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一代高僧:圆霖法师//转菩萨在线】  

2013-11-25 09:15:42|  分类: 圆霖法师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代高僧:圆霖法师

发布者:慧仁 来源:菩萨在线  时间:2013-05-07

 


圆霖法师(图片来源:菩萨在线)

 

    【高僧简介】 

 

    圆霖法师(1916.9.17——2008.5.6),自号大雄山人、山僧。安徽省濉溪县韩村镇大吳村人,俗姓杜,名振山。法师自幼即喜书画、泥塑、扎纸诸艺,寒暑不缀,毅力卓绝。二十九岁加入宿州名画家梅雪峰等人组织的“宿州书画社”。三十岁时辞亲远游,前往上海大南门灵山寺,因听了愿法师开讲《金刚经》于“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语,触动灵根,生出世心,誓断生死。归来后,遂入南京市江浦县狮子岭兜率寺投体意法师披剃为僧。次年,礼了成和尚受具足戒。

 

    【高僧生平】

 

    一九四八年经同乡王允兴介绍,法师始入星甸镇独峰寺。一九五二年初冬,法师复至上海。适逢禅门一代宗匠虚云老和尚与来果上人聚首上海大东门净七茅棚,适时能海上师正于金刚道场开讲《律海十门》、《菩提道次第论》等律论,得以每日临席闻思,饱餐法乳。法席将终,法师有意日后前往五台山参学,问及五台气候如何?上师智慧深广,含蓄答曰:“去后即知”。       

 

    一九五五年,法师由狮子岭移住独峰寺,不久即前往五台参学。五台山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一向被看作是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法师居五台期间,于海公处一意专修净土,得海公上人默许。法师慎独寡言,白日听经闻教,晚则一句佛号。上师重其德,委以堂主一职。闲暇之余,法师曾作巨幅《五台山全景图》,后为太原市博物馆收藏。另据青岛湛山寺方丈明哲大和尚回忆,法师居山期间曾绘《无量寿》供养海公上人。“一坐千秋,蒲团不破;功行圆满,万劫不堕”。‘无量光,无量寿’非区区南山北海可及,实喻上师法灯常住世间,历劫愈炽。三年愿满,法师礼谢上人后,遂告假回狮子岭。晚年老法师每每谈及海公上人事迹,炯炯双眸总会映出极为敬重之色。   

 

    因与虚云老和尚于上海有一面法缘,法师获悉虚公驻锡于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禅寺,遂于一九五八年底由五台起程转道前往参礼。适时全国各地衲子因仰慕虚老道德禅风,前来朝礼者甚众。法师客居云居山期间,闲时尝为虚老写真,颇得老和尚嘉许。曾言“将来,你能为佛门做些事情”,并欣然赠棕蒲团一领助道。三月后,法师向虚老辞行,虚老以百二高龄,移步山门,以目相送。殷殷法情,令法师毕生感怀。八十年代初,法师着手恢复筹建兜率寺。追思往昔,乃亲自与寺内祖堂正中塑虚公坐像一尊。鸠衣鹤发,须眉如雪,道影庄严至极。又于寺内殿堂抱柱镌刻老和尚所撰楹联一副:“尘外不相关,几阅桑田几沧海;胸中无所得,半是青山半白云”。以寄高山仰止之意。

 

    “是非憎爱事偏多,仔细思量奈我何。宽却肚肠须忍辱。豁开心地任从他。若逢知己须依分,纵遇冤家也共和。若能了此心头事,自然证得六波罗”。法师一生历经坎坷,常于逆境违缘之时,寄意弥勒菩萨造像,并书此偈语自勉。一九六六年五月,法师由狮子岭驱放至老山林场青石岗看守桃园,阅尽人间冷暖。然泰山压顶,法师亦坚忍不动,不背信仰,一意念佛。视凡尘为不实之梦境,悟逆境为累劫之业缘。于心无所取,于心无所著,佛号声声,不绝于耳,继入念佛三昧。

 

    法师独居老山‘青石山房’期间,一边念佛,一边习画。其洞察大千世界之智慧、富含生灵大爱之慈悲、寻求解脱轮回之心曲、超拔空门无碍之自在,总能从其一幅幅不同历史阶段,饱含无穷无尽禅机之书画作品中透露消息。

 

