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圆霖法师年表/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  

2014-04-29 05:02:29|  分类: 圆霖法师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圆霖法师年表/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

圆霖法师,原名杜振山,自号大雄山人、山僧。

1916年 1岁
农历9月17日,圆霖法师出生于安徽省濉溪县韩村镇大吴村。

1920年 5岁
圆霖法师始读私塾。自幼聪慧,过目不忘,亲近佛门,尤喜书画,名闻乡里。

1924年 9岁
为邻里书写对联。    
          
1933年 18岁  
在母亲茹素信佛的影响下,十八岁即信仰佛教,并开始学画。

1935年  20岁   
师从民间画师刘启唐。

1936年  21岁   
画艺闻名乡里,有出蓝之誉。不久后又拜李荔贤、刘桂林两位民间画师为师,尤得李荔贤先生点拨收益最大,并指引其外出寻师访友。

1944年  22岁 
加入宿州名画家梅雪峰等人组织的“宿州书画社”以及徐州府组织的书画活动。绘《慧可断臂图》。

1945年  30岁
辞亲远游,前往上海大南门灵山寺,因听了愿法师开讲《金刚经》于“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语,触动灵根,生出世心,誓断生死。

1947年  32岁   
至江浦狮子岭兜率寺,投体意法师披剃为僧,法号圆霖。

1948年  33岁   
圆霖法师礼了成和尚受具足戒。后经同乡王允兴介绍,始入星甸镇独峰寺(又名九峰寺),过了八年农禅并重的生活,修持作务,不在人后。

50年代初       
圆霖法师于兜率寺郭居士处获观黄公望巨幅山水画一幅,日夕临习,始悟黄公望笔墨三昧。

1952年  37年   
初冬,圆霖法师复至上海,适逢虚云老和尚与来果上人聚首上海大东门净七茅棚。当时能海上师正于金刚道场开讲《律海十门》、《菩提道次第论》等律论,圆霖法师得以每日临席闻思,饱餐法乳。法席将终,圆霖法师有意日后前往五台山参学,问及五台气候如何。上师智慧深广,含蓄答曰:“去后即知。”

1953年  38岁   
圆霖法师结识林散之先生,与林散之先生结伴出游,写生作画,并切磋佛学、书画,由此结下深交。
11月23日(农历十月十七日),来果禅师示寂于上海静七茅棚。

1954年  39岁   
夏,适逢江浦遭遇百年罕见水灾,圆霖法师身负所绘佛像一卷前往乌江拜访林散之先生。途径一沟,无有渡船,仅有菱角小船一艘可渡,沟上悬系麻绳一根横贯水面。圆霖法师访友心切,遂口念佛号,冒险牵绳渉沟。及至岸边,小船不慎倾覆,师即凫水登岸,周身衣袜皆湿,唯独身上所负画像未被打湿。师甚异之,自谓画佛功德不可思议。

1955年  40岁   
圆霖法师由狮子岭移住独峰寺,不久即前往五台参学,于能海上师处一意专修净土,得海公上人默许。圆霖法师慎独寡言,白日听经闻教,晚则一句佛号。海公重其德,委以堂主一职。作巨幅《五台山全景图》,后被太原市博物馆收藏。作《无量寿》供养海公上人。

1957年  42岁   
拟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手卷。

1958年  43岁   
获悉虚云老和尚驻锡于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禅寺,年底,圆霖法师由五台启程转道前往参礼。

1959年  44岁   
客居云居山期间,尝为虚云老和尚写真,颇得虚老嘉许。曾言“将来,你能为佛门做些事情”,并欣然赠拂尘、经架并棕蒲团一领助道,并以历代祖师道影嘱画留存云居。三月后,圆霖法师向虚老辞行,虚老以百二高龄,移步山门,以目相送。
10月,一代高僧虚云老和尚示寂。

1960年  45岁   
圆霖法师于狮子岭兜率寺山居、佛事,偶作书画自娱。
圆霖法师与林散之先生、邓西亭先生合编《江浦兜率寺志》。

1963年  48岁   
2月,绘《雨花台颂》。

1966年  51岁   
5月,圆霖法师因遭人诬陷,由狮子岭被驱放至老山林场青石岗看守桃园,然而法师亦不背信仰,一意念佛。于江浦岔路口山腰建一简舍,偕老母继续潜心修行。

1969年  54岁   
书楷书《金刚经》全本、《药师经》等。

1971年  56岁   
冬,圆霖法师作慈母寿纪八十岁画像、父亲像。

1972年  57岁   
绘《韶山》。
冬,忆老友林散之,绘《林散之像》。

1977年  62岁   
作《仿宋人笔意图》、《三松图》。
三月十五日,圆霖法师在《黄宾虹画语录》一书中作的笔记可以看出他对画法的理解:王逸少题笔阵图后,曰纸者,阵也;笔者,刀矟也;墨者,鍪甲也;水砚者,城池也;心意者,将军也;本领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略也;扬笔者,吉凶也;出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并录南齐谢赫作画品录言画有六法:一、气韵生动,二、骨法用笔,三、应物象形,四、随类赋彩,五、经营位置,六、传移模写。潜心深研画理,可见一斑。
                 
1978年  63岁   
作《拟元人吴镇双松图》、《童子拜观音》。
圆霖法师72年作的《林散之像》历经6年始由林散之先生亲见,林翁喜而自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苦行岁年,一无所得,幻此色身,归诸乐国,一念因缘,依依选择,老婆心切,光阴日迫,由旬万千,徒劳跋涉”。

1979年  64岁   
绘《云中观音》、《观音大士》、《西方三圣》等作品。
圆霖法师三弟杜振峰先生去北京参加全国林业会议,携圆霖法师为林散之先生作的画像至北京中国佛教协会圆澈法师处,请他转请赵朴初先生题跋,赵朴初遂以《庄子·大宗师句》题道:“其容寂,其颡頯,凄然似秋,暖然似春。”(1989年林散之先生去世,将这幅作品捐献给了采石矶林散之艺术馆。)

1980年  65岁   
春,绘工笔重彩六尺整幅《南无观世音菩萨》。
夏,作江浦莲池速写稿。

1981年  66岁   
绘四尺整幅《狮子岭兜率寺全景图 》与《宝志公像》并题宝公像赞:“水中之月了不可取,虚空其心寥廓无主。锦幪鸟爪独行绝侣,刀齐尺量扇迷陈语,丹青圣客何住何所。”
七月十五日,于狮子岭古道场留影。
                 
