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南京明故宫旧影——南京古物保存所(2)】  

2013-10-03 09:48:32|  分类: 明故宫軼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明故宫旧影——南京古物保存所(2)】
【南京明故宫旧影——南京古物保存所(3)】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旧影中,五龙桥北分别出现了两组不同风格的建筑。据多种文献记载,民国时期至南京沦陷前此位置为南京古物保存所。《南京明故宫》的照片是中式建筑,图片说明是1920年的古物保存所。明信片上的建筑是西式,隐约可见“南京古物保存所”题额,与民国游记《南都揽胜记》所载一致,“门横虹形小额,曰:‘南京古物保存所’,作大篆,笔势挺劲”。此书又说,“内五龙桥之北,当故宫之址,有西式之楼房翼然独峙,是为古物保存所,民国二年之新建筑物也”。民国二年即1913年。南京老报人杨心佛在《金陵十记》中,也介绍保存所建筑为西式两层楼房。1930年代的朱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有航拍的古物保存所照片,仍是一组西式建筑。

如此,五龙桥北的中式建筑又是何物?难道古物保存所曾经在上世纪20至30年代间有过改建?再看另一张图片。原来中式建筑曾经损毁。毁于何时?这样的重要公共建筑当然不是可以随便破坏的,查清末至民国早期南京有三次重要战事,即1911年11-12月革命军光复南京之役,1913年9月张勋攻南京之役,1927年4月北伐军攻南京之役。

再查《南都揽胜记》,为马元烈民国六年(1917)所撰。也就是说,从1917年至30年代,保存所皆为西式建筑,中式建筑当为1917年以前之物。而张勋之役在南京曾有激烈巷战,则嫌疑最大。

古物保存所中有名为血迹石的重要文物,即传为方孝孺就义时所留。又查民国甲寅(1914)9月,张梅盦在宁参加省立学校联合运动会期间,专程游览明故宫,参观五龙桥(原文误作五凤桥)北的血迹亭。于古迹极有游兴的张氏,在文中对古物保存所一字未及,且言血迹亭毁于兵,而血石犹存。

据考,原来血迹亭为清末左宗棠所建方孝孺祠的一部分。
清末陈作霖《烦烛里谈》:明故宫午门内丹墀有血迹石,……相传为成祖戳方正学颈血所溅。……左文襄公因建祠其地,以祀正学,并立其石而筑亭覆之。
南社诗人曾于1910年重阳节游览金陵,凭吊明代古迹,留下《白门悲秋集》,其中有高燮《拜方正学祠》:“十族甘尽,忠诚绝可怜。杀身能报国,粉骨不臣燕。红蓼荒祠外,丹枫夕照边。至今残石在,血迹尚殷然。”
左宗棠曾方祠亲题楹联和碑记。碑记名为《明靖难忠臣血迹碑记》(后古物保存所将血迹石立于大厅内,右傍即树此碑)。联文曰:“慷慨志犹存,一瞑奚惜;名节事极大,十族何妨。”

因此,清末所建方孝孺祠当在1913年张勋攻南京之役时被毁,南京田阪写真馆发行的老明信片《五龙桥》即反映了这一破坏情景,并有1914年张梅盦的文字为证。至1915年江苏省政府在原址建古物保存所,并对附近部分明故宫遗物题字保护(见南京籍文士沈葆荫同年所刻“明故宫奉天门石础”及清凉山“还阳井”井栏)。1917年马元烈游南京时,对该保存所有详尽描述,但其称保存所建于民国二年,则为笔误。《南京明故宫》中的老照片实为清末方孝孺祠的实景写照,图中小亭当为血迹亭,而书中的图片说明则是误释。

另1917年刊《钟南淮北区域志》对血迹石和文物保存所也有提及:奉天门内,居中向南者曰奉天殿(下有小注:明方正学孝孺被刑时血迹石数块,今已建立,而以屋覆之。……(内五龙桥)桥北今有古物保存所(下有小注:书籍、图画、碑版、鼎彝,各从其类,庋置厦宇间,古色盎然,足供浏览)。“以屋覆之”与“筑亭覆之”对照,也可作为血迹亭毁圮,血迹石移入新建古物保存所的旁证。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