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引用】苏州碑刻艺术小记  

2011-01-09 07:36:33|  分类: 文摘卡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东篱《苏州碑刻艺术小记》

 

苏州碑刻艺术小记

中华收藏网  www.sc001.com.cn      时间:2006年08月23日

    苏州碑刻,数量众多,内容丰富,不仅提供人们艺术欣赏,而且在保存和传播文化遗产方面具学术价值。过去的碑刻艺人,大多社会地位低下,所刻作品一般不予署名。据资料载,苏州玄妙观三清殿内《老子像》的摹刻者张允迪,可算是最早有记载的碑刻家了,但关于他的生平至今仍缺查证。诸如明代《停云馆法帖》的摹刻者章藻、《留园丛帖》的摹刻者董汉策等等,都是当时极有名的刻工,遗憾的是记载这类资料缺缺,我们只能从近代的苏州碑刻名家入手,谈谈其间的传承情况。

    清代晚期,苏州民间开始出现碑刻作坊,这一时期称得上高手的当属无锡人钱泳,他精通书法、善于刻帖,作品有《经训堂帖》《学古斋四体书刻》等,广为流传。当时,苏州护龙街(今人民路)上,约有几十家碑帖铺,其中较出名的有“汉贞阁”的唐仁斋,“尊汉阁”的周梅谷等人,他们的碑帖数量很多,直至今天还看到有些碑刻上印有他们的名姓。

    周梅谷在苏州不仅是碑刻高手,还精于制作仿古铜器。1920年,他开设一家“寿石斋”,专营碑帖、印章和仿古铜器等;有二十多人从业,其中不乏能工巧匠。“寿石斋”有位艺徒叫钱荣初,他十六岁师从周梅谷,专工碑刻,技艺较为全面。1926年,他随苏州一批碑刻艺人一起赴宁,承制南京中山陵碑刻工程,此间崭露头角,得到同行们一致推崇,由此成为苏州碑刻业的代表人物。可以这样说,钱荣初在碑刻业的影响,已超出了其师周梅谷。

    从南京返苏以后,钱荣初在友人的帮助下,自立门户开设了一家碑帖印章作坊,取名“贞石斋”(意为“寿之贞石”);“贞石斋”后成为苏州碑刻业著名的一家商号。由于社会动荡不定,此后苏州碑刻业日渐凋敝,同行纷纷歇业改行,至解放前夕,钱荣初也几近衣食无着的困境。

    “合作化”以后,碑刻业得到政府保护和扶持,大部分手工业艺人并入合作联社,钱荣初、黄慰萱等一批碑刻艺人,一方面进行碑刻创作,一方面走街串巷拓制散落于民间的各种碑刻资料,进行分类汇总……时任新华社社长的邓拓先生,十分关心苏州碑刻保护工作,他通过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室,拨专款支持该项工作的进行。通过这一阶段的整理,苏州发现了大批明清时代资本主义萌芽的史料性碑刻,供国内外学术界进行专项研究。后来编入中学历史教材的有关我国资本主义萌芽的文章,就是依据《议定纸坊条例章程碑》和《机匠叫歇碑》来考证的。之后,联社又并入蔡谨士、张寒月、矫毅、王能父等好手,他们相互交流,各取所长,在苏州有相当影响,并且成立了“艺石斋”。

    “艺石斋”在文革期间曾被当作“四旧”停业。直到七十年代初期,苏州工艺系统恢复生产,年近八旬的钱荣初加入“艺石斋”带徒传艺。随着苏州工艺美术对外文化交流的发展,“艺石斋”投入了大量精力,复制和开发碑帖产品,在钱荣初艺师的指导下,一批青年碑刻能手脱颖而出,他们摹刻了《怀素自叙帖》《前后赤壁赋》《吴昌硕石鼓文》《米芾墨迹》等多种碑帖;“艺石斋”拓裱的《枫桥夜泊》诗轴,出口国外很快畅销,苏州碑刻界再次声振海内外。

    老艺人钱荣初的《毛泽东诗词手迹》《郭沫若书毛主席诗词27首》;金鱼林的《王羲之兰亭集序》《寿星图》;时忠德的《米南宫法帖》《万岁通天帖》等,集中代表了这时期苏州碑刻具有较高水平,至今仍广受好评。钱荣初的一幅《毛泽东诗词手迹》(全篇诗词十六首),刻于20×13×2(厘米)的青石片上,并以楷书注文,最小字幅仅4.5毫米,足见精细程度之高。该作品参加1978年全国工艺美术展,深受同行赞誉,叶圣陶先生曾赋诗赞扬曰:

    钱老摹刻神乎技,钢笔柔画龙蛇舞,传真人称珂罗版,君作谁堪与之伍? 

