅师》、 《师徒关系 》、 《浮囊
渡海 》、 《 一 帆归正 好 》和 《雁
达摩渡 江
z
j
一 。沟~ ~ ‘ M
度长空 》等等 , 画小境大 , 景少
意多 , 显 示出长老高超 的艺术修
养 , 与妙悟的修持境界 , 这些简
笔人物画 , 比近现代人物画代表
丰子恺 、 李可染的作品 , 题材更
广 泛 、 笔墨更 洗练 , 意蕴更 深
厚 、 格调更高远 。 可谓 : 独辟蹊
径 , 前无古人 , 风华绝代 , 声重
梵林 i 相信师父这些落笔成形 、
张力突显 、 空灵静寂和 出神入 化
的作品 , 是让 自 “ 清四僧” 之后
佛家禅艺香火得以兴灭继绝 、 薪
焰相传的妙宝 ! 可以肯定它已成
为绚烂多彩的佛教艺术园地里绽
放出的一 枝独具风神与异香的奇
达摩壁 雪
葩 ! 也毫不怀疑它必将定格成源
远 流长的中国艺术长河 中的又 一
高峰 !
要 想 了解 圆霖 法师 的 艺 术
世界 , 就不能不介绍他的书法艺
术 。 师父之书是因画而名 , 缘画
而成 ; 到后来 , 他的画 , 也因书
而 相映 成 趣 , 也缘 书而 高标独
帜 。 当然法师在少年时代就对书
画产生兴趣 , 据林散之的孙女林
丹丽在 《江上墨缘》长老与散翁
书画合集的后记中说 , 法师从小
8 5
辑 锋
哮 乒 工 五 ∥ ∥ .
^
事 以辨 砂
竺塾兰: 兰曼丝±盐立 B u ddhis t c u lt u r e ! ? 8 fj总第9H期
就喜爱书画 , 一 有空便勤奋练习 , 若偶得
名人书帖 、 画谱 , 更是爱不释手 , 刻苦
临摹 。 十五 、 六 岁便为乡间邻里书写对
联 , 画山水人像 , 颇得好评 。 1 8 岁便离开
农田 , 开始游学 , 并以书画为生 。 三 十余
岁时因缘成熟 , 在兜率寺削发为僧 , 在寺
中严守戒律修持之余 , 研 习书画 。 1 9 5 3 年
慕名到汀浦乌江拜见林散之先生 , 二 人一
见如故 , 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此后两人关
系密切 , 几曾结伴出游 , 写生作画 , 林老
也常去狮子岭长住 , 参禅论艺 。 故师父书
法 , 尤其是草书融会了这个 “ 当代草圣 ”
圆霖长老草书
8 6
雪 落山 静
之守静笃而神飞 扬和浑厚华
滋 、 笔力扛鼎的风采 。
除 了 广 临 历 代 书 家 名
帖 , 并深受书画大家的书风
影响外 , 法师潜心致力于继
承 弘传与发扬光大僧家先贤
清静淡泊 、 自然洒脱的独特
传统和超越精神 : 缁 门书法
袖智永禅师的秀润圆劲 、
L面具备 , 书僧英杰怀素上
的笔力飞 扬 、 率真圆明 ,
歧派宗师克勤圆悟禅师的
拘一 格 、 自在酣畅 , 无准
范 的 清 朗道 逸 、 文气 盎
, 与东坡居士交往 留下不
公案的佛印禅师的独特不
、 妙趣无穷 , 宗杲大慧禅
师的奇逸奔放 、 直指人心 ,
赵孟烦的师父 中峰明本禅师
的严谨工 整 、 温和安祥 , 诗
书皆通的书僧读澈禅师的天
机 自动 、 空寂缥缈 , 明代四
大高僧之一 的憨山德清禅师
的超尘脱俗 、 禅性十足 , 八
大 山人的简洁单纯 、 意境高
古 , 曹洞宗禅僧今释的结体
斜欹 、 任情 自性 , 担 当和尚
的荒率纵放 、 天趣 自成 , 黄
檗隐元祥师的苍劲雄浑 、 和
