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圆霖法师的四则传奇故事】转《江南一页》博文  

2012-12-13 19:43:21|  分类: 圆霖法师缅怀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圆霖法师的四则传奇故事】转《江南一页》博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转《江南一页》博文【圆霖法师的四则传奇故事】

古往今来,高僧大德往世,常有许多不可思议之事。南京江北狮子岭兜率寺,就有一位得道高僧——山僧圆霖大法师。有关他的传奇故事多得不可胜数,寺里的每位僧人、每位居士都能列举一大串,但见诸报刊者却寥寥无几,概缘于法师皆不准弟子外传。去年秋天,我慕名拜访圆霖法师,竟义无反顾成了三宝弟子,后听闻了许多为人知的传奇故事。冒大师“多事”之责,将自己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公诸于众,愿更多有缘人能亲近法师,依善知识,精进修行,了脱生死,共登莲台。

法师落难,念佛声中脱离险境

佛历 2487年(公元1943年),日寇大肆踩蹄中华大地,举国上下战火纷纷、生灵涂炭。经历了多年抗战的中国百姓己经筋疲力尽、哀怨声声。

在江苏省宿县西关集,三三两两的人群不时出现在这片几乎被战火烧焦的小城。一天凌晨,还是居士身份的圆霖法师手捧《西方三圣》画像,和另外五人一道外出念佛。走在街上,看到苦难的国人遭受着日本兵的烧杀抢掠,法师慈悲之心不免隐隐作痛。

正走着,忽然迎面过来几个“维持会”的汉奸。圆霖法师等人试图躲开他们,还没等闪到路边,汉奸已经用枪指向了他们。无奈,法师等人只好被这几个汉奸押到日本人的宪兵连。鬼子拿出一串明晃晃的手拷,看了一眼法师,便从法师面前走向那五个人,把他们双手都铐在了背后。法师连同那五个人一道被日本鬼子羁押在一间盛放煤炭的大房间里,鬼子拿着剩余的两只手铐骂骂咧咧地走了。

圆霖法师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铐起来,但转念一想,鬼子不可能就这样算了,还不能高兴的太早。多年来,中国人民的奋起反抗打得鬼子焦头烂额,丧心病狂的日本兵看到陌生的青壮年就疑为是八路军的探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抓起来再审。平时,鬼子抓到人先铸起来,恐吓一番,再严刑拷问。到傍晚,如果没有人来保,鬼子就将抓来的人背铐着手放在大水缸里,缸里盛着水,上面盖着钉有铁钉的盖子。被抓的人只有曲身蹲在水缸内,向上头会碰到钉子,向下就要喝水。第二天早上,鬼子便将这些被抓的人钉在院内的大槐树上,活活地喂给军犬。有时,鬼子怀疑来保的人是八路军的探予,便一同抓起来喂狗,所以有些外地人被拥,当地人都不敢去保。

时间一点点过去,圆霖法师心里不停地打鼓,另外五个人也都面带恐惧。虽然法师没有被铸,但也不能乱动。六个人要么一起站着,要么一块儿蹲着。慢慢等待之中,法师开始称念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现世音菩萨。不知过了多久,法婶慢馒睡着了。冷不丁,旁边的人碰了一下圆霖法师,吉诫他这不是睡觉的地方,但法师醒着就害怕,一念观音菩萨就睡着了,也就不害怕了。念着念着,又睡着了。就这样,一天之内法师睡着了三次。

突然,几个张牙舞爪的日本兵牵着几条大狼狗出现在他们面前。只见一个鬼子用手朝他们一指,那些狼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齐刷刷趴在正蹲着的那五个人的肩上,然后回头来盯着他们的主人,等候进一步的命令,一旦鬼子再用手一指,那群狼狗巍会咬断这五个人的喉咙。圆霖法师由于手没有被铐,鬼子和狼狗来时,他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可能狼狗惧怕身材魁梧的法师,也可能是佛菩萨的加持,法师对面的狼狗一真没有对他发动袭击。法师一面称念规音菩萨,一面发愿:凡被冤抓的人,凡抓错的好人,都能平安回家。呆了一会儿,鬼子狰狞地笑了笑,没有再次伸出那只罪恶血腥的手,领着那群狼狗悻悻地走了。就这样,鬼子一天之内,前后三次带着狼狗恐吓他们六个人取乐,而每次都没有一条狗扑向法师。