1982年  67岁   
二月十二日,作焦山速写稿。
二月二十五日,作灵隐宋玉速写稿。
三月三日十二时,作观潮速写稿、于佛顶山作海天佛国速写稿。
绘工笔《南无阿弥陀佛》、水墨《南无观世音菩萨》。
座下弟子,遍及宇内。
六月十九日,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茗山长老撰句林散之书赠圆霖法师对联“欣逢法窟传衣钵,喜见狮林拥象王”,恭贺圆霖法师升座。

1983年  68岁   
夏,西安、洛阳等地参访并沿路写生,积稿成册。
绘《清凉风光》、《石涛笔意》。

1984年  69岁   
应江苏省佛教协会会长、苏州灵岩寺方丈明学长老之请,恭绘工笔《莲宗十三祖师像》。

1985年  70岁  
为狮子岭兜率寺重绘工笔《莲宗十三祖师像》。

1986年  71岁  
4月15日,应扬州高旻寺方丈德林长老之请,绘工笔《来果法师法像》,绘水墨《海岛观音》、《寒山拾得》。
夏,书写《狮子岭兜率寺修建大殿募化缘起》。 

1987年  72岁   
绘四尺整幅工笔《一苇渡江》。

1988年  73岁   
绘《竹林观音》、四尺整幅水墨《西方三圣》、《雪壁达摩》。 

1989年  74岁   
绘《东土初祖》。
林散之先生去世,圆霖法师书“南无阿弥陀佛,散之老友往生极乐世界”,挽幛。

1990年  75岁   
绘工笔《观音大士寻声救苦》并书四尺整幅楷书《心经》、《大方广佛华严经句——无上慧坚固,功德华庄严》。

1991年  76岁   
绘水墨《西方三圣》、《竹林观音》。   
            
1992年  77岁   
1月23日,圆霖法师据母亲92岁照片再绘《母亲像》于狮子岭兜率寺白云丈室,以纪念母亲百岁冥辰。
圆霖法师怀念故友林散之先生,重作林老画像。
作《西方三圣像》、《玄奘大师像》。

1993年  78岁   
秋季,圆霖法师于兜率寺作壁画《清凉胜境》、《峨眉烟霭》、《九华秋声》、《普陀奇观》。

1994年  79岁   
作工笔《西方三圣像》、《皆大欢喜》、《灵山法会》。

1995年  80岁   
绘《三笑图》、《观音大士》、工笔重彩《西方三圣》。

1996年  81岁
秋,作《虚云老和尚、来果老和尚合影》,书《印光法师法语》。
11月,狮子岭兜率寺刊印《莲宗十三祖师传》一万册。
书《来果禅师开示语录》,并为《来果禅师语录》一书题签。

1997年  82岁   
绘水墨《灵山法会》、《渡己渡人》、《身高丈六,可立五浊》。

1998年  83岁   
绘水墨《朝山》、《慈母九十二岁像》、《十六尊者》,书对联《依他作解,塞自悟门》。
初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冲来访狮子岭兜率寺,并题赠:“弘扬民族文化——圆霖法师指教”的墨迹。
            
1999年  84岁   
绘水墨《寒山拾得》。
   
2000年  85岁  
绘《林散之像》、四尺整幅《东土禅宗第一代祖师》、四尺整幅重彩《皆大欢喜》。
7月,林丽丹女士(林散之先生孙女)所编《江上墨缘》第一辑问世,收录了林散之先生与圆霖法师二人的书画作品38件。

2001年  86岁
作四尺整幅重彩山水《峨眉胜迹》、六尺整幅工笔《南无阿弥陀佛》。
5月,南京江浦狮子岭兜率寺刊印《山僧旧习》。

2002年  87岁   
作重彩山水四屏《四大名山》、《乐山大佛》、重彩山水《天下名山》、《渡己渡人》。 
5月,80岁的法籍华人艺术家、雕塑家熊秉明先生由南京大学教授、艺术学院院长吴为山先生陪同来到狮子岭参拜圆霖法师,并留墨宝于狮子岭。 
       
2003年  88岁   
1月,上海画报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宣纸精印本《山僧圆霖书画集》。
1月,《山僧旧习》出版,收录圆霖法师历年作品约30幅。
作六尺大幅《南无阿弥陀佛》、六尺大幅《观音大士》、四尺整张《只履西归》、六尺大幅《达摩西归》、四尺整幅重彩《灵山法会》,书《大愿》书法作品。      

2004年  89岁   
狮子岭兴建大慈塔。绘四尺整幅重彩《西方三圣》、六尺整幅重彩《灵山法会》,重绘全套意笔重彩《莲宗十三祖》。
5月,启功先生委托族人爱新觉罗沧海专程来寺问候圆霖法师起居。
王庆云居士编印《圆霖法师书画集》。

2005年  90岁   
绘四尺整幅《乐山大佛》、青绿山水《卧看秋山江上峰》,书《圆证菩提》书法作品。
2月,成慧居士编印《山僧旧习》问世。
5月,为纪念圆霖法师九十寿辰,马仁学先生编印《山僧书画精品集》问世。
《课余随笔》刊印成册,封面是圆霖法师自题“课余随笔,九十山僧”。扬州高旻寺传戒,方丈德林长老礼请圆霖长老为戒和尚,《课余随笔》分赠千余戒子。

2006年  91岁   
圆霖法师着力恢复隆兴寺。
绘《四大名山》、《利婆多尊者》、《寒山拾得问答》。
6月1日、2日,南京市佛教协会在钟山宾馆召开第八次代表大会,礼请圆霖法师为名誉会长。

2007年  92岁   
绘《竹林观音》、《十六尊者》、《雁度长空》、《鸟巢禅师》,书《大愿悉成满,百福自庄严》对联。
2月5日,范阳、张群合撰《艺苑巨然,佛门弘一》。
2月10日——3月6日,由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主办、南京艺海潮书画院协办的“圆霖法师书画展”,在南京瞻园展出,共展示了80余幅佛像、山水、书法等书画精品,引起了书画界、收藏界的广泛关注。
8月6日,无为斋闲话博客开通启用,专题宣传介绍圆霖法师书画艺术和事迹。

2008年  93岁   
陆续书写《莫放逸》、《万事如法》、《为善为乐》等,绘《一苇渡江》、《灵山法会》、《愿将浊土三千界,遍种西方九品莲》等。
3月,《山僧书画精品集》由常顺、玄印二位法师编选刊印。
5月6日21时40分,圆霖法师在南京兜率寺圆寂。
中国佛教协会《法音》杂志刊登了圆霖长老示寂公告。






