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转///浅浅佛缘,淡淡佛心  

2009-10-05 16:51:05|  分类: 圆霖法师缅怀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浅佛缘,淡淡佛心//桀傲的BLOG//新浪

满怀一种久仰的敬幕和向往,前几天在南京,有幸来到位于狮子岭的兜率寺,拜谒心仪已久的园霖老法师墓冢,还有山峦环抱的那座与历史同样悠远的古刹。

长江的水静静地流淌着,长江的南面是繁华的都市,北面则是连绵百里的群山,在群山的深处,兜率寺安静而神秘座在其中。已故的圆霖老法师在这里修行百年,更像一个个永远解不完的迷团,吸引着无数的目光,还有思想。

走过江浦,向前走向那如海一样深的青山,远远的,看见兜率寺安详地盘坐在群山坳间,一条弯曲而坡缓的山路上寂静悠远。拾阶而上,兜率寺在我眼前逐渐放大清晰,飞檐流柱,红顶黄壁,金碧辉煌。默念着粗若象腿的柱子上的佛语,我竟莫名的难过。一步,一步,我迈过了佛的门坎儿——那份清凉,那片净土,那方安宁,已落户在我灵魂深处,香火缭绕和木鱼声声中,我虔诚地,我伏地膜拜,此时,只有我和佛在窃窃心语,万物皆空。

佛,在我头顶柔笑。唇轻启,目微闭,或拈指,或合掌,垂眉低目中有万种谦和——红尘是非,无可纠缠,唯座下莲花台作答。佛说,心无杂念自清净,心清必自轻。我说,我佛,我心如莲。

没去看寺院的历史和曾经的沧桑,没去和寺院合个影照个像。我来只想膜拜我心中的佛,听听木鱼声声响,看看香火袅袅飘,我的心便自清自净了。

顺阶而上,我数着,一阶一阶,如果我能看见前世,我知道自己定是个高僧。

也许是已经是中午,身边的香客都已经出去了,旷大的寺院里只有我独自点燃香火,飘渺的烟雾和我的祈祷渐与白云蓝天相接了……

 

4

我静坐在祖师殿的台阶上,恍惚中好像什么时候已经像这样走过了这里,又分明从没有。

总有这样的感觉,在生活的某一个瞬间、某一个场景、甚至于某一个动作、某一个人对于我来说仿佛已经经历过是那样的熟悉,似曾相识。然而又是很清醒的明白从没有重复,但是那种感觉却是那样的真实,时常带给我一种错觉!

正犹自疑惑间,对面走过来一位僧人吸引了我的注意,年轻的棱角分明的脸,黝黑的皮肤,裹一袭藏黄色的宽大僧袍、一双云鞋、举步之间挣脱袍子的遮掩跑出来,一尘不染。这样的装束在日新月异瞬息万变的都市里并不足为奇。但在这深山古刹之中却有着脱俗的感觉。

聚焦我目光的还有他胸前的那串佛珠,颗颗圆润,木色均匀亮泽,看到的时候鼻尖仿佛飘过檀木的香气,那沁人心脾的香闻过就会令人久久难忘!他把佛珠长长的垂在胸前,一只手轻轻的捻动,让我想起那些终日诵经、古佛清灯度一生的大师,尘世点点就在那拇指轻轻的拨动间顿悟,平和宁静、不为世俗所扰,心中肃然起敬。

未曾想快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僧人停步叫住了我:“施主是从何而来,还没有吃饭吧,请寺院后面斋堂用餐”。

我看了一眼、一愣神哑然失笑。现在是中午,又在深山,真的要随缘了。

就在转身时,看到寺院的门前一位虔诚的女子,正在一步步跪着拾级而上,那举足叩拜之间的执着与赤诚里又蕴涵了多少美好的愿望。那情景在此刻看来,虽已过去许久但那份感动却在心中久久盘桓不去。

 

5

俗世中的我们又能有几人能够看透这一切并不为之所扰呢?

穿梭于都市繁华里的我们都为自己量身打造了一副盔甲,隔开了伤害的同时也远离了真情。所谓的真情就是我们不怕受伤时盔甲下的撞击擦出的火花,你撞我一下、我撞你一下,直到彼此相融。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情感依然要承受世俗的无情变迁,有时我们明明相爱却不得不分开。因为纷乱的都市、太多的诱惑给真情加上了无数的砝码,有太多的选择让我们左右摇摆,让每一段爱都变得艰难。

还在沉思间,僧人合掌邀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跟随他进入寺院的后院,但是之前虔诚拜佛的女子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我向着她拜山的方向合掌低颌,心中默默祝福。有时候真情就在我们身旁,只是我们一直在追逐、奔跑……

如果平淡生活中的我们也拥有佛的广博慈悲,心怀一颗平常心、懂得珍惜,懂得设身处地的谅解,处变不惊,不为那些纷至沓来的诱惑所动摇,那么幸福就会在我们身边环绕。像这样在城市的繁华深处,何妨让我们双手合什,为自己、为朋友、为家人祝福,让真情在快要风化的心的原野上流淌出一条小河,河岸上撒满爱的种子,在年轮深处、郁郁青青滋惠我们的一生。

有时候我会想,也许与生俱来,我心中就有尊莲花台。丰润的莲瓣尖尖向上,层叠交错,密匝而有绪,紧紧凑凑,团团圆圆,形成了一个圣洁的台蒲。莲台上,或坐或卧着面容祥和、安宁恬静、微带浅笑的佛。这淡淡的一笑啊,笑破了尘世间的千百愁绪,万般欲念。

浅笑间,我心中的那片尘埃呀,忽悠悠地就飞了,飞得好远好远,飞出了我的躯体,还我纯净如水的本色,一如那破泥浆而出的莲,在透彻的水中展放自己独特的清亮、剔透和洁净。于是,莲和莲台上的那抹浅笑一同熨过我的灵魂,让我平实而舒展的心灵越发清爽……

 

6

登上寺后院的宝塔,远眺群山青翠,旁观兜率古寺,一切都是世外奇景。咋一回头,惊见一墓坐落于翠柏之中,圆形墓顶之上芳草萋萋,光秃秃的一片场地竟无与墓相伴之物,足见凄清孤寂。墓前立有石碑上刻“圆公之墓”。

圆霖大师安静地长眠在这狮子山上,夜夜听着兜率寺里传来的木鱼声声,狮子山的风声飘飘。他像一个旁观者,但他不是。他依然是这片大地的主人,是山的密友,是树的知音,是水的亲人。此山,此树,此水,皆因曾有他而富有了灵气,仿佛得到了悠然的真传。

走出寺院,伫立在山巅远眺,山恋延绵,天地混沌连成一片,风儿心间瞬间豁然开朗。悟道方知天命,修行务取真经,一生一灭一枯荣,皆有因缘注定。有泪涌出的时候才恍然发现,命运早已写好了结局,只等我们去经过。

高山流水相知如镜又如何?钟子期的英年早逝,也只是留给了俞伯牙人生无尽的遗憾与伤感,孤独与凄楚……

喧嚣尘世,滚滚红尘,高歌一曲,长笑而过……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