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山僧圆霖法师】转《江南一页》博文  

2012-12-13 19:40:28|  分类: 圆霖法师缅怀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僧圆霖法师】转《江南一页》博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转《江南一页》博文【山僧圆霖法师】

圆霖大师,俗姓杜,名振山,法号山僧,别号大雄山人。一九一五年出生于安徽省宿县韩村集大吴庄。戒腊51年。他是当代中国著名的高僧大德,也是书画界大师级的著名人物。

自幼信佛,福慧初露端倪

圆霖法师祖辈世代信佛,幼承家风,亲近佛门,自幼留下许多传奇故事。出世不久,法师得了一个奇怪的病,滴水不进,高烧不止,几天后,便奄奄一息,不醒人事。乡里名医无可奈何,左邻右舍也讲这小孩已无药可救,不如早早扔进乱坟岗。于是,几个热心人将小孩用稻草捆好,踏上了去乱坟岗的路。行至半路,热心人想抽袋烟,便在路边一棵大柳树下停下来,讲好抽完烟再去扔。这时,一位男士经过这里,看了看小孩,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药瓶里仅剩下蚕豆大的半丸药,男士称之为“宝乐丸”。男士将药丸送到小孩嘴里,不久,小孩啼哭起来,热心人大喜过望,忙将小孩抱回家中。

儿时的圆霖法师还遇到过一件蹊跷的事。一日,法师从河里放牛归来,刚进家门,便看到母亲正在堂屋里和一位巫婆说话。那巫婆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手舞足蹈,不知在念些什么。法师不想打扰她们,便倚门而望,心中默诵着刚刚学会的《心经》。突然,巫婆停下声来,一言不发,惊恐地告诉母亲说后面来了位强人,我不敢再念了。母亲回头一看,见是自己的儿子,便招呼他坐下。谁知,巫婆竟站起身来,拔腿就跑。

圆霖法师自幼聪慧,名闻乡里。五岁读私垫,九岁为邻里书写春联,十三岁便能以自己的书画谋生。当时家境贫寒,买不起纸墨,法师便以竹竿、麻绳自制毛笔,蘸清水在玻璃或瓷片上练字马画。若偶得名家书贴、画谱,更爱不释手,朝观夕赏,刻苦临摹。皖北画家刘启堂、梅雪峰十分欣赏法师的聪明才智,向他仲出橄揽枝,或收其为徒,或邀其加盟书画社。《观音菩萨》、《兰竹梅花》、《山水人物》等,纷纷被当地乡绅名流收藏,颇得出蓝之誉。

而立出家,长存般若之志

而立之年,圆霖法师毅然辞别家乡父老,孤身壮游名山大川,走苏鲁,行皖豫,越川鄂,飘然而至沪上,在上海大南门灵山寺,受了原法师启迪,听讲莲花,顿悟尘缘。佛历2491年(公元1947年),时年32岁,法师奔赴南京江浦县老山狮子岭兜率寺,投名僧体义座下,弃俗求净,披剃出家,遁入空门,一心向佛。扬子江畔,他伴随着晨钟暮鼓,青灯黄卷,念佛诵经,默默修行。在佛祖无上清凉的境界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佛历2498(公元1954年),圆霖法师在江浦县兜率寺求戒,时年39岁。求戒时,每个人都要烧12个戒疤。烧戒疤时,先将一截一截的短香蘸着枣泥,粘在事先做好记号的头皮上。一般情况下,香烧到最后,便烧灼了头皮,疼痛难忍。为防意外,受戒人的两侧要有人保护,搀扶着受戒人的胳膊。受戒时,法鼓齐鸣,梵呗声声。法师定下心来,口中念念不断“本师释迦牟尼佛”。不知过了多久,法师开问:“怎么还不给我烧?”这时,旁边的人告诉他:“已经烧好了”。整个烧制戒疤过程,法师竟浑然不知。