    九十年代后期,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和外贸经营机制的转换,工艺系统不少企业(包括“艺石斋”)经济效益严重滑坡,不少青年工艺师纷纷下海或跳槽,钱荣初老人的高足时忠德,调入“苏州碑刻博物馆”,专事碑帖的整理和研究工作。1991年,应国家文物局之邀,他到台湾台中市自然博物馆复制宋代名碑《天文图》,历时一年。《天文图》碑为苏州现存的“四大宋碑”之一,全碑高8尺,宽3.5尺,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为星象图,记录了宋元丰年间(公元1078-1085)观测到的1440颗周天星群位置,下部为说明文字,共2091字蝇头小楷,刻工细致精密。复制的《天文图》碑,在台湾一时轰动,有媒体称时忠德为“江南碑刻第一刀”。

    作为一门流传千年的传统工艺,苏州碑刻在文字学、书法艺术和印刷史上,都曾占有重要地位,明清以来的苏州碑刻工艺,在中国碑刻史上得到世人瞩目。但随着人类现代科技的进步,文化审美观念的变化,碑刻这种传统手工艺所具有的功能性优势却日益减弱,尤其是当代印刷技术、电脑技术的广泛应用,作为书法、文字的保存与传播手段,碑刻似已很难被人接受,其在文化审美方面的效用,也较难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代如何保护和发展这一传统工艺,已成为苏州文化遗产中急需关注和解决的重要问题。

    对于一门古老的工艺来说,它的保护和发展本身就是一对矛盾。是一成不变地保持原貌,还是走创新之路,这是矛盾的焦点。近几十年来,苏州碑刻界做了许多积极的探索,首先是在观念和题材上的创新,七十年代中期,“艺石斋”就设计开发了《鲁迅先生造像》和《雷锋日记》等碑帖产品,它们打破了过去碑帖着重复古的传统,在题材和内容上更贴近新时代。也有人提议,苏州碑刻应全面保持传统风格,通过整理和研究传统作品来发掘其艺术价值。

    八十年代,苏州成立碑刻博物馆,全面收集保护历代碑刻,并组织专门人员为苏州碑刻业整理出大量实物和文献资料。苏州碑刻艺人在新工具和新材料的运用上也不断改进,刻工刀具由精钢到白钢和硬质合金材料,使刀具的硬度和韧性得到提高;石材也从单一的青石发展到大理石和花岗岩的广泛应用;在绘摹初稿方面,也由过去的朱砂双勾改变为如今的电脑晒图和化学染印技术的综合使用,使碑刻的工效成倍提高。甚至有人在尝试运用激光技术和化学腐蚀技术直接刻碑。将来碑刻也许不需要人工一刀一刀地凿刻,如果真是如此,恐怕会对碑刻的手工艺性产生动摇,这种不用刻的碑刻是否还算作碑刻?

    传统的碑刻从描稿到刻制完成往往需要数月时间,而刻一套丛帖用上几年甚至几十年都十分普遍,这样的速度显然与当代人们的生活节奏不合拍。另外,由于碑刻的适用领域狭小,其市场销量正逐年减少,还由于是手工制作,其生产成本逐年提高,这也是导致“艺石斋”和“苏州碑刻博物馆”经济效益不佳的原因。同时,一些新兴的民间碑刻作坊在生产速度上有明显优势,但其碑刻作品的技术含量与艺术性却明显不足,为了降低成本,他们承制的一些碑林甚至有粗制滥造之嫌,这对苏州碑刻工艺的声誉已造成损害。

    尽管如此,苏州碑刻来源于民间,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内涵,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它遭遇的困境如其它艺术门类一样,越是历史久远,就越难以融合于当今时代,也正因如此,它才越具有独特性,也更有被保护和继承的必要。

    对于任何一种传统工艺,采取一成不变的绝对保护,使之游离与当今社会,或者任意使用现代技术,把它篡改得面目全非,都是不可取的。只有在保护的前提下继承,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和发展才是传统工艺的必由之路。从苏州碑刻工艺的发展现状来看,有人欣喜地发现,今天的苏州碑刻业依然充满希望,一方面,一些国字号碑刻企业正在改制,把他们集中起来,发挥其技艺和资金的优势,以更好适应市场和传承传统特色;另一方面,一些民间碑刻作坊,也开始注重自己的品牌和声誉了,一大批民间艺人脱颖而出,已成为苏州碑刻工艺的新生力量。

    另外,苏州在发展旅游、文化兴市态势推动下,一批古典园林、文化景观得到修缮和兴建,传统工艺美术在海外的广泛传播,也为碑刻市场开拓了广阔的前景,碑刻艺术的文化价值,越来越受到海内外人士的关注。可以相信,古老的苏州碑刻工艺,困境与希望并存,将与发展中的苏州古城一起,在新世纪焕发更加灿烂的文化风采。

来源:《苏州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