那五个人甚感好奇,询问圆霖法师:“狗为什么不扑你?你怎么不被铐?”法师答到:“我在念沸,佛菩萨在保佑我。你们随我一同念佛吧。”然后,法师就带领他们一起称念观世音菩萨,求菩萨保佑平安无事。其中,四个人随着法师一起默念,只有一个人不肯念,在那里骂骂咧咧地说怎么到现在还没人来保他们。这时,两个日本兵走过来,拎起此人便走。 过了一会儿,那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肚子里被灌满冷水, 脚上穿着一只鞋,手里拎着一只鞋,样子极为狼狈。回来后, 赶忙和大家一道称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并说如果有人能出去,一定要带信给他的家人,让家里人也念佛,保佑他能出去。法师觉得念观音菩萨就是还想活着,就是想求菩萨保佑大家平安无事,但此时,天色已晚,依然无人来保,恐怕大难就要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了。于是,法师就让大家一起称念阿弥陀佛,告诫大家即使被喂狗时也不要停止念佛,愿阿弥陀佛能接引大家往生西方净土。

正当大家感到绝望,用念佛来驱赶恐怖的时候,忽听到隔壁有人谈话:“你们西关集有叫杜振山的人吗?他是干什么的?”日本翻译官问道。“有,他是念佛的”。来人回答。 翻译官又问:“除了念佛,他还干什么 ?”那人又答:“放

路灯,就是晚上也点灯念佛。”法师仔细一听,来人正是西关集的集长陈子英,陈子英就住在法师家的隔壁,这次是来向日本兵交粮的。法师忙请陈子英来保,那五个人也随同法师一起被放了出来。临走时,法师将西方三圣画像留给了日

本兵,希望藉此为这些恶人种点善根。鬼子竟仰出大拇指, 冒出一句:“大大的”。

大师落水,三圣佛像滴水未沾

佛历 2498年(公元1954年)夏,雨水频繁,长江震怒,华东地区洪水泛滥,江苏南京及周边地区尤甚。放眼望去, 从南京三牌楼到浦镇一片汪洋,就连江浦县城城门也几近淹没。虽洪荒严重,但圆霖法师还是背起行囊,从狮子岭兜率寺下山,欲到乌江林庄去找林散之老人,请他为自己近期所画的几幅《西万三圣》等佛像题款。

一路走来,天近傍晚才到乌江附近。法师环顾四周,烟波浩森,波浪映着金色的夕阳,反射出万千悠忽不定的金光, 分不出哪里是长江哪里是田野。此时已无一舟一船,法师只好沿高地缓步而行,不知不觉走到一个江岔,仔细一看,岔宽约50米,水流甚急。令人惊喜的是,江岔两边对应长着两棵大树,并且树上有绳索,拴着江岔里的一只大木盆 (旧时江南村妇用来采莲的)。木盆不大不小,看上去恰巧能载一个人过河,想来这是专门用来渡水的。法师心中暗喜, 拉下绳索,坐上木盆准备渡过江岔。谁知,行至两三米远, 木盆突然一倾,法师不幸翻入河中。刹那间,法师没有当感到害怕,没有呼吸,也没有喝到水,只是觉得映入眼帘的全是黄色。法师伸手触摸到了墙一般的堤坝,用力一推,纵身跃出水面,奋力游回了岸边。此时,法师浑身上下己经全部湿透,身上的布口袋也是湿淋淋的。回想刚刚惊险的一幕, 法师不禁有些后怕,落水之处距离波涛滚滚的长江仅有百米之遥。再望茫茫江面,远处的夕阳己经快要落山了。就在此刻,忽听一人喊道:“刚才落水的人是你吗?”法师一惊, 循声望去,只见岸边有一青衣男士正朝自己走来。法师连忙回答:“是啊”。那人又说:“我来帮你渡水吧”。未来等法师反应过来,那人已将木盆重新拖回岸边。闪念间,两人已经到了对岸。法师深憋疑惑,明明木盆只能坐一个人的, 怎么突然能坐两个人了呢?回头再看,除自己孑然站立在岸边外,青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圆霖法师边走边想,不觉来到了当代书圣林散之老人的庄上。书圣开门迎接,看到法师浑身湿透,忙问缘故,法师便将详情说了一遍,书圣听后感叹不已,赶忙打开包裹看佛像是否已经湿透。二老一看,顿时喜出望外。包裹连同包裹里面的东西一应全湿,画有《西方三圣》等佛像的宣纸却丝毫没有沾水,而画像事前并没有做任何防水保护措施。

佛像为什么没有湿水?法师为什么有惊无险?那神秘的青衣人到底是谁?难道这就是佛菩萨画像的感应?这就是护法神对修行人的庇佑?