具戒之后,圆霖法师决心进一步潜修,遂请得老和尚应允,携带简单衣物及少许干粮,狮子岭山门外西山上的龙洞为安身之处,坐禅念佛,历时数月。一日,法师正在打坐,忽然一阵异动,法师定心一看,面前来了几条蛇,还有山龟、 黄鼠狼等山林小动物。法师开始讲法,然后给它们授三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不堕地狱;皈依法,不堕饿鬼;皈依僧,不堕傍生。今生发菩提,来世脱掉皮。”听后,这些小动物都一动不动伏在地上,面朝法师。法师连说了三遍皈依,挥了挥手:“你们可以走了”,直到此时,这些小动物们才依依不舍,集体离去。

圆霖法师给动物或昆虫说法说皈依的故事还有很多。佛历2546年(公元2002年)夏,法师在寮房后面的小花园内散步,发现大榆树上突然多了一层厚厚的泥巴,他用指甲一抠,里面全是白蚁,数都数不清。白蚁已将树皮吃空一大片。法师随即开始为它们说法说皈依,让它们尽快离开寺庙。待法师到寮房休息一刻,再回头看时,白蚁已走的干干净净。2001秋,这颗榆树下,还曾埋过一只经圆霖法师皈依过的山龟。埋下几天后,法师想将龟壳取出做个留念,不想整个山龟早就不见了踪影。

精进修行,化度众生无数

圆霖法师年已近九十高龄,耳不聋,眼不花,牙齿无一脱落。出家58年来,天天坐禅诵经,从未间断。直至今日,天天与众上殿,无一日缺课。修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修行。由此而得种种神通妙用,度化了无数众生。人们都称他是乘愿再来的弥勒菩萨。

圆霖法师精通三藏十二部经典,熟读佛学典籍无数。 乍看上去,法师是一位和蔼可亲、记忆超群、思维敏捷的普通老人。但常和法师亲近的人都有一种共识:法师绝不是一般的修行人,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也许和法师缘深吧, 我得以经常亲近老和尚,亲闻法师不可思议的故事实在不少,目睹法师化度众生的事迹更是举不胜数。有些事当时不在意,事后想来着实神妙。

九十高龄的圆霖法师,依然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法师经常和我一起读经文或画集上的题诗,每次看过之后,他都能熟练的背诵下来。一次,法师和我一起观赏一幅古代竹笋画,见画上的颖诗很好,我便请法师也画一幅,把这首诗题上去,法师寥寥数笔,画已画好,然后让我读画册上的题诗。 由于是草书,我竟读不上来,法师笑笑,便将那首诗一气写在了新画上:“出头原可上青天,奇节灵根反不然。珍重一身浑是玉,白云堆里万峰边”。一天闲聊,法师跟我开玩笑:“书无须反复看,过一遍就行了。你看,我的脑子就像你拿来的电脑,看过的经文,我想调出哪一句就能调出哪一句。”这话的确不假,大师在给众人说法时,引经据典,妙语连珠, 只是大家觉得他知识渊博罢了。

圆霖法师同样具有洞察他人内心世界和预知事态发展的能力。法师似乎对每一个来到他面前的人,都了如指掌, 说得大家心服口服。在大法师的眼里,几乎没有秘密可言。 我所有经历的人和事,他似乎都很清楚。每次开示我的话都是那样深深地切入主颧。佛历 2548年(公元2004年)春节过后,正琳刚出家。下午法师打完坐之后,让我裁纸,说待会儿有人来要字画,来不及写,先写好放着。法师连写了几幅字,让我挂在墙上。不久,正琳原单位金城集团里的五位领导来寺里看望师傅和正琳。五人在寮房里向法师请教了半天。吃晚饭的板声响了,来人提出求法师的墨宝。法师笑问来了几个人,那人回答五个。法师用手指了指对面墙上,问我够不够,我数了数,正好五幅。

