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圆霖禅境/作者*吴为山/转载  

2010-06-14 08:07:32|  分类: 圆霖法师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圆霖禅境/作者*吴为山/转载

圆霖禅境/作者*吴为山/转载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高以俭先生嘱余为将出版的《圆霖法师书画作品精选》作序,且极力推荐几位崇敬圆霖法师的居士收藏家,介绍他们为弘扬圆霖艺术所作的努力。我为之动情。遂欣然应允。此事将我的回忆拉到十八年前。
我与圆霖法师的认识源于1992年林散之艺术馆在江浦求雨山开馆。我从一本书上看到园霖法师为林散之先生所作的肖像,并有赵朴老之题款。散之先生曾出任过江浦县副县长,常常至狮子岭与园霖法师切磋书画心得。在圆霖大师给林散之画的像上,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题诗曰“其容寂,其颡炯,凄然而似秋,媛然似春”。园霖法师曾多次画过林老,以此幅最为著名。我亦曾十二次为林老造像,每每遥想其神韵而以泥塑之。圆霖法师画林老,我塑林老,我们找到了共同之处,故而也产生了想拜见园霖法师的意愿。
江浦兜率寺深藏于狮子岭腹地丛山密林之中,小小山路,幽远而深僻,需步行方可达于山顶。同行者有人问道:为何不开出一条山路来,据说圆霖法师言称:想来者自会来耳。不求闻达,但求清修。法师能扫除诸相,破一切执,真正令人油然升起敬意。
入得庙中,古朴简约,一派山林之气,庙宇大殿,俨然巍峨端庄,这一切都是法师自己规划图纸,自行领导修建的,自八二年法师被推选为兜率寺住持以后,便全力投入寺庙的修葺复建。寺中一应楹联壁画皆为法师山居期间所自创。自画佛像壁画,自塑弥勒佛像,自书楹联匾额,莫不精妙。并且终日于自己那名为丈室内,实则是极为普通的小平房中,画画写字,随缘送人。近代弘一法师就以书法接引大众,他说:“夫耽书术,增长放逸,佛所深诫。然研习之者能尽其美,以是书写佛典,流传于世。令诸众生欢喜受持,自利利他,同趣佛道,非无益也。”所以说,从事佛教书画也是圆霖法师自我修行和与大众结缘的方便法门。
法师的山水画作意趣高古、虚静空灵。皴擦点染之际,老辣苍浑,有黄宾虹新安画派之神髓。墙上的壁画是法师用棉花捆扎在棍子上画成的,线条凝重而古拙,又不容精描细画,所以灵动率意,一任自然,人物画中以其所绘观音菩萨像成就最高,世论与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并美。观音像皆厚润圆融,似有玉色,开相皆面目和善,庄严慈悲,绝无半点脂粉世俗之气,法师参悟人生、心无挂碍、虔心礼佛的宗教情怀跃然于纸面之上、氤氲于笔墨之间。他的书法直取李叔同笔意,一手精醇的弘一体。又与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时相切磋,故能自成面貌,我更喜爱法师的自由体,纵横跌宕之际更显风骨。大师的阿弥陀佛像造型浑朴自在,十分可亲,毫无半点做作和矫饰。真是如实地塑出了自在的佛性。
我后来又多次入山拜见法师,我在南京大学开设的宗教艺术课,强调理论研究与实地考察相结合。我曾带领宗教艺术课的硕博士去听法师讲佛学与艺术,法师谆谆叮咛这些年轻学子,喜欢画画的要多画画佛,切不可乱画,念佛成佛,念鬼成鬼。
有一次应一位很有身份的生意人的请求,我约同了江浦县的领导和圆霖法师的弟弟,一同上山参访,到得山上,善男信女们早已排成长长的队伍等着法师接见开示,法师的弟弟担心我们久侯,便上前与圆霖法师说来了县领导和重要人物,但得到的回复是:来的都是施主,众生平等,一视同仁,都请依次排队吧。后来这位老总有俗务在身,等不及便走了。我很替他惋惜,感叹其与佛无缘,不过《法华经》上说:当年,世尊在世时,有一位老人,要求跟佛出家。大阿罗汉观察老人在五百世当中,都没有种善因,不能出家。可世尊同意了,告诉弟子们,这位老人在无量劫之前,曾经是个樵夫,在山上砍柴,遇到一只老虎要吃他,他在惊恐害怕之下,爬到一棵大树上,随口叫了一声“南无佛”啊!一声“南无佛”所种的因,在无量劫后,遇佛而缘熟,终得剃度出家。我想此次他虽未得见圆霖法师,只结了个浅缘,但有发此心来参访,就种下善因,期待来缘吧!