圆霖法师年表续编

2008年
6月,南京云谷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国际茶文化书画院画师玄印法师撰文《六朝名贤占一席,一代画僧足千秋——追思著名方外书画家圆霖法师》。
7月18日, “圆霖老和尚追思书画展”在鸡鸣寺举办。
夏,中国雕塑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先生撰文《我与圆霖法师的交往》。
9月,南京市松风阁画廊刊印了由郑元松主编的《圆霖法师遗墨》。
10月28日至11月3日,由杭州西泠书画院与杭州恒庐美术馆主办的“走进大师——圆霖法师作品展”在杭州恒庐美术馆举办。刘江教授和化来法师在开幕式上发言盛赞圆霖法师艺术成就和修为。
冬,南京市佛教协会由蔡士洲先生统筹结集圆霖法师书画精品出版《圆霖老和尚书画集》。

2009年  
3月,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在无锡灵山开幕,来自五大洲五十个国家地区的大德高僧出席盛会。南京市佛教协会主编的《圆霖老和尚书画集》作为主办方珍贵纪念物分赠诸山长老和大德。
4月,钱臣主编的《明心见性——当代高僧圆霖法师书画精选》。
4月29日,“明心见性——圆霖法师书画展暨《民族美术》杂志首发式”在武进博物馆举行。
5月,缘圆艺术出版社刊印了由翟天鹏主编的《无上觉——圆霖法师书画艺术》。
10月,《徐州佛教》第三期“大德芳踪”刊登《著名佛门书画家圆霖大师》和吴为山先生文章《我与圆霖大师的交往》。

2010年   
5月6日至5月11日,“圆霖老和尚精品书画回顾展”在南京鸡鸣寺书画院举行。
5月28日,中国雕塑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先生撰文《圆霖禅境——<圆霖法师书画作品精选>序》。
6月,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陈振濂教授为圆霖法师书法卷题赞“若云舒卷自如,如水随圆就方,应缘接物,万事吉祥”。
6月27日,“圆霖法师书画精品展” 在常州世贸中心B座木一堂美术馆举行。

2011年   
5月,荣宝斋出版社出版了《云在青天——林散之圆霖书画精选》。
6月,古吴轩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玄印法师主编的《天心月圆——圆霖法师书画精品集》。
7月3日,杭州同道堂于杨公堤西湖五柳居举办圆霖大师精品欣赏会,展出圆霖法师历年精品60件。王伯敏教授、陈振濂教授出席雅集。
8月,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传印长老为在编《圆霖法师书画集》亲笔题写书名。
8月,中国美术史学泰斗、文人画大师王伯敏教授为圆霖法师41岁时所绘的《富春山居图》题写引首,为圆霖法师妙绘《观音大士图》题: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广大慈悲愿,无刹不现身。   
10月16日,在栖霞寺云谷书画院隆重举办“圆霖老和尚、隆相法师书画展”,共展出圆霖老和尚、隆相法师书画百余件。
冬,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生活禅导师净慧长老审阅在编《圆霖法师书画集》。
常顺法师撰文《圆霖法师和他的书画艺术》。

2012年   
3月,文物出版社出版《古今禅意书画集珍》,著录圆霖法师介绍及代表作品30幅。
4月21日,90高龄的王伯敏教授再次审阅《圆霖法师书画集》在编书稿,题写“圆霖法师墨宝”、“圆霖法师书画集”,盛赞圆霖法师禅画“开千年来禅画大自在新境界”,并为在编书画集亲笔作序。  
7月,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吕济民先为圆霖法师41岁时所绘《富春山居图》题写引首。       
12月,由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先生题写书名的《百僧百佛》宣纸精印书画集出版,收录圆霖法师作品十一件。
冬,佛教文化学者杨殿平先生撰文《圣手撷得盛唐笔,宝像重光照大千》、《缘来缘去忆圆老》。
圆霖法师禅画作品于上海广富林禅茶馆长期展示,供社会各界观瞻。

2013年   
1月,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山中小记——圆霖长老随缘开示》。
4月,杨殿平先生撰文《心无伎俩,笔放异彩——浅谈圆霖法师书画艺术》。
5月1日至5月15日,由中国国际茶文化书画院、南京市佛教协会、同道堂文化共同主办的《禅画——圆霖大师圆寂五周年纪念展》在杭州西湖苏东坡纪念馆举办,并出版了《禅画——纪念圆霖大师圆寂五周年》画册。首次提出对圆霖法师的画史定位:“禅画宗师”、“修行之余以书画为佛事,以禅墨接引众生”、“是继五代贯休、南宋梁楷、牧溪之后一千年来中国禅画又一高峰”,得到学界、教界、艺术界广泛认同。
5月5日,圆霖法师圆寂五周年前夕,禅文化学者郑毅先生撰文《智慧香而自庄严——从圆霖老和尚画作看中国禅画》。
6月,云居山真如禅寺方丈纯闻大和尚为纪念圆霖老和尚百年诞辰题写了“禅画宗师”。
6月,正元、正博编的《山中小记:圆霖长老随缘开示》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6月19日至6月23日,“圆霖法师书画展”在南京栖霞寺展出。
10月,南京市佛教协会会长、栖霞寺方丈隆相大和尚为圆霖长老百年诞辰题写“禅画宗师”。
10月10日,郑毅先生所著《智慧香而自庄严——从圆霖老和尚画作看禅画》刊登于台湾中华唯识学会会刊第二十四期,创办人张尚德老先生(南怀瑾先生早期弟子)按语:向圆霖大师致敬!
冬,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资深教授刘江为《圆霖法师书画集》题写“十
指参成香色味,一拳打破古来今”。
冬,中国美院资深教授孔仲起先生为《圆霖法师书画集》的出版题写“得大自在,放大光明”、“灵山未散”。   
 