谐圆润 , ? ? 无不潜移默化
地受到薰陶而得法益 。 而最
让 法 师 心仪神往且 用功最
多 的莫过 于 南 山律 宗祖 师
弘 一 法师 的平 淡 宁静 、 明
圆空灵 。 弘 一 法师那结体宽疏 、
隽永秀逸 , 清新 圆净 、 庄严 大
度 , 珠圆玉 润 、 劲气内敛 , 精堪
高古 、 静寂澄明的风格 、 神韵和
境界 , 深深地感染与启悟着他 ,
经过长期的笔摹神追 , 不断的心
领意会 , 终于能 自如地显现 出笔
法浑圆 、 古雅穆静 , 清新高迈 、
骨竦神逸和天然率真 、 禅味空寂
的 “ 弘一 ” 气象和精神。 如玉 树
临风 , 明月出海 ; 又如飞云映蓝
天 , 流泉 鸣 山问 ? ? , 天真 自
然 , 禅意弥漫 , 无 一 丝世俗气 ,
也无半点人间烟火味 。 令人赏心
悦 目 , 寂然凝虑 , 超凡脱俗 , 怡
神净意。 我曾把师父 “ 弘一 体 ”
书法给书家学者看 , 大家无不惊
叹 , 说遮了落款 , 几乎 当真。 后
来 , 圆师又逐步从 “ 弘体” 脱胎
世 尊与五 比 丘
而去 , 除了具备弘体结体秀长 、
清寂优美和不蔓不枝外 , 更显 自
然空灵 、 生动变化和疏朗大气 、
洗尽铅华。 这与长老数十年深居
丛林古刹 , 禅房花木薰染之故,
也是他与生俱来的清静平和与世
无争的天性流露。
晚年 , 师父除应请随缘写
弘 一 体外 , 以行草最为得势 ,
且 大大脱去 了 自己早年行草的
窠 臼 , 化 合 了众采 之 华 , 显
露 出 自家面 目 。 只 见 他 沉 雄
挥笔 、 宿墨淋漓 , 左盘右旋 、
呼呼生风 。 如惊蛇出洞 、 星划
长空 , 疏密错落 、 方圆兼施 ,
法无定法 、 气韵统领 , 转瞬出
现 一 幅道劲浑朴 、 潇洒飘逸和
禅趣横生 的 “ 圆体风格 ” 的作
品 。 可谓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
碍 ,
/,
二 上
_ ■ ■ ●
敏 ● 彳 p
1 } 上
- 4 J I, . I . ● ● ● ■ 一 。
圆霖长老 I临弘 一 书体
无 我之中出尘 化境 。 观 其节奏和
韵律 , 师若弹琴 , 我似赏乐 。 实
奏梵曲 , 诚 闻天籁也 ! 师如观音
舒广袖啊 , 我等众生坐禅风 ? ?
8 7
■ 式 方 。震 叶 。f 憎般 住 墙 潦式 旦 弋 : f
生竺兰: 兰萋丝主盐童 B u ddhist c u lt u r e 2? 8 6 总第q 8期
西 方 三 圣
可以说 , 长老经过几十年用
心 经 营 、 布局谋篇 , 并净意着
墨 、 自然调 色 , 晚年才完成 的
兜率寺就是 一 幅大作品 , 就是
8 8
一 座独特的佛教美术馆 。 无论是
依 山而建的布局 , 还 是清净 幽
雅的殿宇 ; 无论是最早迎立 山脚
的老牌坊 , 还 是新近耸峙狮岭的
大慈塔 ; 无论是长老亲自塑造的
圣 像 , 还是遍满寺院的师书楹联
和壁画 , 真是独出机杼 , 别开生
面 , 让您耳 目一 新 , 流连于佛教
文化艺术的极乐王 国 , 浸沉着慈
云觉光法雨禅露的洗礼 , 我已不
是我 , 您可还是您? !
呜呼 !
恩 师 已 驾西 鹤去 ,
惟 留 宝刹 空悠悠 ;
无 常唤起 千人 忧 ,
解脱 消弭 万 古愁 。
善哉 !
