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转【圆霖法师其佛其艺/杨志伟】  

2015-02-25 21:29:10|  分类: 圆霖法师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圆霖法师其佛其艺/杨志伟】   发表于: 2015-02-16 15:03:58
— 本帖被 木一 执行置顶操作(2015-02-16) —
主要生活上世纪的圆霖大师,不仅是一位有成就的书画大家,也不止是一位念佛悟道的佛门弟子而是一位身兼佛教净土、律、禅三家之论,并加以融会贯通自成一家,且身践力行的佛门高僧。然作为佛门得道高僧, 深受佛家远离名利的影响,他的佛语言行深锁山林,只在弟子与居士的有限范围传布,致使他的佛法哲理在当代佛门之外鲜有人言及。
    即使在书画领域,虽然早年他就以书画闻名,但因进入佛门,视艺术是见心明性的法门,结缘众生,而不招摇于市。艺术风格既有传统渊源,也有推陈出新,然其艺术符号语言隐喻性较强,使得其艺术成就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可,种种原因致使他的艺术世界一直处于被湮没的状态。随着时代的推移,圆霖法师充满佛门哲理独特的书画艺术的价值逐渐得到世人的认同,现今研究圆霖法师的学者也多了起来,并且出现了一批成果。然对他的艺术成就,受限于他的作品都是结缘信众,作品虽多但散落各地,与其结大缘者寥寥,导致艺术界还没有人作过系统的研究,仅有一些弟子、居士、信众做了初步的梳理。故本文欲拂去尘封的泥土,拟就其佛其艺作一破译与管窥。
一、人生经纬

    圆霖法师(1916.9.17—2008.5.6):俗家姓杜,名振山。自号淮上、弘二、大雄山人、山人、净业行者、老山净住舍主、老山僧、山僧等。安徽省北部淮北市濉溪县韩村镇大吴村人。自小便天性仁慈,聪颖脱俗,食素礼懴,亲近佛门,有大佛缘。圆霖法师从幼时起就喜欢舞文弄墨,他在书画方面的启蒙老师是18岁时师从的临涣民间画师刘启唐先生。“法师白日田间劳作,晚则往返三十余里于刘先生处求学,虽寒暑不缀,毅力卓绝。一年后,技艺闻名乡里,有出蓝之誉。聪慧与勤奋,再加上画师的指点,年纪轻轻便有小成,在当地一时名声在外”。[1] 
    不久之后,圆霖法师开始了云游四方的游学经历,既饱览名山大川,足迹遍及安徽、河南、四川、湖北等省,又结交贤达之士,如在洛阳师从李荔贤、刘桂林两位书画家。在大山大水性灵的启迪与名宿画师的点拨下,圆霖法师的书画艺术不论在技法还是笔墨情趣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进入了新的艺术境界。
    圆霖法师早年生活的时代,正是中国处在外敌入侵、内忧外患导致的战乱频仍,人们处在天灾人祸、腥风血雨的漩涡之中。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任何有志青年都在为国家、民族的前途而心焦并积极投身到拯救国家、民族命运的时代洪流中去。圆霖法师在外出游历的时间,正是抗日战争如火如荼的时期,亲眼目睹了支离破碎的悲壮山河、生灵涂炭的人间惨剧、以及水深火热之中人们的苦苦支撑。然而他只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文弱书生,只能从自身的条件出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投身到救亡的时代命题中去。因为自小对佛教有很深的认同感,认为佛教能够救赎人们的精神,抚慰人们心灵的创伤,使多灾多难的国人超越眼前的苦难,树立起必胜的信心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圆霖法师选择了佛禅之路,但并不意味他对世事无奈的逃避。从他以后一生的言行和为之耕耘毕身的书画艺术来看,都是劝导世人积极向善,度化迷茫懵懂之心,而没有佛家孤寂、避世的个体修行之态。
    在圆霖法师29岁那年,艰苦的八年抗战,终于胜利结束,他也回到了皖北家乡。在书画道路上再一次有了大机缘,受到皖北书画名家梅雪峰先生的青睐,有幸得到梅雪峰的亲自教诲,受益良多。并参加了梅雪峰先生组织的宿县书画社。
        严格意义上说,圆霖法师进入佛门之始,是1947年在上海大南门灵山寺听了愿法师说法,听了愿法师说《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语启迪顿悟一世尘缘,萌生岀家修行之念。归来后,遂入南京市江浦县狮子岭兜率寺投体义法师剃度为僧,法名圆霖。1948年,礼了成和尚受具足戒,主修净土。后经同乡王允兴介绍,圆霖法师进入星甸镇独峰寺挂单静修,直至1955年。如此看来,圆霖法师进入佛门首先系统学习的是净土宗教义,并以此贯穿了他以后的佛法与书画艺术的人生。