2014年
前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院院长肖峰教授为纪念圆霖大师百年诞辰题写“禅画宗师”巨幛,并为《圆霖法师书画集》题贺:“紫竹风生闻妙谛,禅林云净现真如。”
3月14日至3月19日,“翰墨禅话——圆霖法师作品展”于北京大千画廊美术馆展出。
4月28日至5月28日,南京云谷书画院在栖霞寺紫峰阁举办为期一月的“翰墨禅韵——2014礼佛书画展”,展出了圆霖长老、隆相大和尚等禅墨名家作品,并出版作品集。
6月,常顺法师主编的《大自在——圆霖老和尚百年诞辰纪念书画选集》刊印成册,前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尉天池教授为此书题写“大自在”,并盛赞圆霖法师书画“通天地之气”。      
7月2日起,同道堂文化公共微信平台发布:《禅画宗师圆霖长老》、《那山那寺那僧——圆霖长老》、《禅画宗师——圆霖长老语录》。
秋,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一诚老和尚为《圆霖法师书画集》题写“笔墨佛事”。秋,著名书画大家陈佩秋先生为圆霖法师书画题写“云水禅心”。
秋,中国文联主席孙家正先生题赞:“近现代佛门书画大成就者,书法首推弘一法师,绘画当推圆霖长老,足为楷模。”
9月19日,由中国国际茶文化书画院主办的“楞伽妙境——两岸当代禅墨名家作品联展”在杭州展览,共展出本焕长老、圆霖长老、星云长老、传印长老及王伯敏、孔仲起、刘江、陈佩秋等名家大师禅墨作品100多件,并出版作品集。台湾中台禅寺惟觉长老率代表团出席活动。
10月,百岁高僧五台山梦参长老为圆霖法师题写“菩提行愿”,盛赞圆霖长老的修行和德业。
冬,90高龄的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资深教授刘江先生题写“圆霖法师艺术馆”。
10月31日,如来堂微信公众号发布《难得一见的禅画》,传阅人数逾5万人。
12月,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百年虚云图片暨书画作品集》,收录圆霖长老介绍及作品多件,并在江西云居山、南昌等地巡展。
12月31日,同道堂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大愿——圆霖长老作品选>2015新年大型挂历恭印结缘启示》。 
冬,中国美院资深教授孔仲起先生题写“圆霖法师研究”、“山僧遗墨”。

2015年    
1月,许倩撰文《论圆霖法师人物画之演变》。
1月,《大愿——圆霖长老作品选》新年大型挂历恭印并向社会各界广泛结缘。
2月,圆霖长老手书《圆证菩提》匾额悬挂于河北邢台玉泉禅寺。
3月,中国国际茶文化书画院画师、同道堂文化学术主任刘建轩先生撰文《圆霖大师在中国美术史上的意义》。
3月9日,90高龄的德国本笃禅修中心领袖雅阁尔先生为圆霖法师书画题赞:“心灵之花”。
3月15日,韩籍书画大师闵庚灿先生绘《长松图》纪念圆霖法师百年诞辰及祝贺《圆霖法师书画集》出版。
4月,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明学长老题写“圆霖法师研究会”。
4月起,纪念禅画宗师圆霖法师百年诞辰《圆霖法师书画集》大型书画集征稿启示由中国西泠网、菩萨在线、雅昌艺术网、浙江在线、美术报、浙江艺术网、天津艺术网、宝藏网、大公网、同道堂文化等五十多家媒体发布和报导,引起各界广泛关注。
5月,南京佛门耆宿、金粟庵方丈全乘长老为纪念圆霖法师百年诞辰题写:“畅佛本怀”,缅怀圆公一生修行和德业。
5月5日,同道堂微信公众平台发布《怀念——圆霖长老圆寂七周年纪念》。
5月29日起,由南京真水轩倡印《圆霖法师系列佛像》逾二万份,对外免费结缘,四众弟子积极恭请。
夏,为纪念禅画宗师圆霖长老百年诞辰,同道堂文化延请当代碑刻大家黄良起先生亲刻圆霖法师手绘《南无观世音菩萨》。
7月7日,同道堂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圆霖禅画:亮相意大利2015年米兰世博会》。
7月24日,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中国禅画之颠——圆霖大师书画展”开幕。
8月21日、22日,《圆霖法师书画集》大型书画集编务、出版会议在杭州同道堂文化进行,广泛征集各界珍贵作品资料三千多幅,精选代表作四百件出版。
8月,由同道堂文化学术部研究员王佩编写《圆霖法师年表》。
9月,中国国际茶文化书画院副院长、同道堂文化创建人陆一飞先生撰文《撼人山色——圆霖法师的绘画世界》。    
9月22日,南京市佛教协会会长隆相大和尚专题听取《圆霖法师书画集》编务工作汇报,并积极支持圆霖法师研究会的筹办及今后各项研究工作的有序开展。
9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博士生导师、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曾文教授审阅在编《圆霖法师书画集》并亲笔为《圆霖法师书画集》作序。
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召开前夕,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收到《圆霖法师书画集》第一本样书,并对书画集的出版表示由衷祝愿。
10月29日(农历九月十七日),在圆霖法师百年纪念日,由同道堂文化主编的“圆霖法师研究”网站建成开通,并建成圆霖法师作品数据资料库。《圆霖法师书画集》大型书画集由陆一飞先生主编,同道诸君历时八年,十易其稿,由百年名社——西泠印社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10月29日当天,在杭州西泠印社题襟馆隆重举办圆霖法师百年诞辰《圆霖法师书画集》首发式,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同时成立。中国美院首任院长肖峰、南京博物院前院长徐湖平、国际书画大师闵庚灿、西泠印社出版社社长江吟等各界人士济济一堂,隆重纪念一代高僧、禅画宗师圆霖法师。新华社、中国日报、浙江日报、中国西泠网、浙江卫视、雅昌网、菩萨在线、大公网等三十余家媒体联袂出席,详尽报导首发式盛况。公认圆霖法师“以艺术的方式别开生面地弘扬佛法和中国传统文化,堪称一代宗师”,并盛赞圆霖法师为“五百年来一大师”。《圆霖法师书画集》的出版发行,是圆霖法师研究和中国禅画研究史上的一件盛事,开启了中国禅画史新的篇章。

2016年 
2月,陆一飞先生文《撼人山色——圆霖法师的绘画世界》发表于西泠印社社刊《西泠艺丛》2016年第二期。
3月,崇照法师撰文《灵山一笑今未散》一文,空一法师撰文《素写圆霖上人禅墨》一文。
4月,江苏省文化厅主管、江苏省收藏家协会主办《江苏收藏》杂志《圆霖法师研究专刊》出版发行,收录历年研究圆霖法师的重要文章及圆霖法师书画精品,徐湖平任主编,陆一飞任执行主编。
5月6日,圆霖法师圆寂8周年纪念日,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在南京栖霞寺隆重成立。陆一飞出任会长,玄印、钱臣、李建春任副会长,刘建轩任秘书长。下午,圆霖法师研究会学术交流中心在南京大缘艺术馆揭牌并举行圆霖法师书画展开幕式。
6月4日,圆霖法师纪念亭“仰霖亭”及碑记在狮子岭兜率寺落成。如如住持、陆一飞先生、杜永明先生等各界人士百余人出席。