我还曾经携我的妻子去拜见老法师,圆霖老见我夫人慈眉善目,很是高兴,询问后得知她是幼儿园园长,从事幼儿教育的,便说这是积德行善的事情,随即为我夫人画了一幅观音,又取出一幅对联相赠:光明晃耀如星月,智慧境界等虚空。它们至今一直悬挂于我家中的客厅内。
还有一次,是我陪同著名华人雕刻家、法国巴黎大学教授熊秉明先生,熊先生亦八十岁高龄,为大数学家熊庆来之子,早年负笈留法,学养深厚,雕刻、绘画、书法、诗歌皆通,理论和实践并举。圆霖法师仔细打量熊先生说,你是位很善的人,熊先生天真地笑了,二人可谓一见如故,深觉有缘。圆霖法师当即为熊先生画了一副寿者像,神似秉明先生。熊先生也当场画了一张圆霖法师的焦墨速写像。我也助兴画了一张,记录了熊先生拜访圆霖法师的情形。现在,熊先生早于2003年驾鹤西去,逝于巴黎。圆霖法师也于不久前安详示寂,怀想当时以艺会友的殊胜因缘,历历宛在,如今艺界、教界皆痛失巨擘之材,怎不令人唏嘘感叹!
我与圆霖法师的交往还有一件颇有意味的小事。一次,法师为我题字,将我名字中“为山”的“为”字题成了“沩”,旁观之好事者直呼写错了,多加了“氵”,法师从容笑道:有山有水才转得起来。众人释然。我却觉得这是法师给我更为深层的点化。唐百丈怀海禅师有诗云:“放出沩山水牯牛,无人坚执牛鼻头、绿杨芳草春风岸,高卧横眠得自由。”我名为山,与沩山禅师同音,又属牛,正合了“沩山牛”的公案。圆霖法师一定是借题字相赠、书画结缘的时机告诫我要从自心中打开牛鼻绳,放出水牯牛,挣脱一切束缚,明见心灵活泼本性,通脱无碍、自由自在。最终于人生、于艺术上皆达到“高卧横眠得自由”的境地,心性自然合道,万象一如。
后来,应法师的众僧俗弟子的请求,通过继平先生转达了希望我能为法师塑像的愿望。由于我为林老塑过像,所以,对这个提议,圆霖法师也颇为称意,赞赏有加。热心的信众们早早约好了时间。不巧,那天我陡发高烧,非常不适,但我想这是与佛家的约定,万万不可更改,便如期赶至。记得那天天气极为寒冷,考虑到法师的身体,也有人提议作罢,见我诚心履约,法师也不顾善意的阻扰,执意出来见我。我们便在他丈室的后面,一个充满野趣的小园子里坐定,几竿疏竹,一方小塘,随意几盆佛手,黄绿交映,煞是喜人。法师就这样静静地端坐在那里,宛若一座洪钟,周身透发出威仪和庄严,庄严之中有蕴蓄着无限的慈悲和祥和。我迅速投入创作,我的十几个研究生弟子在一旁围观。不一会儿,一尊为圆霖法师塑就的雕像就完成了,在众人的感慨、赞叹声中,我大汗淋漓,几尽虚脱,后随即被人架下山去。这尊像如今一直伴随在我身边,虽然很多人或诚心或贪心,向我索要,但我从未将之铸成青铜或翻件,因为我觉得圆霖法师这尊像只可有一尊,有此唯一的一尊。
回顾二十多年来,也去过很多寺庙,大多金碧辉煌,独兜率寺保持清净本色,为高僧修行胜地。近年来一直香火旺盛,兜率寺的香客也具有朴素虔诚的特点,大家皆随意供养,一切随缘。圆霖法师自入山以来,二十多年来如一日,以艺术自我修行和传道,并以这种方式影响别人,影响众弟子,我想这种影响在将来也会一直传播下去。
艺术可以传世。美术史和佛教史上留下了许多艺术家以及佛教与艺术的经典之作。有名的、无名的……渗透着佛教精神的艺术是美与善的结合。为何圆霖的书画众人皆奉为至宝,乃在于它的主体充满了佛性,温润的佛性,博爱的佛性。也充满了对一切事物提炼、概括与升华的智性。这是至高的禅境。佛性与智性的交融使得圆霖的书画将在历史上放射出恒久的光辉。
二0一0年五月二十八日于中国雕塑院 
 

 

请点击以下网址阅读与欣赏

http://www.minzumeishu.com/rcjh/article.php?articleid=143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