高僧圆寂大德永传遍洒甘霖
滋育万物续慧命 ,
道风长存老山常在中兴宝刹
弘护正法待来人 。
可 以说 , 在历代艺僧中 , 圆
霖长老的面 目是尤为清晰的 , 他
的绘画题材广泛 , 样样出新 ; 书
法风格多样 , 门门藏真 。 书画合
一 的作品 , 珠连 璧合 、 相映成
趣 , 已达到了极为高妙的境界 。
而且 与明清有些画僧不同的是 ,
圆师 是 自愿 出家 , 以空 门为归
宿 , 笃信因果 、 虔修佛法 , 深究
宗乘 、 住持正法 , 并一 生信愿而
行 , 临终也是念佛往生 。
书画虽是 “ 山僧旧 习 ” , 但
更是他功课之闲, 参禅悟道 、 弘
法利生的方便法门和特殊法器 。
既能寄托禅心 , 又能显现悟境 ;
既能阐扬佛法 , 又能普化众生 。
借此笔墨 作佛事 , 实是上 供下
施 、 也是上证 下化的妙法啊 ! 师父始终围绕弘 扬佛
法真谛 、 化导世道人心为主题 , 饱含着佛家慈悲喜
舍 、 济世度人的崇高精神 , 体现 了师父悲悯众生 、
利乐人天 的真切愿行 。 当地信众和海内外有缘 , 前
来朝山拜师 、 参道求宝者常常络绎不绝 , 师父往往
有求必应 , 随请随作 。 几十年来 , 作品数以万计 ,
皆随缘散去 , 流通 世 间 , 化人 人心 。 长老既 不 要
名 , 也不要利 , 甚至 也没有想到 自己要 留些精品 ,
以供后人建馆展览 , 并印行传世 。 师父荼 昆火化后
观 音菩 萨立 像
观 音菩 萨坐像
捡 出很多灵骨和舍利花 。 我想师父用清静心血和悲
智精神孕育并凝炼而成 、 留给世界的书画作品 , 何
尝不是澄 明的舍利之光呢 , 何尝不是师父高贵的精
魂之华呢 , 又何尝不是师父空性的涅巢之境呢 !
师之道行 , 有口 皆碑 。 真可谓教证 圆明 、 德艺
双 馨 , 解行并重 、 福慧兼施 。 谨此 , 就我 白有缘朝
礼并拜师后的所见所 闻再略述一 二 , 供养有缘 。
我是经 佛 门泰斗本焕长老 的披剃弟子 、 现 任 云
南楚雄妙峰 山德云寺住持 、 画僧印严法师的多次介
绍和赞叹 , 于乙 酉年四 月中旬因缘成熟 , 在我 一 路
朝礼中华禅宗五 祖 、 四祖 、 三 祖和二 祖传法授衣 的
8 9
庙囊 一 程拼
零 多 化 管 ?
仲教 又 忆 l 妙 手丹 青 瓦面夏五夏丙忑丽两
三 藏法 师 玄 奘像
古道场 , 并第二 次拜谒九华山圣
境后 , 南皖入金陵 , 十三 日随玄
奘寺住持传真法师安排的一 小和
尚 引领 , 慕名参访座 落于 南京
名山江 浦老 山狮 子 岭 的法 门净
域— — 兜率寺 , 上得山来 , 深为
其曲径通幽 、 古朴 自然和清静禅
境所感召 , 并怀着虔敬的心情拜
见到我神往已久的高僧大德— —
上圆下霖长老 , 长老和蔼可亲的
笑容 , 温暖解人的话语 , 让我 自
心底生起敬仰。 环顾丈室 , 才知
道德艺高风远近 闻名的长老 , 就
是在这样 一 问狭窄简陋得尚不如
普通 民房 的既 是 佛堂 、 又 是法
堂 , 既是书房 、 又是寮房的多功
9 0
能厅里进行法务 、 接待和创作 、
修行的 , 更让我 由衷地赞叹 ! 当
即打消了出发前的只来看看或许
当天回城的想法 , 便送走随行法
师 , 按下云头 , 挂起单来 。 可 以
说 , 这个兜率寺是我云游大半个
中国数干座寺院中物质条件是较
差的 , 但感觉是舒心的。 这里连
自来水也没有 , 几十个僧俗常住
阅 经 图
大众仅靠池塘的 “ 天水” 饮食和
生活 。 后听说寺院不是没有能力
和因缘 , 曾有大德居士被感动并
愿护法 , 却被长老婉辞谢绝 , 说
这是清修道场 。 我期间随众功课
并出坡外 , 还常去亲近长老 , 请
益佛法和禅艺 。 同时也看到长老
平静地与僧职们讨论法务和长老
亲切地对大众的开示的场景 。 几
天来长老 的言传 身教 , 悲智双
运 , 禅艺并举 , 让我于佛于艺深
得法益 , 正 如长老赐书的 “ 无上
清凉 ” 。 促使我 发心 , 再次皈
依 , 感谢三 宝慈悲加持 , 长老赐
以 “ 正 觉” 。 阿弥陀佛 , 愿与大
众同祝共勉 。
之后 , 我每年总有两三 次远
道而去参访 , 时间短则几天 , 长
则十天半月。 每次去丈室报到拜
见 , 师父常常和颜悦色地招呼 :
“ 好 , 你来 了 ” 。 去 告假辞行
时 , 长老也常挽留多住几天 。 每
次在丈室 , 常常会见到很多来看
宋徽 宗像
?
