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爲齋閑話

茅檐常掃净無苔.花木成蹊手自栽.一水護田将绿繞.两山排闥送青來

 
 
 

日志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2009-04-29 07:06:26|  分类: 圆霖法师缅怀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

康育义

2006年11月5日随地球科学系老同事作南京一日游,在参观南京奥体中心后,旅行车径直过南京长江三桥向江浦老山挺进,大约半小时,在狮子岭兜率寺山门外停下,这便是声名在外却很难寻觅真址的兜率寺了。

兜率寺山门取悬山牌坊型制构筑,用钢筋水泥浇铸构成,高约12米,宽约15米,有三道门。中门正中上方是江渭清题写的寺名“狮子岭兜率寺”,两侧石柱有楹联一副,无落款。上联:“狮吼震雷音,远播尘寰,闻声顿醒千生梦;”下联:“慈容开笑口,普滋含识,靓面全消旷劫愁。”这幅楹联气魄大,佛心慈,禅静涵,充分体现佛家的“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境界,令人震撼。我从楹联类似弘一法师字体中,隐隐感到兜率寺里有高人,也冥冥感到十几年前想要寻找的那个“山僧”可能就在寺内。

那是1989年5月我在南大图书馆装裱部看到一幅落款“山僧”写的字,字体与众不同,不愠不火,不剑拔弩张,温柔而带有三分禅静,绵里藏针,充满智慧之神采。这种字明显是来源于李叔同弘一法师体。我问裱画同仁这字是谁写的?山僧是谁?住在什么地方?回答很让我失望,说不知道,听说是浦镇一个和尚写的。由于忙于教学科研工作,加上我不写字,此事也就淡忘了,直到这次见到熟悉的弘一法师字体,才又唤起寻找“山僧”的愿望与冲动。我让老伴站在山门前做参照拍下山门这幅楹联,然后拉着她径直向兜率寺走去。

兜率寺隐藏在狮子岭深处,距离山门有4里路,沿途树高林深,虽已深秋,但树叶仍然翠绿,偶尔见到初黄的乔木夹杂于绿色丛林之中,显得耀眼夺目。山路弯弯,清新空气,一幅幅天然图画般的美景,竟留不住我的脚步,我端起相机,拍下这难忘的幽深静谧的狮子岭佳境,继续向山里赶路。急走25分钟来到兜率寺,我无心观览寺宇,一心一意向后山僧房走去,连连打听“长老师父”住所,我在一排陈旧不堪的平房东头门口驻足,稍作平静,整理衣襟后,轻轻三叩门。稍候,便有一小僧半开房门,问:施主何事?答:我是慕名拜会师父的,请问师父午休了吗?小僧说:还没有,请进吧。说着把门打开,我和夫人随后进屋。山僧住的房间分里外两间,中间并没有门相隔,窗小,屋内光线很差,房外大晴天,房内却昏暗,一支40瓦日光灯勉强照见师父读书写字作画的书桌。

师父身体魁梧,长方脸,头戴深色帽,身着灰色长衫,虽已91岁高龄,但天庭饱满,脸色红润,神彩奕奕,双眼炯炯有神。对我的冒然到来,打量了一会,才伸出手示意“请”。面对这位仰望已久的长者高人,我合十欠身说:“我是从城里专程来拜访您的,久仰师父大名和您的书法!”山僧长老抬高右手说:“我的手受伤了,不能写字。”我说:“我不是来要字的,是慕名来拜访你的。”我拿出名片给长老以作自我介绍,补充说:“十几年前我在学校图书馆装裱部看到你的一张字,觉得你的字源于李叔同先生,在禅静中充盈着智慧之神采,当时就有想办法找到你的愿望,但却不知道你住在何方。今天随同事秋游,看到山门楹联出现你的书体,我便意识到你一定在寺内,决心一定要找到你,拜访你。” 山僧长老细看我的名片后问:“你也喜欢书画?”答:“是的。我喜欢画画,画的是山水。”问:“你能不能当场画一张送给我们寺呢?”答:“可以!”山僧长老立即拿一张宣纸请我画画。画什么?匆促会晤时间有限,不可能画山水,略微思索决定以山僧长老为主题画老松相赠。立意与构思确定后,随手起笔,10分钟后一幅35x68厘米盘龙老松展现在白纸上。山僧知道我还要用颜色淡染,便拿出电吹风给我,哈哈,真是工具齐全!山僧对书画配合的默契,令我打消了原有的距离感,彼此的情感一下子拉近。我用电吹风吹干画面后,再用赭石涂写松干松鳞,以花青染松针,立即完成。我请山僧长老题写画名,算是我们的首次见面合作。长老愉快答应了。他问:“写什么?”答:“盘龙松。”他右手受伤,便用左手慢慢的写出“盘龙松 九一山僧书”八个左笔字,围观众人鼓掌以示祝贺。山僧长老又拿出一盒印章交给我选,盖完“圆霖”(山僧长老法名)印章后,我又在空白处题一段跋:“丙戍晚秋游兜率寺即兴写松,师父题字合作,乃一幸事。戴云山人记。”写罢,我们又在一起共同欣赏盘龙松,切磋交流。我没点明画意,不过从山僧长老高兴劲头,我感觉他已经意会到我画的盘龙松正是他的化身!看得出山僧长老异常兴奋。他又让徒弟们拿出两本个人书画集给我看,人物、山水、花鸟、书法都有,展现山僧全面而深厚的中国书画功底。他翻开一幅妇女半身像,就是他画的母亲像,向我滔滔不绝讲述自己母亲的故事,可以看出他深爱自己的母亲,为母亲画像,几十年前的往事了,每讲到深沉处还出现哽噎之声,令我感动万分!

此时已是下午1点45分,距离规定2点集合时间只有一刻钟了,我只好不礼貌地中断交谈,匆匆告别。山僧长老要送我下山,被再三婉言谢绝,最后还是送出房门外,依依惜别。我用相机拍下苔丽夫人扶着长老在门口送别的瞬间。

告辞山僧长老,我们跑步走出寺院,雇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向山外迅跑,到山门外停车场已是2点零4分,同事们早已坐在车上等候我们多时,我既兴奋又带歉意。

旅行车颠簸在崎岖的老山回城的山路上……。

2006-11-18稿


圆霖法师简介


康育义2006年秋季南京江浦狮子岭之行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康育义与老山兜率寺山僧圆霖长老合影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康育义作《蟠龙松图》,圆霖长老欣然观摩,并题画名。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老山兜率寺长老山僧圆霖观看康育义盘龙松图交流艺术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盘龙松》(康山岩写松圆霖法师题名合作)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康夫人屠苔丽女士在老山兜率寺山门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圆霖法师送别时与康夫人屠苔丽女士合影

《狮子岭兜率寺幸会山僧记》*转-康育义-图文 - 無爲齋閑話 - 無爲齋閑話

老山兜率寺秋林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