【圆霖法师和他的书画艺术】转/释常顺和南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

——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陆一飞

圆霖法师的书画是别开生面的弘法度众的方式,开创了深植古典又具有时代现实精神的审美典范和艺术语言系统。他的笔墨承载的是中华至大中正、君子堂堂的气象,是中华民族审美的至美所在,这样的伟岸,这样的唐皇,这才是汉唐遗风!这才是中华正音!吞吐大荒,云水襟怀,表现了大修行人的风范;慈悲喜舍,万古长空,是中国禅的品格。

       圆霖法师透过纸面宣讲的无非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无非是离生死岸、登涅槃门,无非是诸佛菩萨、人间净土。所画尽是佛祖灵山嘱托,以笔墨畅佛本怀,以书画开示正法、教化人伦。纵观画史罕有如此大成就大担当者。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时候的圆霖法师绘画实践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禅画。狮子林兜率寺,朴素天然,保持着修行本色和对道场至简的要求,老人家几十年如一日不为世迷的坚守,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精神,再读圆霖大师笔下的作品,有更特别的感受。

       圆霖法师禅墨,如古松苍苍,如云水渺渺。圆霖法师完成了美术意义上的完美变迁,他一生的长达七十余年的绘画实践,牢牢把握住了中国画的正脉,把握民族审美的核心,起、承、转、合而至绝艺金峰,各个时期的风貌特征、担当与变化,这样的完善和有序。圆霖法师经历了绘画的三个分期,追模前贤、积健为雄、超以象外,完成一代艺术大师必须的笔墨实践轨迹,圆师的绘画实践,是一个完整的艺术生命轨迹。创作年代跨度之长,社会影响力大,各时期风格的明显特征及变化过程以及出现87岁明显突变的特征,及突变后长期保任过程直臻完美的至大境界进而繁华落尽回归平静与本真。整个艺术过程笔墨所表现的变化其实是心灵变化的轨迹,也就是长期修行轨凡而圣的实证,亦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实证。这个实践过程,也昭示了天下书画学人的归处:为什么学?学什么?怎么学?学了怎么办?这是艺术的核心命题。圆霖法师以一生的实践圆满回答了这些问题,圆霖法师绘画现象的出现,具有极重要的现实意义。

        圆霖法师一生以书画为“修行余事”、“山僧旧习”,却如此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一扫之前佛门绘画遣兴独吟、苦涩冷晦的自怡局面,转而成为对国家对社会的担当和对大众的关怀。从这个意义上讲,圆霖法师的禅画是划时代的,是中国禅画历史上的丰碑,当然也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丰碑。是直指本心,是直通心灵的艺术,是净化心灵的艺术,以禅入画,以接引大众为根本,以书画为媒介,为世人广种菩提种子。

       圆霖法师的身后,不断有各界人士自发地办展、集册、宣传,规模之大,参与人的范围之广,是一般画家所难以想象的。凡接触当年亲近过圆师的人们,一讲起圆霖法师莫不欣欣然或感念恩德或深深怀念,言谈之间无不升起对美好生活的希望和对真善美的向往。这正是圆霖法师的魅力,这正是中国禅画的灵魂所在。

      今天是当代高僧、一代禅画宗师圆霖老和尚示寂8周年的纪念日,在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推动下,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今天在千年古寺南京栖霞寺隆重成立,花开还落,水流不断,我们以这种特别的方式来缅怀圆霖大师。圆霖法师艺术研究会的成立,开启了圆霖法师艺术研究和禅画研究新的篇章。