    1955,应五台山能海上师“去后即知”[1]的佛缘之约,赴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寺参学。追随能海上师左右习《律海十门》、《菩提道次第论》等律论,凡经三年,得以功德圆满。
    由此圆霖法师身兼佛教净土宗、律宗两门经义,但圆霖法师并不满足。当他得知此时虚云老和尚驻锡于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寺,遂于一九五八年底由五台山起程转道前往参礼。云居山真如寺是全国有名的禅宗寺院,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海灯法师就曾在此参禅静修。法师客居云居山辟谷参禅三个月期间,耳濡目染,颇得虚云老和尚的提携与嘉许。
    1959年初,融会净土宗、律宗与禅宗三家经义于一身的圆霖法师启程东归,回到了南京市江浦县狮子岭兜率寺,意欲结坛静修,参佛悟道。然不久之后文革席卷华夏,身在佛门的圆霖法师也未能幸免,于一九六六年五月,被从狮子岭驱放到老山林场青石岗看守桃园,饱受冲击。
       1983年初春,国家恢复宗教政策。圆霖法师得以回到狮子岭,由于他在佛门的声望被公推为兜率寺住持。从此弘法结缘,度化人众,门下皈依弟子有万众之数。
       200856日晚2138分,圆霖法师安详圆寂于狮子岭兜率寺白云丈室。
二、佛法无边

       要想研究圆霖法师,或者说探讨圆霖法师的书画艺术,就要进入圆霖法师的佛法世界。因为纵观圆霖法师的一生,佛家三宝是他毕身的追求,也是解读他书画艺术的钥匙。要说明的是,在这里以有限的篇幅是无法全面阐述圆霖法师佛法的大乐世界的,只能从艺术发生学的角度,了解圆霖法师的佛门因缘,从而初步向世人展示圆霖法师为什么毕身执着结缘于艺术及其艺术符号所代表的佛法功德。
        查看圆霖法师的自度与度人的人生旅途,可分为三个时期:青年慕法、中年求法、老年弘法。
        青年慕法,这个时期以圆霖法师1947年进入佛门剃度为僧为界。

