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转/《林散之与圆霖法师的佛缘交谊》査亚凝  

2011-09-11 07:21:55|  分类: 圆霖法师缅怀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散之与圆霖法师的佛缘交谊
作者:査亚凝    文章来源:2011年8月5日《江淮时报》    点击数: 12    更新时间:2011-8-14 点击率: 12

  □査亚凝

    林散之先生是我国现代诗书画艺术巨匠,素有“三绝”之誉。先生为和县乌江人,一生潜心艺道,不倦求索,特别是他的 “散体”草书,气势奔放,独步当今,被誉为“草圣”。壮年时,林散之云游三山五岳,领略了江山美景。这期间先生广结墨缘,与各界知名人士均有交往。 1953年,林散之就结识了小他十余岁的圆霖法师,两人心灵相通,一见如故,几曾结伴出游,写生作画,并切磋佛学、书画,由此结下深交。在几十年的交往中彼此留下不少诗文唱和,传为佳话。

 

林散之远游结缘圆霖

 

    圆霖法师俗名杜振山,是南京狮子岭著名画僧。法师生于安徽,亲近佛门,尤喜书画。 30岁只身远游名山大川,颇有所悟,归后即在南京兜率寺出家,修行多年。佛事外潜心绘画,善山水、人物。书学弘一,画宗宾虹,尤擅长人物白描,线条简洁生动。其字已无人间烟火,其画更为炉火纯青。近代释门画家中弘一、曼殊后约有三家:上海画兰竹的若瓢、安徽画山水的懒悟和南京画人物的圆霖。如今南京狮子岭寺内佛像、壁画、匾联都是他亲笔所作,精妙庄严,造诣不凡。

    林散之虽不以居士自称,但佛缘很深。他的母亲吴太夫人一生信佛,虔拜观音。 30岁以后,他外出远游,多数是吃住在寺庙,与佛家有着一定的缘分。在先生的墨缘朋友中,更不乏居土、法师。至于赵朴初在抗战胜利后再度来南京担任中国佛教协会驻会理事长时便结识了林散之,曾在其毗卢寺住所设素斋款待过林老,对其书法成就评价极高。两人多次相聚,品茗谈天,纵论书画诗文,情趣相投。也正是通过林散之,赵朴老结识了安徽同乡中当时并无多少名气的画僧圆霖……

    在《林散之先生书法集》中有一幅自作远游诗:“万里我归来,诗稿携满袖。口口阿弥陀,佛光照大地”。这幅作品是早在林散之1934年3月至11月万里远游归来,历尽艰险,得诗稿200余首,写生画稿800余幅后,园霖法师去看望林老时,林老相赠法师的。“口口阿弥陀,佛光照大地。”只有虔诚敬恭的人生态度,方可修得正果,无论做人从艺,林老都十分认真。他生命到临终,绝书“生天成佛”四个字,可谓“归结”佛家之写照。

 

赵朴老题跋成就一段佳话

 

    文革中,圆霖法师不可避免地遭到了批斗。 1972年冬,他被赶出庙门,在江浦县老山林场看守桃园。出于对林老的思念和崇敬,圆霖法师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夜间偷偷地在煤油灯下为林散之画了一张工笔兼写意的彩色肖像,气韵生动,极为传神。他画好后偷藏起来,只是偶然会自己拿出来看看,作为心灵上的一点慰藉。

    圆霖法师想请赵朴初题跋后再送给林老。他想到了自己的师弟元辙。元辙当年因能善诗文,与赵朴初以诗结缘后,被调到北京赵朴初身边工作。后来,元辙乘出差到南方的机会,看望师兄圆霖,并将此画带回了北京交给了赵朴初。朴老看过画作后觉得传神之至,在题跋之前,他说:“林老是个大家,不能信手乱题,让我把画带回家,想好了再题。 ”一周后,他在画的边款上题道:“其容寂,其颡頯,凄然似秋,暖然似春。 ”后署“巳未仲春赵朴初敬题”。此句出自《庄子·大宗师》,赵朴初引用原句,不仅描绘出了林老的神与情,也赞美了圆霖法师的传神妙笔。

    元辙法师看到赵朴初的题跋后十分高兴,也在画上题了 《林公散之相赞》:“至名难名,无相示相,猗欤散公,丰神独朗。智秉一真,笔驱万象;渊鉴空涵,应缘悉当,三绝蛮声,希音独唱。异域同钦,寰中共仰!信妙蕴之难窥,岂丹青之能状?既返听以忘言,宜寿光兮无量!”此画从北京辗转返回后,圆霖法师次年才让人用白纸托好,并携画专程到南京拜望林老。林老看后欣喜不已,风趣地说:“看了这幅画,有病就不需吃药打针了! ”说后挥笔在画上题了一首四言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苦行岁年,一无所得,幻此色身,归诸乐国,一念因缘,依依选择,老婆心切,光阴日迫,由旬万千,徒劳跋涉。”林老的诗,深沉、洗练,既是对赵朴初、圆霖、元辙法师赞诗的答谢,又是对人生“尘缘”难了的感叹,全诗佛学意味很浓。

    圆霖法师决定专程携弟子成慧前去为画像拍照,以利保存。谁知走到半途下起雨来,圆霖法师吃惊地发现和雨伞夹在一起的画像不见了。弟子成慧赶紧折回头去沿途寻找。好容易寻到画轴安然躺在街边碎石上。二人将画取出检视,画卷居然在丢失的十多分钟里一滴雨水都未沾上,众人不禁大为称奇。林散之先生仙逝后,圆霖法师与弟子成慧等商量后将此画捐献给了采石矶林散之艺术馆,成就了一桩功德。

 

诗画表情相知至深

 

    在林散之和圆霖法师的交往中,林老也常常写诗书字赠与圆霖法师。上世纪80年代初,圆霖法师被推为狮子岭兜率寺住持。由茗山法师撰、林老书写了一副对联:“欣逢法窟传衣钵,喜见狮林拥象王”送给圆霖法师。这副对联林老不是用自己最擅长的草书字体,而是用端庄的楷体,从这副对联的行笔可以看出林老笔存虔敬、态度恭谨,整幅作品气势贯注,神完气足,非大家而不能为也。

    数年后的1989年12月6日,林散之与世长辞。按照老人的遗愿,他和夫人合葬于大江之边的采石矶,实现了他死后皈依佛门又与李白为邻的夙愿。圆霖法师怀念故友,重给林老肖像。画中林老神态安详,形象逼真。上有林老弟子单人耘题跋:“生天成佛,散公所归,一盂水墨,千岫云飞;霖雨其蒙,求者匪希,散之凝之,万古禅机。圆霖上人为散之夫子造像,门人单人耘拜题”。

    2001年圆霖法师又为林散之画了一幅身穿袈裟手持佛珠的德相,此幅画像纯是佛门中人,一眼看去,庄严色相跃然纸上。

    林散之与圆霖法师,一对难觅的方外真友,其中原因,除诗书画缘外,一定还有着普通人难以参悟的佛缘的。

    圆霖为林散之所画的像,后由赵朴初题跋,云辙和林本人也分别题诗相赞。

 

转/《林散之与圆霖法师的佛缘交谊》査亚凝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