上过五年医科大学的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昔日,我总把学佛当成是迷信。拜访过圆霖法师,接触过佛法之后,我竟心甘情愿地成了佛门子弟。像我一样,由圆霖大师指引而皈依佛门的人,数以万计。

精诚所至,观音弥勒显圣

《大乘大集地藏十论经》说:“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证,惟依念佛,得度生死。”在远离尘嚣的老山自然风景区狮子岭,有一位真正的老修行。(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人见过真正的观音和弥勒菩萨,但来狮子岭见到过真菩萨的人不在少数,次数也不止一次。)

圆霖法师是位持戒严谨、淡泊名利、慈悲为怀、诲人不倦的大善法师。来兜率寺的僧人都说这是真正修行的道场。寺庙虽不卖门票,但香火旺盛;虽不搞经营,但供养的信众不断;虽不化缘,但有缘人来自四方。法师常说,把老佛爷关在院内卖钱,这不是修行人干的事;寺院经营谋利,包括卖香烛,即便赚钱建庙,也不合佛法;化缘不是乞讨,化缘的目的在于度众生,在于给人种福田,不是以搞钱为目的。有人请来佛像,求法师开光。法师笑言:“佛还要几天给他开光?”

十年文革,圆霖法师被遣老山林场瓦殿分场看护桃园。 花开花落,十一个春秋,法师以树木荒野为伴,不改初志,没有还俗。桃园里的寂寞生活,正是法师诚心念佛的大好时机。法师暗自研习佛学经典,同时不忘练字绘画。桃园里纸墨稀缺,法师便捡来桃枝在黄土地上练习绘画佛菩萨像。佛历2526年(公元1982年),春回大地,法师返回兜率,重整阑若,出任方丈,弘传佛学。

佛历 2530年6月19日(公历1986年),观音菩萨成道日,狮子岭兜率寺弥勒佛大慈殿,十多位僧人和居士正在绕佛。突然,人们惊喜万分,金光闪闪的观世音菩萨在大殿的东侧示现。(可能是修行根基不同)有人看到观音菩萨着白衣,有人看到观音菩萨着青衣。观音大士慈祥的注视着人们, 足足有一分钟之久。观音菩萨示现,极大地鼓舞了人们精诚学佛的信心。至今,弥勒大殿的东墙上还留有法师刻绘的纪念菩萨示现的石碑。

观音显圣还有多次。八十年代末,圆霖法师因急病住进了南京市钟阜医院,院方发出了病危通知书。正在照顾法师的正道法师(圆霖法师的胞妹,现年84岁,出家46年),猛然看到慈祥的观世音菩萨就站在师傅的病床前,观音菩萨足有两米多高。正道法师欣喜地吉诉人们,菩萨来了,法师有救了。果然,当天法师竟走下病床,有说有笑地和医护人员谈论佛法。佛历2542年3月(公元1998年),圆霖法师因白内障手术住进江苏省人民医院中日友好眼科病房,整个手术过程,法师浑然不知疼痛.手术刚过,医院的丁鸿芳居士去看法师,法师一只眼睛上的纱布还没有去掉,便信手为她书写了一幅苏东坡的诗句:“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法师写时,病房里洋溢着清晰的檀香味,人们四处寻觅,但就是不知道香从何来,法师解释说:“有贵人从这里经过”。法师病愈后,为身边的医护人员画了一幅观音像。法师出院后,许多医护人员皈依佛门,成了虔诚的三宝弟子。

佛历 2533 年9月19日(公元1989 年),观音菩萨出家日,数百居士住在寺内,地方太挤,很多人无法安住,正道法师便将自己的床让给了居士,一边念佛一边走到寺院, 欣赏山林美丽的夏日夜景。抬头望去,惊喜地发现白衣观音正站在观音殿的上万,朝着她微笑。和她一道散步的多位修行者也目睹了菩萨的尊容。