        对于圆霖法师青年时期如何开始崇尚佛法,由于资料散佚,几不可考,只能从释常顺追思的三言两语中了解一些。
        根据释常顺的追忆文章,圆霖法师与佛家结缘之始,是在他十八岁时因腿患恶疮,虽求医却久治不好,后来听从同村人的劝告信奉佛教,食素礼佛,很快腿疮不治自愈。圆霖法师由此深信佛法,并力劝母亲、姑母相继依三宝。[2]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圆霖法师开始接触到的佛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佛教,实质上是广泛流行于旧社会下层民众中的衹信仰,至今在边远之地的农村还有遗存。衹信仰是儒、释、道三家神与当地民间信仰诸神相融合并有一定的仪轨形式。以延医问药、消灾避祸的法门取得人们的信奉。但圆霖法师并不满足于此,他采取的食素礼佛行为,说明他对佛教的认识,远远超越了周围民众的认知。从他早年曾绘《慧可断臂图》来看,圆霖法师是从禅宗进入佛教天地的。禅宗是佛教传播东土之后在中国大地唯一土生土长的佛教门派,是儒、释、道三家合流再加上士夫文人行为意趣的产物,以“不立文字、明心见性”为宗旨。禅宗有六祖之说,慧可名列第二。
    圆霖法师在剃度为僧之前,经历了十多年的带发修行的居士阶段。有一件事可以说明他对佛法的执着。早年客居宿州时,曾与数十人遭日寇无辜拘捕,在日寇驱使狼犬扑咬恐吓面前,掐珠念佛,谈定自若,毫不为惧,致使日寇也颇为敬畏。
        中年求法,是从剃度为僧开始的。从1947年到1958年,圆霖法师追随当时得道高僧之旁,苦修佛法。他是在时为南京市江浦县狮子岭兜率寺出家的,所以他最早接触并系统学习的是净土宗佛教经义。兜率是净土宗早期信奉的净土,后期以西方阿弥陀佛净土为流行。该宗教义以念佛修行为内因,以佛接引为外缘,内外相应,可往生极乐净土。念佛的方法有四种:其一,专念佛的名号,称为持名念佛;其二,观佛的塑像与画像,称为观像念佛;其三,观想佛的妙相,称为观想念佛;其四,观佛的法身,即谛观实相,称为实相念佛。在这里,圆霖法师毕身所追求的佛法与艺术得到了高度统一。早先禅宗教义与自身艺术诉求所形成的障碍顿时化解,开启了他以艺术度化众生的弘法之路
转【圆霖法师其佛其艺/杨志伟】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圆霖法师求法之路另一个重要的阶段是在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寺追随能海上师参学律宗教义三载,这为他日后在兜率寺担任住持,制定沙门戒律并有序推行佛法心得提供了组织能力方面的保障。吉祥寺,又名吉祥律院,唐代恩昙和尚重建。明末,三昧寂光律师在此建立戒坛,始称律院,名声大振。19521964年,能海上师曾带徒众70余人在此驻锡。
        可见圆霖法师佛法观念的构成,是以净土宗为“里”,律宗为“表”,而将这两者融会贯穿的是禅宗。圆霖法师习禅是从参佛开始的,伴随其一生。上世纪禅门两大硕德高僧来果禅师(1881-1953)与虚云老和尚1840--1959)俱与他结有法缘,使他受益良多。圆霖法师与近代“一身而系五宗(临济宗、沩仰宗、云门宗、曹洞宗、法眼宗)法脉”之禅宗大德虚云老和尚的初次相识是在1952年的上海。1955年圆霖法师再次到上海参访虚云老和尚,适逢来果禅师与能海上师等佛门高德云集,圆霖法师如春旱逢甘露,在佛法研习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虚云老和尚回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寺后,1958年底圆霖法师直接从五台山南下,前往参礼。在虚云老和尚的左右随侍了三月。云居山气势雄伟,林壑清幽,四周群峰耸簇,中间坦坦荡荡,遍布园林湖田,真如寺就安居于此,朝南两峰相接处就是寺的寺门,若将寺门关闭,俨然佛国洞天,为禅宗曹洞宗发祥地。在真如寺参禅,有专门的静室供有缘人禅定悟道。对于圆霖法师在此参禅灵性与悟道成就,虚云老和尚深为赞许,曾言“将来,你能为佛门做些事情”,并欣然赠棕质蒲团一领助道。如果按佛门禅法不成文之仪轨,实是衣钵相传之意。当法师东归辞行时,虚云老和尚不顾120高龄,亲自送到山门,久久伫立以目相送,殷殷法情,托附之深,令法师毕生感怀。是年10月,虚云老和尚就功德圆满,圆寂于真如寺。 

转【圆霖法师其佛其艺/杨志伟】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老年弘法,时间约从1959年圆霖法师结束游学回到南京狮子岭兜率寺开始的。然建国之后的苏化的制度,特别是文革时期左倾的宗教政策限制了法师度化众生的宏愿。直至上世纪80年代,圆霖法师才能一展平生之愿。这段时期法师主要以书画艺术度化有缘人,在此就转入下文再论。
三、艺术世界

    圆霖法师的一生,唯佛法与艺术而已。佛法是他的大自在,艺术则是度化众生的媒介。所以研究法师的艺术世界,首先就要了解他的佛法缘起,这就是上文不赘繁文所在。
    任何艺术的具体表现形式是技法,而技法的优劣往往取决于思想的境界,圆霖法师自然也不例外。法师深谙佛法,门风谨严,笃守仪轨,在求法度人之路上不畏艰险。故佛法的熏染与慕求,是其艺术思想形成的根基,也将直接影响其艺术审美的取向。
    梳理圆霖法师的艺术轨迹,可见他的艺术来源主要是三个方面:

    其一,笔墨基础是师承刘启唐、李荔贤、刘桂林、梅雪峰等,在他的辛勤付出下,耳濡目染,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其二,提升归功于折衷传统诸家。从他现存画作来看,佛画人物的取法上溯唐吴道子、五代贯休、宋代梁楷、法常,以及明代的吴伟、陈洪绶等,山水早年遍临宋元诸家,尤致力于五代贯休、荆浩、关、董源、巨然,宋代米氏父子,元代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明代担当,特别对清初石涛用功最甚,法师偶作花,梅、兰、竹、菊、荷皆信手来,有扬州八怪、海派之风,书法专意一大师与林散之,临习下过极大苦功,凡数十年,矢志不渝。
    其三,创作灵感发于佛法智慧与山川游历。动乱的时代和取经求法之路的艰辛,使圆霖法师有了游历祖国山川的机遇,为他后来的创作积累了宝贵的资料与题材的选择,实践帮助他验证了前人的创作理论,从而横贯古今,形成一家之灼见。 
    圆霖法师的艺术充满了佛法机缘,他将艺术与佛法沟通融合,佛法即是艺术,艺术也是佛法。佛法是艺术的内涵,艺术体现佛法的大自在。佛法隐喻于艺术之中,艺术是佛法的载体,是法师联系信众的媒介。明晰圆霖法师笔下佛法与艺术的关系,我们才能解读他的作品语言。可以这么说,他的作品是诗、书、画、印呈现下的佛家至理。 
    圆霖法师的创作理念,笔者归纳为“佛在艺中,法在笔先”。这里的“佛在艺中”,是佛家至理与艺术家内在精神内涵的完美结合;“法在笔先”,即是艺术创作过程中的“成竹在胸”,是一个在心中酝酿的过程,也是艺术形象产生的关键环节,是佛法对艺术规律与笔墨技法的有机统一。
圆霖法师这种以艺术来弘法的思想,实质上是他崇尚的佛家修行观念的反应,也是对社会艺术风气的反拨。如改革开放后,国门打开,在快节奏、物质化、碎片化的后现代社会特征的氛围下,艺坛充满不实之风,高呼人人都是艺术家,艺术家的成名可以在一日之间。圆霖法师从他求法的经历与艺术实践的经验告诉世人,艺术与礼佛一样,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日而就。他在度化众生采取的方式是以净土宗的修行法门,律宗的制度,禅宗的明心见性来进行的。此种思想实质上是“顿在渐中”,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循序渐进”,否定了没有基础的顿悟可能,指出顿悟实质是不学而投机的一种借口,强调没有平时的刻苦训练,就没有顿悟之时,“顿”与“渐”是相反相因的辨证关系。这些思想对当今艺坛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有着不可替代的劝导作用。
转【圆霖法师其佛其艺/杨志伟】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圆霖法师以艺术与信众结缘,这就需要信众既要有佛法知识,也要有艺术欣赏的能力,如同修持佛法讲究“戒、定、慧”[3]三学一样。“戒”就是信众要具备一定的艺术欣赏知识,否则就无法看懂作品的语言。看不懂作品何谈佛法机缘?信众的修持也就不可能做到离苦得乐了。“定”就是艺术欣赏时,信众要澄净自己的内心,平时由于无明造作,心念相对比较杂乱,而这散乱的心态使我们在遇事时很难冷静观察,心念容易随境转而生起贪、嗔、痴、慢、疑等业障,在此心境下,很难冷静地分析观察事物之本性,所以信众即使具备一定的“戒”,如不修“定”,也无法与佛结缘。有了“戒、定”,我们就能够比较容易深入分析观察到事物的真相,而这能深入分析观察到事物真相的能力就是智慧。但这“智慧”并不是相等的,信众修养的差异带来观艺悟法的能力有了高下、层次之分。
圆霖法师以佛法与艺术结缘而形成的精神世界,正如吴为山先生所言“在于它的主体充满了佛性,温润的佛性,博爱的佛性。也充满了对一切事物提炼、概括与升华的智性”。[4]
(文/杨志伟)

参考文献:
[1]释常顺.得大自在——圆霖法师及其书画艺术,大自在?圆霖老和尚百年诞辰纪念书画选集[C].8.
[2]同上.
[3]汤一介.佛教与中国文化究[M].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191.
[4]常州木一堂美术馆.圆霖书画集[C].4.
[ 此帖被木一在2015-02-16 15:06重新编辑 ]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