       特别感谢尊敬的隆相大和尚、徐湖平会长的大力支持,促成了研究会的圆满成立,感谢如如法师,感谢一切支持、促进这件事情的人们,圆霖法师的精神在我们心中永存。

                                                                                         2016.5.6

【圆霖法师和他的书画艺术】释常顺和南
圆霖法师(1916.9.17--2008.5.6),自号大雄山人、山人、净业行者、老山净住舍主、山僧。安徽省濉溪县韩村镇大吳村人,俗姓杜,名振山。古人云,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又必有非常之事,方显非常之人。法师十八岁时因腿患疮疾,久治不愈,后得邑人荐言:“信佛,腿病能愈”。始皈依佛门,食素礼懴,后腿疮痊愈。法师深感佛力不可思议,遂深信佛法,并力劝母亲、姑母相继皈依三宝。法师自幼即喜书画、泥塑、扎纸诸艺;同年,拜临涣民间艺人刘启唐先生为师。法师白日田间劳作,晚则往返三十余里于刘先生处求学,虽寒暑不缀,毅力卓绝。一年后,技艺闻名乡里,有出蓝之誉。不久又拜李荔贤,刘桂林两位民间画师为师,尤得李荔贤先生点拔受益最大,并指引其出外寻师访友,画艺日精。二十九岁加入宿州名画家梅雪峰等人组织的“宿州书画社”。三十岁时辞亲远游,前往上海大南门灵山寺,因听了愿法师开讲《金刚经》于“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语,触动灵根,生出世心,誓断生死。归来后,遂入南京市江浦县狮子岭兜率寺投体意法师披剃为僧。次年,礼了成和尚受具足戒。 
一九四八年经同乡王允兴介绍,法师始入星甸镇独峰寺。一九五二年初冬,法师复至上海。适逢禅门一代宗匠虚云老和尚与来果上人聚首上海大东门净七茅棚,适时能海上师正于金刚道场开讲《律海十门》、《菩提道次第论》等律论,得以每日临席闻思,饱餐法乳。法席将终,法师有意日后前往五台山参学,问及五台气候如何?上师智慧深广,含蓄答曰:“去后即知”。 
一九五五年,法师由狮子岭移住独峰寺,不久即前往五台参学。五台山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一向被看作是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清凉桥--吉祥寺为海公上人驻锡五台期间所创专修黄密道场。法师居于五台期间,于海公处一意专修净土,得海公上人默许。法师慎独寡言,白日听经闻教,晚则一句佛号。上师重其德,委以堂主一职。闲暇之余,法师曾作巨幅《五台山全景图》,后为太原市博物馆收藏。另据青岛湛山寺方丈明哲大和尚回忆,法师居山期间曾绘《无量寿》供养海公上人。“一坐千秋,蒲团不破;功行圆满,万劫不堕”。‘无量光,无量寿’非区区南山北海可及,实喻上师法灯常住世间,历劫愈炽。三年愿满,法师礼谢上人后,遂告假回狮子岭。晚年老法师每每谈及海公上人事迹,炯炯双眸总会映出极为敬重之色。 
因与虚云老和尚于上海有一面法缘,法师获悉虚公驻锡于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禅寺,遂于一九五八年底由五台起程转道前往参礼。适时全国各地衲子因仰慕虚老道德禅风,前来朝礼者甚众。法师客居云居山期间,闲时尝为虚老写真,颇得老和尚嘉许。曾言“将来,你能为佛门做些事情”,并欣然赠棕质蒲团一领助道。三月后,法师向虚老辞行,虚老以百二高龄,移步山门,以目相送。殷殷法情,令法师毕生感怀。八十年代初,法师着手恢复筹建兜率寺。追思往昔,乃亲自与寺内祖堂正中塑虚公坐像一尊。鸠衣鹤发,须眉如雪,道影庄严至极。又于寺内殿堂抱柱镌刻老和尚所撰楹联一副:“坐外不相关,几阅桑田几沧海;胸中无所得,半是青山半白云”。以寄高山仰止之意。 “是非憎爱事偏多,仔细思量奈我何。宽却肚肠须忍辱。豁开心地任从他;若逢知己须依兮,纵遇冤家也共和。若能了此心头事,自然证得六波罗”。法师一生历经坎坷,常于逆境违缘之时,寄意弥勒菩萨造像,并书此偈语自勉。其早年客居宿州佛教居士林,因于城中访友,被疑为共产党,遭日寇无辜拘捕,同时被拘者有数十人之多,皆戴铐而立,唯师手持念珠免予被铐。及至日寇驱使狼犬扑咬恐吓被拘人等,众人皆惊怖闪躲,唯师掐珠念佛,镇定自若,日寇颇为敬畏,师亦适时劝导众人持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后得居士林林长担保,遂得脱险。一九六六年五月,法师因遭人诬陷,遂由狮子岭驱放至老山林场青石岗看守桃园,饱受冲击,可谓阅尽人间冷暖。然泰山压顶,法师亦坚忍不动,不背信仰,一意念佛。视凡尘为不实之梦境,悟逆境为累劫之业缘。于心无所取,于心无所著,佛号声声,不绝于耳,继入念佛三昧。
法师独居老山‘青石山房’期间,一边念佛,一边习画。其洞察大千世界之智慧、富含生灵大爱之慈悲、寻求解脱轮回之心曲、超拔空门无碍之自在,总能从其一幅幅不同历史阶段,饱含无穷无尽禅机之书画作品中一览无遗。 
一九八三年初春,国家恢复宗教政策。法师复回狮子岭,并被公推为兜率寺住持。兜率寺坐落于老山林场狮子峰中,开山者为明末白药禅师。古寺旧制规模弘敞,历代皆有增扩;文革之后,殿阁禅堂,几余瓦砾。法师自接管兜率寺期间,矢志恢复,身董其役,随缘筹划,苦心经营,历二十余年辛劳。迄至于今,先后建成山门、往生堂、天王殿、三圣殿、藏经楼、祖堂、罗汉堂、药师殿、地藏殿、玉佛殿、放生池、五观堂、大慈塔。并陆续翻修了大慈殿、普贤殿、文殊殿。至此,兜率寺形成了以往生堂、天王殿、放生池、玉佛殿、藏经楼、大慈殿、祖堂、罗汉堂为中轴,三圣殿,文殊殿、普贤殿、药师殿、地藏殿、五观堂、大慈塔为支轴的统一建筑格局。近年来,兜率寺下院隆兴寺亦正在筹建之中,并已初具规模。从空中鸟瞰兜率古刹,黄墙红瓦掩映于万顷绿树丛中,可谓备极庄严。 
法师居山期间,一意恪守祖训:不化缘,不攀缘,不设院墙;奉行“一日不做,一日不食”之丛林规约,并随众力行。每年农历二月十九日、六月十九日,九月十九日,启建观音佛七法会。平日除早晚课诵,出坡劳动、过堂开示外,晚间则听经坐禅,礼拜阿弥陀佛四十八愿,誓以西方净土为旨归。座下弟子,遍及宇内。至此,兜率寺宗风不坠,誉满石城。 法师一生严持毗尼,注重实修。对名利、声色、饮食、衣服、赞誉、供养等种种顺情境界,皆毫无希求之意。世间一切悦意盛事,法师皆视作无常有漏之法,并谆谆告诫四众弟子:“名誉及利养,愚人所爱乐;能损害善法,如剑斩人头”。因而他的境界如“风游虚空,秋月映潭”。诚如浙江镇海徐恒志老居士欣然赠书:“得大自在”。