望 、 拜 师和参 访 的人 。 有 当地 的 , 有远 道 的 ; 有僧尼 , 有俗 众 ; 有来皈依的 , 有来请教的 , 有来求墨宝的 。 常常是同得水泄 不通 , 笑语满堂 。 长老总是微笑 面对 , 淡定 自如 , 安排井然 , 主 次有序 , 先皈依 , 后开示 , 再提 笔 。 真是随喜功德 、 恒顺众生 。 长 老 的开 示风 趣 幽默 , 善巧 方 便 。 很多我们看似严重 , 甚至 棘 手的问题 , 到他老人家那里往往
是举 重 若轻 , 破 迷解惑 , 明心 示真。 让迷茫者茅塞顿开 , 豁悟 前程 。 有一 次 , 南京一 年龄与我 相近的师兄开车接我上 山看望师 父 。 该师兄曾多次鼓励我出家 , 我笑答以惭愧惭愧 , 福报不够 , 因缘不足 。 在 “ 白云 丈室 ” 闲 谈中, 该师兄指着我对师父说 ,
“ 师 父 , 他条件 这 么好 , 我 把 您写给我的 “ ‘方丈 ’ 给他 , 您 要他出家吧 。 ” 师父微笑着说 : “ 你 自己不 出家 , 总 要求别人 出家 ” ? ? 。 前年 , 有人在南京 城里 一 古井里挖出一 枚 “ 大雄山 人 ” 的 印章 。 一 报社 记 者多方
扣 ‘ 听 , 才知道长 老号 “ 大雄 山
乐 山 大佛
人 ” , 故特意前来求证采访 。 是 时 , 长老正 在松竹窗下 q 叵顺众 生 ” , 静静地画画 , 该记者便与 旁边 的人谈起此事 。 只见长老 一 边 笔不 停手 , 一 边 漫不 经 心 地 说 : “ 呵呵 , 我还没有入土 , 就 出土 了” 。 令记者和在场的人无 不发出会心的欢笑 。 真是大快朵
印光 法 师像
颐 , 智慧无碍 。 至 今 , 师父的慈 悲智慧 , 音容笑貌 , 历历在 目 ,
朗然于心 。
弟子不才 , 笨嘴拙笔 , 不能 传恩师 妙道 硕 德 、 嘉 言高行 于 万 一 。 诚望有缘行者发心参究并 广为弘传 。 其实这是师父在生时 坚决反对的 。 如今师父不在了 , 为续佛慧命故 , 也管不得那么多 了 。 师 父 慈悲 , 弟子在 此谢 罪 了 。 现抄录前年献给师父的藏头 偈 , 并在此祈愿 “ 华枝春满 , 天
心 月圆 ” :
圆觉证 兜 率 .
长久住 正 法 .
禅 心 现 妙谛 .
化 众 示 狮 岭 .
霖甘 润 人 天 :
老 实行道 远 :
艺 高出世 间 :
境 阔作福 田 。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