佛历2538年(公元1994年)中秋,正道法师在叉路口老山中学附近的茅棚里静修,这里原是圆霖法师文革后的住处。中秋佳节的晚上,正道法师在院内礼敬月光菩萨。茅棚位于半山腰,没有院墙。敬完菩萨,正道法师举目远眺狮子岭,发现整座山连同半十天空,都笼罩在一片红光之中, 那情景实在美妙极了。只见光环的中央,弥勒菩萨身披大红袈裟,笑容可鞠地坐在那里。正道法师连忙进屋,想喊同修一起瞻仰弥勒菩萨的尊容,待她们出来,弥勒菩萨和满山的红光均不见了踪影。

佛历2544年(公元2000年)夏,南京 70多位信众集体朝拜兜率寺,途经半山腰,见到观音菩萨就站在山间的虚空中, 信徒忙跪地顶礼膜拜,欢呼观音菩萨圣号。2002 年秋,众居士发心在兜率寺建造大慈塔,成立了7人领导小组。南京佛宝轩每月组织一次南京的居士上山礼拜,每次都搞一次抽奖活动,一等奖是法师的墨宝。不可思议的是在两年起塔的过程中,这7个人,每人都中过一等奖,而奖品都是当众随即抽取的。2003年,在居士们搬运件塔材料上山的时候,有人用相机拍下了虚空中观音显圣的迹象。2004年秋,南京市湖南路14号,一少女从近30米高的8楼楼顶纵身跳下,将院内轿车顶棚砸烂,但她仅受轻微擦伤。少女跳楼时,途经的三楼,是我的办公室,供奉着山僧圆霖法师敬绘的观音大士圣像。

画坛高僧,威名远播世界

天下名山僧占多,九洲艺术多佛心。(艺术赖佛教而光耀,佛教以艺术而弘扬)历代高僧大德常以翰墨为缘而弘法, 翰墨名家又常以佛心行书作画。清初有过著名的四画僧; 弘仁、髡残、八大山人和石涛。有人戏言,《四僧画集》应改为《五僧画集》了。山僧圆霖法师,不仅是当代高僧大德, 而且是书画界难得一见。大师奇才。和四画僧不同的是, 圆霖法师是真正的修行者。对他来说,修行第一,书画第二。

当代书圣林散之,是圆霖法师的挚友。林老生前常去兜率寺,一住就是十天半月。两人还几度结伴出游,朝山拜佛,写生作画。两位大师在一起切磋技艺,常常是大半天才能找出对方字画中的一处败笔。林老生前感叹字不如圆霖法师写的好,圆霖法师却说画不如林老画的好。实际上,两者的书画都是当之无愧的大师级。林老以书画为主课,兼修佛学, 登仙前超然大书“生天成佛”四字;而圆霖法师则以念佛为主课,爱好书画,以字画厂结善缘、普度众生。

圆霖法师除擅长书法和绘画外,还精通雕塑和金石。法师早年书画用的印章,多出自本人的手。兜率寺大慈殿内的弥勒佛,祖堂内的虚云老和尚和黄和尚、周老和尚塑像,也都是法师亲手制作。雕塑形象逼真,惟妙惟肖,庄严肃穆, 令人叹为观止。寺内每一幢殿堂,都有法师的墨宝,或写柱上,或绘墙上。直到八十八岁高龄,法师还亲自用竹竿拴上毛笔,在新建的庙宇墙上敬绘佛像。法师从不愿出画集,也不愿办画展,更不愿扬名,所作书画皆随缘散去。法师的字画数以万计,但汇编成画集或办个画展却十分困难。2002 年,上海画报出版社的编辑们几上南京,方多设法,将法师写在墙上的五十多幅字画拍摄下来,添上法师早年的笔记和速写,再加上几位居士珍藏的部分作品,才勉强出了一本《三僧圆霖书画集》,该书在日本和东南亚极受欢迎,但它远没有反映出法师高超的艺术造诣和大修行者的风范。

三宝弟子正运于佛历二五四八年仲秋沐手焚香谨记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