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龙绂瑞【萍香榭诗存】手稿本》  

2010-10-22 20:21:50|  分类: 艺术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绂瑞【萍香榭诗存】手稿本》

《龙绂瑞【萍香榭诗存】手稿本》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图(1)【萍香榭诗存】首页

《龙绂瑞【萍香榭诗存】手稿本》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图(2)【萍香榭诗存】第二页。

《龙绂瑞【萍香榭诗存】手稿本》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图(3)【萍香榭诗存】《漫成十首》之四、之五。

该《【萍香榭诗存】手稿本》共有5枚印章,分别在图(1)和(2)中。

图(1)中首行自上而下有3枚印章。第1枚为:希静廬。第2枚为:無相居士。第3枚为:聊以自娱

图(2)中第3行自上而下有2枚印章。第1枚为:希静。第2枚为:龍紱瑞印

《【萍香榭诗存】手稿本》的序言如次:(标点均为笔者所加)

余少时读诗,颇喜温李,刻意规彷,仍不能得其貌似,遂不复作已四十年矣!戊寅,避地泸溪,荒城枯寂,独居寡欢,忧乱伤离,间以吟詠自遣!己卯八月,迁居贵阳花溪,山水清佳,足供游眺,所作遂夥,并少时所作,録成一帙,聊以自怡。余近作诗,有如六十阿婆忽装新妇,思之未免令人失笑。西园旧居,书室面临方塘,曾挽周笠樵舍人题额曰:萍香榭。每於夕阳西下,垂柳被岸,凭栏看:麓山晚霞,风景绝佳。今则方池已平,门庭非故,仍留旧额,用志不忘。

               希静老人自识      时年六十有七

有关办学校一事主要记载在《漫成十首·之四》,其诗如下:

壮年豪气薄云天,兴学谈兵志意坚。欲挽狂澜於既倒,愿随祖逖著先鞭。癸卯以后,内忧外患,清庭已无可为。欲东渡学陆军未果,私意教育为改革根本,与谭君组庵、胡君子靖创办明德、经正两校。又设立湖南第一女学校,为全国先声。时与革命诸君子往还,故章行严题第一女校史料带有西园老屋会盟地语。

有关营救黄兴一事主要记载在《漫成十首·之五》,其诗如下:

华兴革命始湘垣,复壁留宾旧迹存。叹息黄谭均宿草,事如春梦了无痕。用东坡句。癸卯,黄克强先生主讲明德,组织华兴公司,阴谋於十月西后万寿节日革命,事发,匿余家数日,始东渡。时维护奔走者为:张筱浦、俞寿丞、谭组庵、张浦泉、周道腴、胡子靖诸君。

龙绂瑞简介:

龙绂瑞(1874年-1952年),字萸溪,晚号希静,因排行第八,故人称之八先生,湖南攸县人。龙湛霖之子。华兴会成员之一。湖南图书馆主要创设人之一。 龙绂瑞从学于欧阳中鹄、沈业祉。1903年春捐助胡元倓,创明德中学,任监督,旋又办经正学堂。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时任候选知县的龙绂瑞和留日学生俞蕃同、胡子靖、许直等集资创办湖南第一女学堂。龙绂瑞对华兴会及黄兴等多所赞助,曾主持长沙府中学校。先后任四川洋务总办、湖南交通司司长、湖南官产处处长。抗战期间,流寓湘西。抗战胜利后,为湖南和平解放作过贡献。建国后任湖南文史馆员。病逝于长沙                                                                                                                                             

                                               《龙绂瑞【萍香榭诗存】手稿本》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龙绂瑞和夫人1946年秋在长沙的合影。

龙绂瑞与谭嗣同

龙绂瑞与谭嗣同都师从欧阳中鹄,因此他们又是同学,来往非常密切。戊戌政变发生后,谭嗣同不幸遇难,龙绂瑞深感悲痛。谭嗣同灵柩运回故乡浏阳后,其父谭继洵不敢办丧事,这时欧阳中鹄与龙绂瑞邀约了几位谭嗣同生前挚友,请来僧人念经,做了七天道场,以寄托对烈士和挚友的哀思。

章士钊记忆中的黄兴与龙绂瑞

会后,吾返沪,长沙经始一切,克强独任之。已在明德学校充教员,别设华兴会机关,联络会党,乘隙起事。事后,据龙萸溪笔记,得其崖略如下: 华兴公司,赁屋于南门外为之,表面标榜兴办实业,里面直是革命组织。无何,外间指目克强为革命党,谣言稍起。九月二十五日,余(按此龙萸溪自称)在家中燕客,克强与焉,扬扬如平时。唯笑谓余:“有相士谓我,将有缧绁之灾。”余曰:“此无稽谰言,公何信之?”时克强寓紫东园,忽报寓所有士兵搜检,里弄遮阻,人不得出入。寻知会党首领马福益之部下失风,于醴陵车站被逮,词连黄堇午老师,即克强也。余亟引克强入西园密室暂避,而外察形势。时学务处总办张鹤龄、兵备处总办俞明颐,皆素交,且通达时务,无意兴大狱,事硝缓。是夜,克强以布置革命实况见告,党众约二万余人,教员学生居多,惟无一语及新军。此或克强不欲激动俞寿丞,俾便相助,亦未可料。综计克强所语要点,归宿于十月十日那拉后万寿节,百官赴皇殿庆祝日寸,一举轰之,从而四方响应,庶几成事。今事已破坏,无取渎叙,现同志被获者不知几何人,如事态扩大,为首者该当到官,何忍独生云云。胡子靖、谭组安均在座,闻此言,则共劝慰毋躁,以图善后。克强又言,有一藏置秘件之小箱,存西长街长沙中学室内,不可放佚。翌日,余假托谒客,衣冠出门,迳往该中学携归,就中册籍名纸,悉数焚毁,不留痕迹。克强因取自用水晶小印章赠余,己则读书自遣,饮噉如故,如是者三日。寻为圣公会牧师黄吉亭及湖北曹亚伯掩护出乡赴沪。久之,湘抚端方谓余:“足下胡乃放走黄兴?”张小浦从旁答曰:“龙萸溪不能卖友。”亦遂释然。

中国通史 第十一卷 近代前编·下册·第二节· 创立华兴会·龙绂瑞

这个起义计划不幸临期泄漏,马福益手下的人被清地方当局所捕,供出 了起义计划和首领“长沙黄厪午老师”。于是长沙府、县衙门开始在省城搜 捕革命党,特别要捉拿黄兴归案。事态急转直下。九月十六日(10 月 24 日), 黄兴于差役来捕时乘间避往开明绅士、明德学堂校董龙绂瑞家,后又转移到 圣公会牧师黄吉亭处,至十八日(26 日)化装成海关员司,潜出长沙,逃往 上海。

关于【萍香榭诗存】

据网上报道:“【龙萸溪先生遗书一册全】·(1952年线装100部)·武溪杂忆录28页·萍香榭诗存34页共62页·宣纸线装·”。不知与此《【萍香榭诗存】手稿本》有何异同?因未见其书不便议。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