    一九八三年初春,国家恢复宗教政策。法师复回狮子岭,并被公推为兜率寺住持。兜率寺坐落于老山林场狮子峰中,为弥勒菩萨道场。开山者为明末白药禅师。古寺旧制规模弘敞,历代皆有增扩;文革之后,殿阁禅堂,几余瓦砾。法师自接管兜率寺期间,矢志恢复,身董其役,随缘筹划,苦心经营,历二十余年辛劳。迄至于今,先后建成山门、往生堂、天王殿、三圣殿、藏经楼、祖堂、罗汉堂、药师殿、地藏殿、玉佛殿、放生池、五观堂、大慈塔。并陆续翻修了大慈殿、普贤殿、文殊殿。至此,兜率寺形成了丛林风格的建筑格式。空中鸟瞰兜率古刹,黄墙红瓦掩映于万顷绿树丛中,可谓备极庄严。  

 

    法师居山期间,一意恪守祖训:不化缘,不攀缘,不设院墙;奉行“一日不做,一日不食”之丛林规约,并随众力行,座下弟子,遍及宇内。至此,兜率寺宗风不坠,誉满教内外。法师一生严持毗尼,注重实修。对名利、声色、饮食、衣服、赞誉、供养等种种顺情境界,皆毫无希求之意。世间一切悦意盛事,法师皆视作无常有漏之法,并谆谆告诫四众弟子:“名誉及利养,愚人所爱乐;能损害善法,如剑斩人头”。因而他的境界如“风游虚空,秋月映潭”,得大自在。

 

    法师早年参访各地,勤修五悔,遍学三宗,亦重解行并进。常言:“以解导行,以行证解”。他早年参学各处,可谓通宗达教,然平日绝不空谈玄学。见一切缁素,不做寒温语。凡开示人,必劝其皈依念佛,猛厉恳切,不顺庸情。

 

    明代藕益大师曾言:“一切佛语,皆群灵眼目,千圣慧命也。况无上妙法乎?一切读诵受持,皆般若真因,度苦宝筏也”。故法师亦曾手书《金刚经》、《药师经》、《普门品》、《心经》、《五大施经》等多部大乘经典,回向法界有情即现世父母。对于大乘经典中所阐述的“因果轮回”、“诸法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的核心思想,皆有充分的的认识,并根据不同根机的众生,深入浅出的宣讲、解析深奥的佛学哲理。            

          

    法师一生致力于弘扬禅净双修法门,他倡导推广净土宗一代大德徹悟大师、印光大师提出的念佛奥旨“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主张“念佛时,必须字字句句,从心而发、从口而出、从耳而入。一句如是,百千万句亦如是。能如是,则妄念无由而起,心佛自可相契矣。都摄六根,净念相继,继依此修,决无歧误”。      

   

    八十年代末,法师曾于寺内亲手放绘《莲宗十三祖师》道影三套。一应苏州灵岩寺方丈明学大和尚所请;一应台湾某寺之请;一留兜率寺供养。此三套《莲宗十三祖师宝相》,皆以工笔兼写意敷彩放绘,每幅画像皆配有印祖所撰赞偈,法相微妙精细,传神至极,堪称佛苑像库之瑰宝。由此可见,法师于净土法门因缘之深,注情之殷。     

  

    《大方广佛华严经》上云“戒是无上菩提本,佛为一切智慧灯”。法师在其一生的修学实践中,亦特别强调“以戒为师”的佛陀遗教,他反复谆谆告诫四众弟子们,要严持戒律“依戒生定,依定发慧,依慧证果”。他特别赞叹大乘菩萨们救世拔苦,利物济情的牺牲精神,常择时机于四众弟子前,反复宣讲其相关事迹,引导大众效仿。    

 

    【高僧书画】 

                  

    因翰墨之缘,法师与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交谊甚厚,50年代初二人定交后几曾结伴出游写生。“万里我归来,诗稿携满袖;口口阿弥陀,佛光照大地”。即是林老纪游归来后,书赠法师留念的一首诗偈。法师亦曾数度为散翁造像,六十年代末,法师于散翁病中为其写真一帧,散翁观后笑曰:“不需打针吃药了”。七十年代末,其弟杜振峰携画至北京中国佛教协会圆澈法师处,经赵朴老题跋,又转由林老自跋,一画数跋,一时传为艺坛佳话。 法师擅绘佛像,早年造像多受唐吴道子、五代贯休、宋代梁楷、法常,画风严整细腻,稳实平整。佛像双眉细长,耳鼻润扩,比例匀称,丰瘠适中,颇具珠玉圆美之形,亦具《佛像度量经》所载“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特征。法师曾精心摹绘、创作十六尊者数套,皆庞眉大目,朵颐隆鼻,梵相胡貌,形骨静穆,可谓曲尽其态。              