“佛陀昔以正法眼藏,付大迦叶。迦叶尊者于佛灭后,首集一千阿罗汉,结集三藏。故知传佛心印者,必须三学并宏,性相兼彻”。法师早年参访各地,勤修五悔,遍学三宗,亦重解行并进。常言:“以解导行,以行证解”。他早年参学各处,可谓通宗达教,然平日绝不空谈玄学。见一切缁素,不做寒温语。凡开示人,必劝其皈依念佛,猛厉恳切,不顺庸情。
明代藕益大师曾言:“一切佛语,皆群灵眼目,千圣慧命也。况无上妙法乎?一切读诵受持,皆般若真因,度苦宝筏也”。故法师亦曾手书《金刚经》、《药师经》、《普门品》、《心经》、《五大施经》等多部大乘经典,回向法界有情即现世父母。对于大乘经典中所阐述的“因果轮回”、“诸法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的核心思想,皆有充分的的认识,并根据不同根机的众生,深入浅出的宣讲、解析深奥的佛学哲理。 “佛说无量法门,求其最简易,最稳当、方便者;则唯有念佛一福慧无穷,散心一称其名,亦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法师尝言:《大方广佛华严经》、法,可以横超三界也”。“阿弥陀佛,万德尊主,因积僧祇,果圆十劫。愿王无尽,福慧无穷,散心一称其名,亦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法师尝言:《大方广佛华严经》、《大集经》、《妙法莲华经》诸大乘经无不弘赞净土;马鸣龙树诸大祖师,无不神栖极乐,岂只莲宗十三祖师而已。 
法师一生致力于弘扬净土法门,他曾用譬喻的方式来赞叹净土法门,认为“现在的时代好比天快黑了,其他修行方法难对根机,唯有念佛求生净土,最易赶在天黑之前到家”。他倡导推广净土宗一代大德徹悟大师、印光大师提出的念佛奥旨“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主张“念佛时,必须字字句句,从心而发、从口而出、从耳而入。一句如是,百千万句亦如是。能如是,则妄念无由而起,心佛自可相契矣。都摄六根,净念相继,继依此修,决无歧误”。 
八十年代末,法师曾于寺内亲手放绘《莲宗十三祖师》道影三套。一应苏州灵岩寺方丈明学大和尚所请;一应台湾某寺之请;一留兜率寺供养。此三套《莲宗十三祖师宝相》,皆以工笔兼写意敷彩放绘,每幅画像皆配有印祖所撰赞偈,法相微妙精细,传神至极,堪称佛苑像库之瑰宝。由此可见,法师于净土法门因缘之深,注情之殷。 
《大方广佛华严经》上云“戒是无上菩提本,佛为一切智慧灯”。法师在其一生的修学实践中,亦特别强调“以戒为师”的佛陀遗教,他反复谆谆告诫四众弟子们,要严持戒律“依戒生定,依定发慧,依慧证果”。他特别赞叹大乘菩萨们救世拔苦,利物济情的牺牲精神,常择时机于四众弟子前,反复宣讲其相关事迹,引导大众效仿。 因翰墨之缘,法师与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交谊甚厚,几曾结伴出游写生。“万里我归来,诗藁携满袖;口口阿弥陀,佛光照大地”。即是林老纪游归来后,书赠法师留念的一首诗偈。法师亦曾数度为散翁造像,六十年代末,法师于散翁病中为其写真一帧,散翁观后笑曰:“不需打针吃药了”。七十年代末,其弟杜振峰携画至北京圆澈法师处,经赵朴老题跋,又转由林老自跋,一画数跋,一时传为艺坛佳话。 法师擅绘佛像,早年造像多受唐吴道子、五代贯休、宋代梁楷、法常,以及近代王震影响,画风严整细腻,稳实平整。佛像双眉细长,耳鼻润扩,比例匀称,丰瘠适中,颇具珠玉圆美之形,亦具《佛像度量经》所载“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特征。应上海真如寺、南京鸡鸣寺、浦口泰山寺、观音庵等诸所寺庵所请,法师曾精心摹绘、创作十六尊者数套,皆庞眉大目,朵颐隆鼻,梵相胡貌,形骨静穆,可谓曲尽其态。 
晚岁造像风格简率,法相古拙,晕染清简,笔笔凝重。多绘“西方三圣”、“无量寿佛”、“布袋和尚”、“观音大士”、“雪壁达摩”。或慈悲庄严,或粗犷沉实。神态庄严生动,对之令人心净。偶有放笔力作,墨色华滋,施彩姿肆,掺糅渗化,晶莹苍拙,神意焕发,极具天成之趣。可谓“十指参成香色味,一拳打破去来今”。其流动洒脱,凝重沉雄,堪与白龙山人媲美。而古拙真趣似又更胜一筹,是以得之自然,又能通于天地。
据法师晚年于白云丈室自述:一九五四年夏,适逢江浦遭遇百年罕见水灾,法师身负所绘佛像一卷前往乌江拜访林散之先生。途经一沟,无有渡船,仅有菱角小船一艘可渡,沟上悬系麻绳一根橫贯水面。法师访友心切,遂口念佛号,冒险牵绳涉沟。及至岸边,小船不慎倾覆,师即凫水登岸,周身衣袜皆湿,唯独身上所负画像未被打湿。师甚异之,自谓画佛功德不可思议。
法师亦擅山水,早年遍临宋元诸家。尤于五代贯休、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宋代米氏父子,元代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明代担当,清初石涛用功最甚。五十年代初,法师于兜率寺郭居士处获观黄公望巨幅山水画一桢,日夕临习,始悟大痴笔墨三昧。其于一九五七所拟黄子久《富春山居图》,虽仅四十一岁,然笔墨技巧与艺术修养均已达到颇为纯熟的境界。在这幅长约181公分,宽仅12.3公分的手卷中,法师用笔干净利落,无丝毫纤浮之感;用墨饶富变化,亦不杂乱。或用干笔皴擦;或用披麻湿皴。笔势潇洒秀润,墨色凝重透明。画面峰峦坡石,回旋转辗,云树丛林,苍简萧瑟;村落平坡、亭台渔舟、草木树石穿插迂回,疏密有致;可谓“景随人迁,人随景移”。这简远逸迈的自然景致,真实的体现了法师早年那种超脱、空灵的心境。 
中年之后,法师受林散之先生影响,倾慕于黄宾虹先生积墨山水。五六十年代,于散翁处多次获观宾虹老人所作山水手卷与黄师山水画集,悉心揣摹,将写生与临摹融为一体。其山水轮廓或树木房屋乃至人物补景皆以淡墨、浓墨或焦墨勾画定型。线条既有似断又连,积点成线、力透纸背之“屋漏痕”;又有凝重跳跃之“鱼脊背”。层层加墨,层层见笔,各层次见叠置错落,如袈裟纹;设色单纯,多以藤黄、花青、赭石层层敷染,借以突出山水景物的深远空灵与气韵生动;山石林木苍苍茫茫,变化微妙,一派黄氏山水气象,极具禅意,并对时人多不解一代山水宗师之笔墨三昧,扼腕不已。此种敏锐的艺术超前洞察力,即在于汲取先贤的成就,不断的自我超越;继以佛法的内涵,体察到天机情趣。 法师在总结历代大家用笔的经验上,对宾虹老人倡导用笔“能平、能圆、能方、能留、能重、能变”;用墨“浓、淡、破、积、泼、焦、宿”七法并施的主张,甚为赞许。对于笔墨法之体悟,法师于其中年所作山水画上亦多作题述:“六法之难,气韵为最,意居笔先,妙在画外,如音栖弦,如烟成霭,天风冷冷,水波潺潺;体物周流,无大无小,读书万卷,庶几心会”。“石涛专用拖泥带水皴,实乃师法古人积墨、破墨之秘。从来墨法之妙,自董北苑、僧巨然开其先,米元章父子继之,至梅道人守而弗失,石涛全在墨法力争上游”。此皆历代前贤画论画品。 