山僧跌倒,不知不觉祥卧佛前

佛历2542年(公元1998年)仲秋,正逢南京狮子岭兜率寺里盖大殿。秋天的凌晨3时,清爽宣人。寺里的晨钟响起,该是做早课的时候了。山僧圆霖法师醒来,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便在卧榻上靠了一会儿。休息片刻,法师便下床准备上殿,谁知刚一抬步便倒下身来。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圆霖法师渐渐醒来,发觉自己竟躺在外间的佛像前,姿势是吉祥卧。大师深感疑惑:自己的禅房有两间,卧室是内间,佛堂在外间,床和佛像之间隔了一道门,距离也有几米远。自己跌倒时在床边,怎么一下子就卧在佛像前了呢?况且,佛堂很小, 周围全是家具,只有佛像前有一块空地,恰巧能躺下一个人来。自己如果在其它地方跌倒,肯定会碰到桌椅板凳上, 势必会受伤,但自己却毫发无损。

圆霖法师曾给我题写一幅字:“一切唯心,万法唯识”。又题一款:“不二法门”。《心经》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如是《金刚经》上说:”二切诸相即是非相,一切众生即非众生,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由此看来,时间、空间、物质、意识都因妄心而又, 一切无常。山僧圆霖法师跌倒后,透过时间和空间,神秘地祥卧佛前也不难理解了。

佛光普照,相机出现奇特宝光

佛历2548年3月15日(公历2004年5月3日),晨四时许,南京狮子岭兜率寺三圣殿,圆霖法师率四众弟子约五十余人上早课,我用随带的400万象素的码相机拍照时,发现圆霖法师周围有奇特的宝光现象,有人称之为“佛光”。

五一长假,我陪父母和妻子去兜率寺拜佛,住在寺内,早晚随众上殿,有时给大家拍些照片作个留念。九十岁高龄的圆霖法师,无论酷暑严寒、风雪雷电,每天挽上都坚持率众上殿拜四十八愿并给众弟子讲经说法。有天晚上,侍者因特殊原因没在圆霖法师身边,老法师竟然一个人摸黑沿着高低不平的山路从寮房来到三圣殿,把众弟子吓了一跳。这些天,圆霖法师除每天晚上拜愿说法外,白天几乎天天领众做佛事。

农历三月十五日凌晨三点半,我被晨钟唤醒后前往三圣殿做早课,发现圆霖法师没有带僧帽,很是慈祥和庄严,我随即赶回寮房取出了相机。天气己逐渐转暖,今天圆霖法师是第一次没带僧帽。开始拍照时一切正常,我连续拍了几张照片。 突然,相机的液晶显示屏显示出模糊的影像,而且越拍越模糊。后来拍圆霖法师上香时几乎没有拍出图像,好像闪光灯不起作用。再将镜头对准圆霖法师时,圆霖法师已回到法座, 荧光屏上的圆霖法师周围出现一片红光,像被一层神秘的 “佛光”所笼罩。圆霖法师要起来上供了,侍者喊了两声才将圆霖法师从定中唤醒,待再拍照时一切又那么的正常。 定神后我才注意到,大殿内其实根本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而我也一直都是用同样的方式进行拍照,照相机一直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除快门外我没有动过其它任何按钮,闪光灯也一直正常开启着,我的相机根本没有任何故障。

上完早课,我当即叫住在场的各位僧人和居士,将拍到的奇特感光照片用显示屏显示给大家看,发现几位僧人和老居士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说拍到圆霖法师身上有“佛光”已不是第一次。狮子岭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啦!

我不禁想起,不久前,上海的正君到圆霖法师寮房跪求剃度,当时还是居士的正琳要拍照,圆霖法师让其不要拍,正琳还是拍了。过一会儿,我提议拍几张,圆霖法师没反对。 结果正琳拍的前后都能洗出照片来,只有中间这几张洗不出来,而我拍的照片全部都很清晰。

阿弥陀经记载:“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 是故号为阿弥陀。”

佛历二五四八年岁次甲申桂月三宝弟子正运谨撰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