               

    晚岁造像风格简率,法相古拙,晕染清简,笔笔凝重。多绘“西方三圣”、“无量寿佛”、“布袋和尚”、“观音大士”、“雪壁达摩”。或慈悲庄严,或粗犷沉实。神态庄严生动,对之令人当下心净。偶有放笔力作,墨色华滋,施彩姿肆,掺糅渗化,晶莹苍拙,神意焕发,极具天成之趣。可谓“十指参成香色味,一拳打破去来今”。其流动洒脱,凝重沉雄,堪与白龙山人媲美。而古拙真趣似又更胜一筹,是以得之自然,又能通于天地。

 

    法师擅山水,早年遍临宋元诸家。尤于五代贯休、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宋代米氏父子,元代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明代担当,清初石涛用功最甚。五十年代初,法师于兜率寺郭居士处获观黄公望巨幅山水画一帧,日夕临习,始悟大痴笔墨三昧。其于一九五七所拟黄子久《富春山居图》,虽仅四十一岁,然笔墨技巧与艺术修养均已达到颇为纯熟的境界。用笔干净利落,无丝毫纤浮之感;用墨饶富变化,亦不杂乱。或用干笔皴擦;或用披麻湿皴。笔势潇洒秀润,墨色凝重透明。画面峰峦坡石,回旋转辗,云树丛林,苍简萧瑟;村落平坡、亭台渔舟、草木树石穿插迂回,疏密有致;可谓“景随人迁,人随景移”。这简远逸迈的自然景致,真实的体现了法师早年那种超脱、空灵的心境。2012年壬辰之春美术史学泰斗王伯敏教授在看到这件珍品后,欣然题写了引首,并赞“圆霖上人妙得大痴意趣”。成为一段佳话。

 

    中年之后,法师受林散之先生影响,倾慕于黄宾虹先生积墨山水。五六十年代,于散翁处多次获观宾虹老人所作山水手卷与黄师山水画集,悉心揣摹,将写生与临摹融为一体。其山水轮廓或树木房屋乃至人物补景皆以淡墨、浓墨或焦墨勾画定型。线条既有似断又连,积点成线、力透纸背之“屋漏痕”;又有凝重跳跃之“鱼脊背”。层层加墨,层层见笔,各层次见叠置错落,如袈裟纹;设色单纯,多以藤黄、花青、赭石层层敷染,借以突出山水景物的深远空灵与气韵生动;山石林木苍苍茫茫,变化微妙,一派黄氏山水气象,极具禅意,并对时人多不解一代山水宗师之笔墨三昧,扼腕不已。此种敏锐的艺术超前洞察力,即在于汲取先贤的成就,不断的自我超越;继以佛法的内涵,体察到天机情趣。       

    

    法师在总结历代大家用笔的经验上,对宾虹老人倡导用笔“能平、能圆、能方、能留、能重、能变”;用墨“浓、淡、破、积、泼、焦、宿”七法并施的主张,甚为赞叹。对于笔墨法之体悟,法师于其中年所作山水画上亦多作题述:“六法之难,气韵为最,意居笔先,妙在画外,如音栖弦,如烟成霭,天风冷冷,水波潺潺;体物周流,无大无小,读书万卷,庶几心会”。“石涛专用拖泥带水皴,实乃师法古人积墨、破墨之秘。从来墨法之妙,自董北苑、僧巨然开其先,米元章父子继之,至梅道人守而弗失,石涛全在墨法力争上游”。此皆历代前贤画论画品。

 

    晚岁山水,则更趋超绝。画面黑白分明,气象万千。既能浓墨渴笔,精洁不污;又能水墨淋漓,中藏内美。可谓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穷极变化。不但能在浓淡枯湿的渗化中,体现峰峦浑厚、草木华滋的风格;又能将乱头粗服、老苍简约、天光岚影、云烟动荡的气势表现得极为生动活泼。《五台胜境》、《峨眉烟霭》、《普陀春色》、《九华秋声》四大佛国圣地的的庄严胜境,亦是他晚年反复绘写的经典力作。

 