晚岁山水,则更趋超绝。画面黑白分明,气象万千。既能浓墨渴笔,精洁不污;又能水墨淋漓,中藏内美。可谓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穷极变化。不但能在浓淡枯湿的渗化中,体现峰峦浑厚、草木华滋的风格;又能将乱头粗服、老苍简约、天光岚影、云烟动荡的气势表现得极为生动活泼。《五台胜境》、《峨眉烟霭》、《普陀春色》、《九华秋声》四大佛国圣地的的庄严胜境,亦是他晚年反复摹写的经典力作。
法师偶作花卉,梅、兰、竹、菊、荷皆信手拈来,俨然若生;元气淋漓,不失清新。其干净利落、变化自如的笔势,配以浓淡干湿、淋漓尽致的墨色,充分发挥了书法修养的天成优势,达到无意为佳而自佳的天成境界。 
纵观法师画作,天机烂漫,灵动洒脱。其高度的艺术表现力,主要得益于其数十年的书法功底。法师早年专意弘一大师正楷,其于临习下过极大苦功。凡数十年,矢志不渝,终致点画、结构、笔韵形神兼备,逼肖乱真。及至晚年,亦常于木板之上临习不辍。尝于左右教言:“弘一大师习字,每字临写不下三千遍。我们连一千遍也作不到,又无有上人那样的悟性,想学好他的字怎可能呢”。其书法,晚岁渐从弘体脱胎而出,尤以行草最为得势。用笔方圆兼备,左盘右旋;字形参差呼应,不囿成法。宛若蛩虫蛟龙,执拗遒劲,纵横开张,而又不乏天真之气。 
一九九九年元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尉天池先生偕夫人朝礼狮子岭,于寺内上客堂偶观壁间草书《四十二章经》选句:“佛言,有人闻吾守道,行大仁慈,故致骂佛,佛默不对,骂止,问曰,子以礼从人,其人不纳,礼归子乎?对曰,归矣.佛言,今子骂我,我亦不纳,子自持祸,归子身矣,犹响应声,影亡随形,终无免离,慎勿为恶”。不禁由衷赞道:“圆老书法能通天地宇宙之气”。
昔唐人品评书画,曾置“神妙能”三品,之后又列以不拘常法为特征的“逸品”,宋人复提“逸品”于“神品”之上,此种品位排列次第的不经意置换,却深刻地反映了宋代画家对新的审美情趣的追求。“逸格”之特点为“拙规矩于方圆,鄙静妍于彩绘,笔简神具”。即指那种自由奔放、意趣超旷、潇洒自然、不尚法度的风格。此种风格的倡导流布,对以后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发展影响颇深。 
法师晚岁,倾心“逸笔”,删繁就简,大开大阖,纵横涂扫,以一当十,寥寥数笔就能把所要表现的物象风度、神韵,勾画得惟妙惟肖。《十六尊者》、《鹿野苑度五比丘》、《灵山法会》、等皆笔简意赅,义理深刻,无丝毫造作之气,直令人心领神会,颔然赞许。可谓于宋代梁楷之后,承袭“逸笔”画之又一大家。法师“逸笔”画的表现创意,除了其信仰方面的决定性因素外,其本人对于传统绘画的勤奋研习、审美情趣与绘画观念的不断提升,书画表现技法和风格的继之变革,亦是其逸笔画形成的间接性因素。 
澄览法师画作,方知画如禅理,其旨亦然。禅须悟,非功力使然。故元人论品格,宋人论气韵,品格可学力而致,气韵非妙悟则未能也。由此可知绘画要不执定法,要用心思去参悟气韵生动之妙理,要重视天性的流露,即自性的阐发。 
《地藏菩萨本愿经》卷首偈言:“譬如工画师,分布诸彩色,虚妄取异相,大种无差别;大种中无色,色中无大种,亦不离大种,而有色可得。心中无彩画,彩画中无心,然不离于心,有彩画可得;彼心恒不住,无量难思议,示现一切色,各各不相知。譬如工画师,不能知自心,而由心故画,诸法性如是;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应知佛与心,体性皆无尽;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图物写状,曰:“纸、墨、手、心也,以纸、墨、灵心、妙手而绘山水花卉,则山水花卉矣;转而绘佛像,则佛像矣。谓佛像与山水花卉异,纸、墨、心、手果且有异乎哉?谓山水花卉与佛像同,升沉苦乐果且有同乎哉?以纸墨绘山水花卉,犹云法身流转,名众生也;即以此绘佛像,犹云苦即法身,为实相般若也。以灵心绘山水花卉,犹云菩提,即烦恼也;即以此绘佛像,犹云烦恼即菩提,为观照般若也。以妙手绘山水花卉,犹云涅盘即生死也;即以此绘佛像,犹云结业即解脱,为文字般若也。夫三般若只在一转关间,而纸、墨不转,心不转手不转,谓转三障为三德可,谓即三障是三徳可。六祖所云:‘但转其名,无实性也’。使无纸、墨,无心、手,不可绘佛像,亦岂可绘山水花卉?画佛见佛,即自心所具佛性,乃彻悟此心,三般若无二体。而以同体大悲愿力,护此佛性,令法界众生,因斯起关照,而证实相者也。是知绘佛像有功德感应,便可信自心感应,信自心感应,便可信感应即非感应;非感应则无所不感,无所不应,是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谓感应道交难思议”。此诚佛家论画之三昧也。
圆霖法师,世寿九十有三,梵行六十余载。平生律己谨严,自奉薄约,不苟言笑,善以身教,无疾言厉色,见者莫不动容,名满石城内外。而自若不足,六十年隐居山林,行在净土,心折印光大师、弘一律师,一生誓以弘扬净土、救渡众生为己任,萃其心力,专意修持。以书画为禅,见性布道。《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上说:“观世音菩萨现三十二相,救度世间一切苦难”。法师尝云:“修行第一,书画第二,爱好书画,乃是山僧旧习,然能以此弘法利生,非无益也”。 
“既得清闲修定慧,且将翰墨皆因缘”;
“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法师悲愿如海,毕生以笔墨勤为佛事,所作书画数以万计,为弘扬佛法,利乐有情,皆随缘散去。在其长期的翰墨实践中,画艺与修养融会贯通,其艺术功底与修行功夫均已达到返璞归真、超凡入圣的大乐境界。 

 【一代高僧:圆霖法师 发布者:慧仁 来源:菩萨在线】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评论这张
 
阅读(11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