    法师偶作花卉,梅、兰、竹、菊、荷皆信手拈来,俨然若生;元气淋漓,不失清新。其干净利落、变化自如的笔势,配以浓淡干湿、淋漓尽致的墨色,充分发挥了书法修养的天成优势,达到无意为佳而自佳的天成境界。          

       

    纵观法师画作,天机烂漫,灵动洒脱写心印心。其高度的艺术表现力,结合于其数十年的书法功底。法师早年专意弘一大师正楷,其于临习下过极大苦功。凡数十年,矢志不渝,终致点画、结构、笔韵形神兼备,逼肖乱真。及至晚年,亦常于木板之上临习不辍。其书法,晚岁渐从弘体脱胎而出,尤以行草最为得势。用笔方圆兼备,左盘右旋;字形参差呼应,不囿成法。宛若蛩虫蛟龙,执拗遒劲,纵横开张,而又不乏天真之气。    

      

    昔唐人品评书画,曾置“神妙能”三品,之后又列以不拘常法为特征的“逸品”,宋人复提“逸品”于“神品”之上,此种品位排列次第的不经意置换,却深刻地反映了宋代画家对新的审美情趣的追求。“逸格”之特点为“拙规矩于方圆,鄙静妍于彩绘,笔简神具”。即指那种自由奔放、意趣超旷、潇洒自然、不尚陈法的风格。此种风格的倡导流布,对以后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发展影响颇深。

 

    法师晚岁,倾心“逸笔”,删繁就简,大开大阖,纵横涂扫,以一当十,寥寥简笔即能传神写照,把所要表现的物象风度、神韵,勾画得惟妙惟肖。《十六尊者》、《鹿野苑度五比丘》、《灵山法会》、等皆笔简意赅,义理深刻,无丝毫造作之气,直令人心领神会,颔然赞许。可谓于宋代梁楷之后,承袭“逸笔”“禅意”画之又一大家。     

 

    澄览法师画作,方知画如禅理,其旨亦然。禅须悟,非功力使然。故元人论品格,宋人论气韵,品格可学力而致,气韵非妙悟则未能也。由此可知绘画要不执定法,要用心思去参悟气韵生动之妙理,要重视天性的流露,即自性的阐发。   

   

    图物写状,曰:“纸、墨、手、心也,以纸、墨、灵心、妙手而绘山水花卉,则山水花卉矣;转而绘佛像,则佛像矣。谓佛像与山水花卉异,纸、墨、心、手果且有异乎哉?谓山水花卉与佛像同,升沉苦乐果且有同乎哉?以纸墨绘山水花卉,犹云法身流转,名众生也;即以此绘佛像,犹云苦即法身,为实相般若也。以灵心绘山水花卉,犹云菩提,即烦恼也;即以此绘佛像,犹云烦恼即菩提,为观照般若也。以妙手绘山水花卉,犹云涅盘即生死也;即以此绘佛像,犹云结业即解脱,为文字般若也。夫三般若只在一转关间,而纸、墨不转,心不转手不转,谓转三障为三德可,谓即三障是三徳可。六祖所云:‘但转其名,无实性也’。使无纸、墨,无心、手,不可绘佛像,亦岂可绘山水花卉?画佛见佛,即自心所具佛性,乃彻悟此心,三般若无二体。而以同体大悲愿力,护此佛性,令法界众生,因斯起关照,而证实相者也。是知绘佛像有功德感应,便可信自心感应,信自心感应,便可信感应即非感应;非感应则无所不感,无所不应,是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谓感应道交难思议”。此诚佛家论画之三昧也。

 

    圆霖法师,世寿九十有三,梵行六十余载。平生律己谨严,自奉薄约,善以身教,见者莫不动容,法师悲愿如海,毕生以笔墨勤为佛事,六十年隐居山林,行在净土,心折印光大师、弘一律师,一生誓以弘扬净土、救渡众生为己任,萃其心力,专意修持。以书画为禅,见性布道。《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上说:“观世音菩萨现三十二相,救度世间一切苦难”。法师尝云:“修行第一,书画第二,爱好书画,乃是山僧旧习,然能以此弘法利生,非无益也”。       

 

    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圆霖法师的观音菩萨。这句话早已在收藏界广为流传,可见圆霖大师的墨宝是如何受到大家珍爱的。

 

    “既得清闲修定慧,且将翰墨皆因缘”;

    “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责任编辑:范祖甄)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